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40万当地人就业,我在印度的公司还是被封禁了

梦断印度,互联网公司出海何以自救?

文 | 王琳Tech星球

Club Factory创始人李嘉伦至今还记得最后一次去印度的场景。

供应商赫杰凡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边吃边向李嘉伦介绍自己的新房子和研究出来的新商品。“他着急show off,还说自己定义了fashion。”

李嘉伦并不知道,那次和赫杰凡的见面后,下一次见面遥遥无期。作为一家跨境电商平台,Club Factory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在印度市场闯出了名堂,也帮当地人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一些供应商规模只有不到10人,不到一年的时间,规模扩大到200人,年收入过亿”。

这个速度让李嘉伦相信印度市场的潜力,他今年原计划在印度市场做到第一名,即便它和印度市场最大的两个电商平台(亚马逊和Flipkret)DAU差一个数量级。

但印度政府突如其来的一纸禁令,打乱了李嘉伦的计划。App被封禁,业务被迫暂停,他必须寻找到下一个增量市场,如若不然,多年的投入都将打水漂。要如何拯救自己的公司,成了李嘉伦面临的关键问题。

“警报”提前吹响

消息从10天前就开始传出。

6月19日,一个号称印度封禁App的清单开始在网上流传。这是印度情报机构向政府请求封禁的一批应用,其中53个疑似和中国有关。

“消息刚传出来没多久,就有媒体辟谣说是假的。我们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一位印度游戏创业者对Tech星球表示。

10天之后,传言成真。北京时间6月29日23点17分,印度电子与信息技术部发布声明称,将封禁包括 TikTok、微信、快手在内的59款移动应用。

如果时间再往前推,不难发现,这不是印度第一次出手。

2017 年底,印方列出 42 个中国手机应用,建议相关部门删除这些应用,当中有40个应用和此次屏蔽的名单重合。

2020 年 5 月,大量印度用户在 Google 应用商店给 TikTok 等中国手机应用打一星,导致 TikTok 评分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从 4.5 跌至 1.2。

“我当时根本不清楚情况,是印度员工打电话给我的,我刚开始还很惊讶,还在心里琢磨,这是从哪里看到的小道消息。”Club Factory创始人李嘉伦在接受Tech星球采访时表示。

“印度官方文件还拼错了一个App的名字:Beutry Plus(实际应该是Beauty Plus)。”25分钟后,一位长期关注印度的从业者在朋友圈吐槽道。

印度方面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

“大约3天后,他们(印度政府)才给谷歌和苹果发邮件,要求下架这些应用。”一位印度创业者表示, 7月2日当天,封禁名单上的所有App大部分都从谷歌印度商店下架了。

但在此之前,互联网公司就已经开始“行动”。

6月30日上午11时,字节跳动主动从印度 Google Play 商店和苹果 App Store下架了TikTok(抖音海外版)、Helo(类微博的社交媒体)。“包括我们在内的大部分中国互联网公司都是主动下架的,首先要配合印度政府。”一位印度互联网从业者无奈地告诉Tech星球。

但依然有部分被封禁的平台,采用为网站引入了不同URL来规避对其应用和网站禁令的方法继续营业。例如,从Instagram上直接给用户提供链接来让用户下载其App。很快,这种方式也被发现了。

7月7日,名单上的应用只有4个还能从Google和苹果的印度应用商店下载,而这4个应用都在Google Play商店下载排名1500名后,对印度市场的影响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无奈的挣扎

这一下打乱了很多公司的节奏。

在Tech星球接触的多位创始人中,他们对印度政府的行为感到极为不解。在他们看来,按照正常的做法,印度政府应该通知各互联网公司去印度签订《关于遵守印度法律及法规的同意书》,各家企业公开表示依照印度法律规定运营网站,绝不做有损于印度国家利益的印度民间风俗的内容。如果拒绝签订同意书,印方可以依法予以封杀。

但印度政府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封禁了这些APP。

在封禁后的第三天,印度政府向被禁应用发出了包含50个问题的列表。政府表示,根据《信息技术法》第69A条的规定,这些应用将有机会陈述他们的情况。

“48小时之内,我们有权利要求召开听证会,律师可以根据上面的流程联系。”一位被封禁的App创始人表示。

印度律师潘德安表示,政府已经摆出了接受解释的姿态,让这些被禁App公司在3周内提供申诉材料,说明他们的数据存储在何处,如何使用数据等。

“我们花了一周时间准备素材,但是印度提供的50个问题更像是泛泛而谈,这些问题可以问Twiteer,也可以问Facebook,这让我们觉得印度当局并不够友善,”跨境电商Club Factory创始人李嘉伦表示,“就像封禁之前没有通知一样,是缺乏诚意的”。

他不清楚印度政府的具体想法,Club Factory在印度创造了至少30-40万个就业岗位,供应商中有的人一年收入过亿。这意味着印度政府的做法,影响的不仅仅是中国互联网公司,还包括当地的就业情况。

Club Factory公司共计完成了2亿多美元融资,一位Club Factory离职人员告诉Tech星球,这些资金中的80%都用在了印度市场,而印度市场也为Club Factory带来了超过90%的营收。

“Club Factory的跨境业务基本是微盈利状态,如果不封禁的话,很快就要赚钱。”上述离职人员表示。

这意味着失去印度市场,对Club Factory的打击不容小觑。印度律师潘德安,这些公司处在提交申诉材料阶段,截止时间为7月31日,预计在这之后的7到10天,政府将会做出最终决定,而且很有可能解禁部分App。但Club Factory准备好了书面沟通的素材,至今没有得到反馈。

事实上,大部分互联网公司在印度的盈利情况都不太乐观。“和印度体量差不多的菲律宾、印尼的付费情况是印度的2倍,仅仅就我们的这一款日活过千万的游戏而言,付费程度还不能cover掉服务器成本。”一位印度游戏创业者告诉Tech星球。

“印度用户的ARPU值太低了,ROI很难打正,早期测试一下产品可以,即使不盯着欧美国家,巴西、印尼、东南亚的收入都不差。”不少印度从业者在知乎吐槽。

但是,这依旧是互联网公司不想放弃的市场。印度是亚洲第五大经济体,拥有4.5亿智能手机用户,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印度拥有大约3亿独立用户,这表明印度近三分之二的智能手机用户都下载了中文应用程序。庞大的用户群体意味着无限可能。

因此,一些公司雇佣了印度当地合规团队去和印度政府沟通。“中国企业在印度和政府的关系没有那么融洽,TikTok也是被逼无奈,2019年要花10亿(美金)去投资印度,做本地关系的维护。”一位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表示,“TikTok在美国和印度都雇佣了游说团队”。

不止TikTok,据Tech星球了解,包括Club Factory在内的诸多创业公司都开始寻找游说团队,以期推动此事进展。

但不止一位创业者向Tech星球表示,即便是TikTok游说成功的概率也不是很大。“桌面上的渠道,要么自己的律师团队去沟通,要么去找当地的合法游说团队去沟通,之前在别的国家,中国App被封禁,有些公司直接给某些部门塞钱可以缓解,但在印度这个事情上,可能会比较困难,因为是印度最高层的决策。”一位出海创业者表示。

一位熟悉印度市场的投资人表示,“中兴已经证明游说没有用,抖音和华为也会证明。“

巧妙的封禁

在不少创业者看来,此次印度封禁App的行为颇为取巧。

“封禁的大部分是游戏和娱乐类应用,对当地的经济影响其实并不大。”一位印度出海创业者向Tech星球分析道,“目前来看,印度也并没有办法从谷歌或者其他渠道找到一个完整的中国互联网产品清单,像BIGO是一家注册地在新加坡的公司,也在封禁之列”。

印度政府所有的对外公告中,都没有提及“中国”两个字。“他的做法是,我根据自己的法律,我觉得这些产品可能存在潜在风险,所以我要停止服务。”上述出海创业者表示。

一个颇为蹊跷的举动是,即便,印度海关加强了从中国运往印度的货物的检查力度,不再抽检,而是“100%检查后”,才允许清关,但政府并没有封硬件厂商。

这或许和印度过去的政策有关。

2014年9月,印度总理莫迪提出“印度制造”的口号。今年6月,莫迪宣布对进入印度市场的企业提供总额达66亿美元的奖励,目的在于吸引世界智能手机制造商投资印度。

过去几年,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都在印度当地建立了自己的工厂。vivo的信息显示,vivo在印度当地直接提供了4万+就业岗位,同时和7万+家零售商存在业务合作关系。

据newKerla报道,小米印度分公司在班加罗尔总部有1000多名员工,在五个地区设有办事处。小米在印度的制造业合作伙伴有超过30000名员工,其中95%为女性。

在吸引国内手机前来建厂的过程中,从2017年开始,印度不断提高关税,国产手机厂商不得不从整机进口,过渡到SKD半散件进口,过渡到CKD散件进口,与此同时,一些非常基础的工业配套企业也随之建立起来,诸如充电板、低端耳机、充电头数据线等已经实现印度本地生产,莫迪“印度制造”的口号也在一步步成为现实。

“印度一直想扶持自己的民族品牌。要求你在国内建厂,解决我的就业问题,基本是以就业换市场。”一位投资人告诉Tech星球。

更为复杂的情况是,当下,印度新冠肺炎确诊超过215万例子,疫情加上全国封锁让印度失业率飙升,数据显示,今年4月印度有近2700万年龄在20至30岁之间的人失业。

摆在印度政府面前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便是如何激活当地的经济。

5月12日,莫迪表示将推出总额为20万亿卢比(约合2670亿美元)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莫迪称,疫情危机改变了全球产业链格局,自力更生是印度最好的出路。

7月4日,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启动一项名为“Atma Nirbhar Bharat”的创新项目,其含义是“印度自给自足”。其中,有一个名为“APP Innovation Challenge”,也就是“APP创新挑战”的分支项目,旨在鼓励印度本土科技公司和程序开发者进行在线社交、教育、娱乐、新闻和游戏等类型应用程序的创新和开发。从项目发布的时间点和内容来看,此举显然意在替代日前被封禁的中国APP。

照此看来,无论是封禁App的“有意为之”还是“APP创新挑战”,都是莫迪维持国内经济形势的一个举措。

下一步去哪里

印度封禁59款App的消息传出后,一位用户在知乎发帖:全球化的下一站,是不是要走向终结?

“全球化市场的格局从中美贸易摩擦开始改变,在此之前,商业世界是一个互相开放,利用知识产权来收割的市场,今天的市场是反全球化,划分势力范围,相互对抗的。”一位投资人告诉Tech星球。

如今,这种对抗正在加剧。据《今日印度》7月27日报道,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准备了一个包括270多个中国APP的清单,其中包括“绝地求生”(PUBG)手游。印度政府称,将检查这些APP是否“侵犯个人隐私”和“威胁国家安全”。

7月23日,印度财政部宣布修改《财务通则》,称在今后所有政府采购中,邻国竞标企业需要提前在主管当局注册,并接受安全调查。这意味着,互联网以外的企业也开始收到越来越多的限制。

8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行政命令宣布封禁微信,将在 45 天后,禁止美国人士使用微信进行“交易”,这是继封禁 TikTok 之后,对中国应用的又一次打击

“未来可能会分裂成以美国、欧洲、日本主导的市场和另外一个一带一路的市场,两个市场之间还是有很多排斥的。”一位投资人分析到。在他看来,摆在中国互联网公司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回到国内激烈厮杀,要么去到“一带一路”周边国家。

“华为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上述投资人表示。被美国列入贸易管制实体清单,华为从去年开始重仓国内,在全球手机市场销量下跌的局势下,华为的市场份额依然在增长。

8月7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上表示,截至今年二季度,华为手机出货量超越三星成为全球第一。他同时指出,如果没有美国限制,华为手机出货量去年就能赶超三星,全球遥遥领先。

华为重回国内,手机市场的厮杀愈发惨烈。“我们去年看到的唯一增长的就是华为和vivo。”一位手机市场资深玩家表示,“国内战场,纯手机品牌,最后的格局是:华为老大、步步高老二、小米第三。”

不止一位创业者向Tech星球表示,他们正在逐渐放弃印度市场。

一位印度市场轨道交通从业者表示,如今自己的项目已经处于停滞状态,合作伙伴跟我说也是再等等。“我现在的重心在东南亚,泰国、越南、印尼都不错,马来西亚也不错。”

“Obviously,不对印度带有幻想”,Newsdog创始人陈彧堃告诉Tech星球,即便印度市场的营收占据一半。

大公司各有各的选择。阿里巴巴直接关闭了UC印度公司,裁员幅度达到90%;华为印度公司的裁员服务在60%-70%。“TikTok还在坚持,因为体量太大了。”据悉,TikTok在印度有接近2亿用户,是除中国外最大的市场。

一位接近OPPO的投资人向Tech星球表示,旗下手机品牌Realme已经把工作重心放了国内。“小米和OPPO、vivo在印度现在最大的困难,是零配件周转出现了很大的困难,但是几个厂子的人暂时表示情绪稳定。”

据一位Club Factory核心员工介绍,“基本上放弃了印度市场,下一步是去英国和美国做会员制电商。”疫情叠加地缘政治,该公司目前已有20%的员工在家待岗,而Club Factory今年的计划是在印度市场做到第一名,如今,这一切似乎已经不太可能。

或许,对于这些出海的中国商业公司而言,无论世界局面多么动荡不安,他们能做的只能是在动荡中寻找更大的确定性。眼下的形势要求他们必须走出去,即便,这条路越发艰难了

(备注:文章中,应受访者要求,赫杰凡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