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拒付拼多多团购车型 消费者维权能打赢官司吗?

从拼多多和宜买车设计的整套补贴购车流程来看,其并未直接购买并销售特斯拉车型,与传统的经销模式不同,拼多多和宜买车根本就没有买下相关车辆,而是由消费者下单自行购买的。

拼多多“万人团购特斯拉Model 3”的活动迎来后续。

8月14日,有成功参与活动的消费者反映:特斯拉拒绝向其交付Model 3。特斯拉的一位交付专员对其表示,这一活动不符合特斯拉的交付政策,因此依据合同约定取消订单。

“特斯拉中国曾在多个渠道公开明确表示,特斯拉官方网站为新车唯一正规购买渠道,且从未委托其他平台或商家进行销售活动。”特斯拉方面当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复,并强调,在特斯拉与客户签署的购车协议中也有明示,任何涉及转卖的订单,公司有权单方面解除协议。

8月14日晚间,拼多多方面也对此事进行了回应,其“秒拼”事业群小二乐福表示,车辆系消费者本人与特斯拉签署订购协议,不存在订单转卖,将支持消费者维权,并积极落实交付工作。

特斯拉是否有权解除订单?消费者又该如何维权?拼多多团购Model 3遭拒付一事引起了广泛争议。8月15日,汽车法律专家、北京朗诚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武峰对本报记者分析,特斯拉的确可以依据约定条件解除协议,但具体到约定条件本身,合同向对方是否“以转卖为目的”又没有一个较为客观、准确的评判标准,因此特斯拉的做法不排除会产生一定争议。

武峰还表示,在本次团购事件中,因消费者是在拼多多平台上的“宜买车汽车旗舰店”里下单购买,如果特斯拉并未直接参与到该买卖合同法律关系中,根据合同相对性,消费者应当向与其存在买卖合同法律关系的宜买车请求交付车辆,或是退还车款。

特斯拉“硬刚”拒交车

7月21日,连锁汽车销售平台宜买车在拼多多上推出了特斯拉Model 3的万人团购活动,团购价25.18万元,而同款车型官方指导价补贴后的售价则为27.155万元,团购价格比官方售价便宜了近2万元。

不菲的优惠引来了一大波消费者,尽管名额只有宝贵的5个,但截至7月22日18点30分,页面显示活动报名人数已经达到3.7万人。

与此同时,活动也惨遭特斯拉“打脸”,特斯拉火速发布声明称,并未与宜买车或拼多多就该团购活动有任何合作,也未与上述两方有任何形式的委托销售服务,亦未就此次团购活动向上述两方销售过任何本司生产车辆。

不过,无论是宜买车还是拼多多,也确实没有在此团购活动中购买特斯拉的车辆。据了解,成功参与活动的消费者自行在特斯拉官方平台上下单,然后由宜买车或拼多多的账户付款。

根据拼多多方面提供的交易细节,一位获得补贴的消费者照常走了特斯拉的交易流程,交付专员起初并不知晓他是团购用户,直到涉及交车付款事项时,一切才“露出马脚”——因“付款方”并非消费者本人,交付专员于是询问“谁来付款”,消费者如实告知是“拼多多”。

当时,交付专员并未立即表示要取消订单,还按照流程给上述消费者发去了首款账户信息。但后来,交付专员表示,“我司怀疑此订单为拼多多或其商家以您名义下单,该行为违反了特斯拉订购条款中明确约定的禁止转卖条款,我们会依据合同约定的购车方违约条款取消此订单。”

根据特斯拉此前发布的声明以及购车协议,的确存在“禁止转卖”的条款:“对于任何我司认为其目的是为了转卖的订单或者有其他非善意目的的订单,我司有权单方解除本协议。”

拒绝交付合法吗?

武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特斯拉可以将该声明作为约定解除的条件,只要合同相对方(即消费者)同意,公司理论上就可依据上述约定条件行使合同的约定解除权。

不过,在这项案例中,是否转卖的认定界限确是模糊的。武峰称,合同相对方是否“以转卖为目的”并没有一个较为客观、准确的评判标准;同时,何为“其他非善意目的”也没有较为清晰的说明和界定——因此,对于该声明是否可以作为行使合同约定解除权的条件,不排除会产生一定争议。

拼多多后续也表示,不存在订单转卖的情况:消费者本人与特斯拉公司独立签署订购合同(言下之意,不是拼多多和宜买车来购车的),且消费者对于车辆不会转卖,只会自用。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游云庭同样撰文分析,特斯拉单方面解除合同的行为缺乏法律依据。

他认为,转卖是要先把汽车买下,再卖给第三方,而现在拼多多是以客户的名义直接购买;至于订单的“非善意目的”,则解释的弹性较大:虽然特斯拉可以给出很多非善意的说法,比如未经授权销售等,但根据经验,法院对于已经缔结的合同的解除向来非常慎重,如果一方要解约,必须给出非常有力的依据证明是“非善意目的”,还要证明给特斯拉利益造成了重大损害才行。“而就目前的事实来看,这个证明的难度是相当高的。”

在游云庭看来,如果拼多多团购车主就此事起诉特斯拉,要求其履行合同并承担违约损失的话,法院大概率会支持。

武峰则补充道,消费者也有权请求宜买车交付车辆或是退还车款。因消费者是在拼多多的宜买车下单购买的,如果特斯拉并未直接参与到该买卖合同法律关系当中,根据合同相对性,消费者应当向与其存在买卖合同法律关系的宜买车请求交付车辆或是退还车款。

直销模式被钻了空子

从拼多多和宜买车设计的整套补贴购车流程来看,其并未直接购买并销售特斯拉车型,与传统的经销模式不同,拼多多和宜买车根本就没有买下相关车辆,而是由消费者下单自行购买的。

不少分析称,特斯拉在法律层面无法阻止五位用户以个人名义买车并交付,也无法阻止拼多多和宜买车向五位消费者转账共计约10万元的补贴:消费者自行下单、自行转账,拼多多和宜买车再进行补贴就可以了——除非拼多多和宜买车方面不同意此方案,与消费者解约,不再提供10万元补贴。

特斯拉方面并无强烈的底气认定涉及到的订单是转卖。在交付专员与消费者的沟通中,其所用的字眼是“怀疑”此订单为拼多多或其他商家以消费者的名义下单,也就是说,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实际下单人是拼多多或其他商家,因此也不能证明是转卖。

实际上,所谓“代下单”或者下单者与付款者非同一人的情况很常见。有熟悉特斯拉销售流程的人士表示,父母出钱给子女买车,在法律上属于私人赠予,这种情况是完全可以卖的,但是拼多多和宜买车当时大张旗鼓地宣传和销售,实质构成了转卖,相当于破坏了特斯拉原有的直营模式和定价权,因此才拒绝交付。

显然,特斯拉的直营模式被钻了空子。尽管表面上看,消费者仍是在官方渠道购车,但实际上第三方平台是重要的渠道方。有分析称,尽管此次活动只有5辆特价车,但若做成功,有可能会导致更多潜在消费者不直接购车,而是等待参与下一轮类似活动,这无疑会对特斯拉造成深远影响。

另一层面,即便活动没有做成功,特斯拉也实实在在地被蹭了一波流量。早有分析称,拼多多和平台商家的目的并不在于卖车,而是其利用补贴进一步获取流量和实现平台升级,在这次团购活动中,补贴并不算多,但与特斯拉品牌捆绑后,却实打实吸引了用户的关注和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