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重生的希望 软银输血11亿美元

图片来源:东方IC

作为共享办公领域的代表企业,WeWork的经历起起伏伏。据海外媒体报道,WeWork首席财务官Kimberly Ross在一份备忘录中称,软银已经同意向WeWork提供11亿美元(约合76亿人民币),助其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困难。

软银输血11亿美元

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当然也给WeWork的运营带来压力。Kimberly Ross表示,尽管受到疫情影响,WeWork二季度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9%,达到8.82亿美元,但相较第一季度的11亿美元收入仍有所下降。此外,公司的会员数量在二季度下降了12%。更有消息指出,WeWork二季度的现金消耗为6.71亿美元,主要为1.16亿美元的非经常性重组费用,其中包括与裁员相关的补偿费用。

Kimberly Ross近日向员工发送了一份备忘录,称软银承诺向WeWork增资11亿美元。“新的融资是软银继续支持我们业务的标志,该投资以担保优先票据的形式进行,WeWork的可用现金和未准备现金承付款将增加到41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笔来自软银的11亿美元资金,其数额与去年软银承诺向WeWork提供的一笔贷款相吻合。2019年10月,软银集团与WeWork签订协议,承诺向后者提供数额巨大的融资,除了15亿美元的投资承诺以及总价高达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外,新债务融资即包括11亿美元优先担保票据、22亿美元无担保票据和17.5亿美元信用证融资。不过,今年4月,随着软银宣布撤回30亿美元收购要约,意味着软银不再有义务为WeWork提供11亿美元的债务融资。随后,WeWork宣布已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软银违反协议。

WeWork重生的希望

WeWork曾是高估值独角兽的代表之一,2019年8月的时候WeWork还是新兴企业独角兽的现象级公司,估值一度达到470亿美元,弘毅资本、软银集团、挚信资本、淡马锡控股等均曾为其注资,WeWork还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招股书,而之后估值一路暴跌,并最后在当年10月撤回IPO的计划。

今年5月,软银集团发布的消息显示,WeWork的估值已跌至29亿美元,相较于巅峰时期的470亿美元缩水了九成以上。EquityZen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Phil Haslett指出,2020年海外市场投资者会更留意“WeWork效应”,即更加关注企业盈利而非直接营收增长,同时也会更加关注企业的管理。与此同时,WeWork上市失败显示出投资者正趋于理性,不再盲从高估值。

去年10月,软银集团首席运营官Marcelo Claure开始担任WeWork董事会执行主席。为重新获得投资者的信任,Marcelo Claure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今年2月,Marcelo Claure公布了他的五年重整计划,短期目标是在2022年实现自由现金流回正,并在2024年进一步上升至10亿美元。

今年7月,Marcelo Claure曾表示:在经历了动荡的一年后,WeWork将于2021年实现盈利,较公司之前的预期提前一年。

不管是重生还是继续烧钱,WeWork获得“救命钱”,还是给共享办公领域带来了好消息,让这个几乎已经沉寂一年多的行业又一次出现了生机。值得关注的是,随着创业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寻求灵活办公的可能性,创业公司这一群体的需求增加,WeWork二季度的创业公司会员比例为48%,较一季度略有增长。据Marcelo Claure介绍,疫情使得中小企业对灵活办公空间的需求出现增长,随着从办公室办公向家庭远程办公的转移,对于那些希望远程办公或每周只使用几天办公空间的公司而言,WeWork提供的灵活办公空间能够满足这一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