遭SEC调查,爱奇艺被撕开“包装”

爱奇艺(NASDAQ: IQ)4月被做空的余波一直在持续。

8月14日,爱奇艺对外披露,其正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调查,要求提供2018年1月份以来的财务记录,包括空头WolfPack报告所提及的财务内容。8月13日美股收盘后,爱奇艺在盘后交易中股价一度下跌19%。

当天,爱奇艺还发布了2020年二季度财报。当期除了亏损有所收窄外,爱奇艺会员服务收入增速的降低和订阅会员数量的减少,也显示“爱优腾们”面临的激烈竞争。

调查进行时

被SEC调查源于今年4月的那次做空。

4月7日晚间,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了对爱奇艺的做空报告。这份以Good Luckin命名的做空报告除了指责爱奇艺在2018年上市之前就存在欺诈行为外,还指责爱奇艺将把2019年的营收夸大了约80亿至130亿元人民币,并将其用户数量夸大约42%-60%。

具体来说,做空机构认为爱奇艺通过与京东、小米等合作渠道计算双重会员资格,夸大用户数。这份报告还称,爱奇艺在2015-2017财年,将其递延收入(deferred revenues)夸大了261.7%、165.5%和86.2% 。

爱奇艺CFO王晓东在8月14日发布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称,在做空报告发布后的几个星期,爱奇艺就收到了纳斯达克和SEC的调查通知。他同时表示,因为是独立的内部调查,所以爱奇艺方面并不知道目前确切的状态。

但受新冠疫情影响,外界普遍认为这次调查持续的时间将比较长。爱奇艺也在公告中称,无法预估SEC调查的时间和结果。

8月14日,爱奇艺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爱奇艺一直积极配合SEC所有常规问询及调查,同时也主动聘请专业顾问进行内部独立审查。“我们对过去10年持续建设的稳固、严谨的公司治理结构和内部管控流程充满信心。”

此前有业内人士在与《华夏时报》记者交流时认为,爱奇艺的数据不像瑞幸那样“无中生有”,做空报告可以看做是统计口径问题或者对财报的“包装”,更多是刺激市场情绪。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递延收入主要针对的是爱奇艺的预付款收入,即爱奇艺用户预付的年卡费用,造假空间不是很大,是个会计处理问题。

而对于中概股为何频遭做空,有熟悉美股的金融业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除了今年美股整个市场资金偏紧,做空是一个好的时间点外,国外资本市场对中概股公司的信任危机也已经酝酿了较长时间,“从2019年开始中概股整体走势较强,二级市场股指相对偏高,做空有一定下跌空间。”

爱优腾们的隐忧

爱奇艺与优酷、腾讯视频在长视频领域一直呈三分天下的格局。

8月14日,爱奇艺公布的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当期爱奇艺总营收达到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此外,二季度爱奇艺14亿元的净亏损,较去年同期亏损20.48亿元有所收窄。

一直不能盈利是“爱优腾”所代表的长视频行业面对的共同问题。但爱奇艺新发布的财报还显示出,在B站、芒果等后起者以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冲击下,爱优腾面临付费会员增长的隐忧。

会员服务收入一直占据爱奇艺整体营收的大半壁江山。今年第二季度,爱奇艺该业务营收为40亿元,同比增长了19%。横向来看,这个数字远高于爱奇艺整体营收的同比增速。但纵向来看,今年一季度,爱奇艺会员服务收入达到46亿元,同比增长35%。而这项业务2019年全年的同比增速是36%。

另一个明显标志是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的环比减少。

财报显示,截止第二季度末,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约为1.05亿,同比增长4%。而相比今年第一季度,则减少了1400万用户。按照爱奇艺此前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数据来看,当期98.6%的订阅会员是付费会员。

腾讯视频也面临类似的问题。8月12日,腾讯控股发布的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当期腾讯视频服务会员数达到1.14亿,同比增长18%。但与第一季度相比,仅增加了200万用户。

优酷没有对外公布具体的会员数量。但从阿里巴巴披露的财报数据来看,优酷也同样面临用户增速放缓的问题。今年5月阿里巴巴2020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优酷日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长60%。而在2019财年第一季度,这个同比增速曾高达200%。这个增速在2020财年一季度还曾跌至40%。

作为参照,抖音今年1月曾宣布其日活用户(DAU)超过4亿。去年1月时,抖音公布的这个数字是2.5亿。而快手此前也宣布,其日活在今年初已突破3亿。此外,B站今年一季度的月均付费用户数增至1340万,同比增长134%。

还需要提及的是,爱奇艺预计今年三季度其总收入介于69.5 亿元-74亿元之间。这意味着爱奇艺在第三季度的营收最多能与二季度持平。在解决盈利难题之前,爱优腾们首先需要解决的,或许还是如何实现用户快速增长的问题。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