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喜字图案杯盘收藏

在喧嚣的街路

寻找城市达人

无论您行业中的佼佼者

还是您有一具有趣的灵魂

都是可以拥有

吉林达人的标签

您可以约上我们

找一个独特的角度

让更多人了解您

中国传统喜字图案是以两个喜组成的图符“囍”,多用于婚嫁等喜庆场合的装饰,取自吉加吉,喜更喜。关于这个囍字,相传是王安石进京赶考,途经马家女儿对联招婿,上联是“走马灯,灯马走,灯熄马停步”。王安石也没往心里去,直往汴京。王安石顺利闯过诗、赋、策论三关,没想到主考官手指衙门前竖立的飞虎旗,出了个上联:“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王安石灵光一闪,把马家姑娘的上联应对,考官大喜,连连称赞。王安石考完试,不等发榜就赶到马家,见那副对联仍无人对出,便用考官出的上联做了下联,马员外连连称妙。拜天地当天,王安石进士及第喜报也到了。王安石在红纸上挥笔写下两个连体的“喜”字贴在门上,寓意着双喜临门,中国传统喜字图案便流传至今。

闫经宇,1988年生,32岁,职员,2016年开始收藏中国传统喜字图案的杯盘,藏品涉及玻璃杯、陶瓷碗盘、搪瓷缸子、搪瓷茶盘,用于怀旧,时代特色的表达。在一些文玩市场、旧物市场、网上拍卖中收集,最多时达到几十种,也算是琳琅满目,摆在博古架上很喜庆,很怀旧。

一天,闫经宇在早市逛街,看到一位老人在卖旧物便停下来看看,两只带中国传统喜字的玻璃杯吸引了闫经宇的目光,这正是他喜欢的。闫经宇主动询问这两只玻璃杯的价格,老人随口回答了一个很便宜的价格,闫经宇没还价直接买了下来。正在他小心的纸包纸裹两只玻璃杯的时候,老人很纳闷问他:“小伙子,你买这旧玻璃杯干啥啊?”“这不是中国传统图案嘛,我挺喜欢的。”“我还有几个,你还要不?”闫经宇听到老人还有这样的玻璃杯特别高兴,就问老人啥时候可以看到,老人说早市散市儿了带他回家取。闫经宇好容易挨到早市散市儿的时间,老人如约带着他来到老人居住的住宅楼前,闫经宇停下脚步不再和老人一起走了,老人以为他要反悔,其实闫经宇不想直接到老人家里,这样唐突而又失礼,他打算请老人把玻璃杯带下来,老人听了他的解释十分高兴,难得这样懂礼数的年轻人,便不再勉强,独自上楼了,闫经宇在楼下一处石桌石凳等待老人的回来。不多时,老人带下一只纸壳盒子,放在闫经宇面前的石桌上,闫经宇忙不迭的打开纸箱,里面是四只和他刚才买的玻璃杯一模一样的玻璃杯,岁月没有在玻璃杯上留下任何痕迹,依旧光彩照人,上面的双喜字鲜红,就像新的一样。老人告诉他,家里一直只有他和老伴两个人,只拿出盒子里面的两只使用,其余的还在原来的盒子里没有动过,只有家里来了客人才会用上一两次。如今他和老伴年纪大了,使用玻璃杯怕碰坏了伤人,所以拿出来卖掉,难得碰到喜欢的人,所以把一盒六只的玻璃杯都拿出来了。并且讲述了这六只玻璃杯的来历,它们是老人结婚时的纪念品,一晃四十多年了。听了老人的话,闫经宇拿出早上买的两只玻璃杯放到盒子里,正好装满盒子,六只玻璃杯原本就是这样从商店里被带出来的。然后,从兜里掏出十块钱,塞到老人手里,准备拿起装玻璃杯的盒子离开。老人把钱又塞给了闫经宇,说这四只玻璃杯是送给闫经宇的,难得还有人愿意收藏这段记忆,收藏当年他和老伴的故事。两个人把十块钱推来推去,最后老人假装生气了,闫经宇才勉强收起十块钱,在老人含着泪水的眼神中离开,仿佛闫经宇带走了的不是六只玻璃杯,而是老人的记忆,一段上个世纪的爱情故事。

就这样闫经宇经常在旧物市场、文玩市场寻找中国传统喜字图案的杯盘。前不久,他在关东古玩城看到了两只盘子,盘子外环印着双喜字。他不禁眼睛一亮,这个品相不错,而且和他手上的两只二碗的花纹一模一样,翻过盘子的,盘子的底款居然也是一样的,清晰的字迹标注这它的出处——吉林。这既是中国传统喜字图案,又是吉林出产的产品,难得符合闫经宇两条收藏要素。看到闫经宇舍不得撒手的样子,店主开出一个非常高的价格,闫经宇一皱眉,这个价格可以买符合中国传统喜字图案或者吉林出产这两个要素其中一个要素的价格十倍不止。他没有冲动的直接买下,而是淡定的放下盘子,离开了这家店。刚出店门,转过一个弯道,另一家店主追上了他,拿出同样的两只盘子,价格很美丽,闫经宇没有犹豫留下了这两只盘子。每当提起这两只盘子的时候,闫经宇总会说,如果不是遇到了同样的盘子,那么他转头也会买下那两只非常贵的盘子,因为他太喜欢它们了。

闫经宇在收集中国传统喜字图案的杯盘的同时,也学到了很多关于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知识,了解到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纹饰、文化、寓意,了解到每一个动植物在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使用方法,事(柿)事(柿)如意、连升三级(戟)、福(蝙蝠)寿(桃)双至等无不彰显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瑰丽与神秘,小小的中国传统吉祥图案是中国千百年来中国人民智慧的结晶,图案无言,却韵味无穷。(文/张海川,稿于2020年8月8日灯下。与其他文章合并、删改后,以《“收藏无言,韵味无穷”讲述带有传统文化元素的收藏故事》为题,发表于2020年8月14日《江城日报》07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