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什么都想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互联网圈内事

劳模不愧是劳模。

小米十周年发布会,雷军一个人撑完了4小时的演讲。

小米十年,也是雷军的十年。8月11日晚,借十周年之际,小米创始人雷军罕见地将创业的辛酸故事从头讲起。

从2010年一碗小米粥开始,到成为《财富》世界500强,小米走了九年。那一年,雷军觉得“我也有机会在500强上班了,我们不得好好嘚瑟一下吗?”

但其实,雷军和小米的这十年,走的并不是高调路线,反而有几分“悲壮”的色彩,既想要性价比坚持只赚5%,又想要公司更大更强。

所以小米十周年,雷军用“豁出去干”和“工程师文化”做了总结。这句话,说的是小米也是自己。

01、四十岁豁出去干

雷军立志要成为像乔布斯一样的人,他要自己创业,要自己写出一个软件运行在全世界的电脑上,要办一家最牛最厉害的公司,曾经有一段时间他被外界称之为中国的“雷布斯”,但如今外界几乎不再提起这个称呼。

创立小米之前,雷军等金山上市等了16年,2007年12月,金山刚刚上市两个月后,雷军却选择了辞职。

2009年12月,40岁生日的那天,雷军和几位朋友在一起感慨到:“人推着石头往山上走的,这样会很累,而且会被山上随时滚落的石头给打下去。要做的是,先爬到山顶,随便踢块石头下去。”

为了不被滚落的石头打下去,不惑之年雷军,选择自己创业。

四个月后,小米成立。

“做全球最好的手机,只卖一半的价钱,让每个人都买得起”,这是一个从来没有做过手机的外行,雷军,当时立下的梦想。

在当时中国手机市场被国际巨头把持,价格高、品牌杂乱的背景下,四十岁的雷军提出用互联网的模式来做手机,就这样开始了他创业之初的面试与被面试之路。

他先后说服时任谷歌研究院的副院长的林斌,以及自己在金山的老同事黎万强。虽然挖来谷歌工程师洪峰的过程有点曲折,但雷军还是“中彩票”一样办成了,凭得就是雷军自己所说的三十次顾茅庐的精神。

中关村一碗小米粥下肚,开始了小米创业之路。

四十岁豁得出去的雷军,带着团队都有一种豁得出去的精神。

能带着团队甘冒核辐射的危险,前往日本大阪,争取和夏普的合作;也豁得出去来脸面,在自黑的路上越走越远。承认输给了董明珠,承认不如苹果、三星和华为。

但其实雷军自认为是一个内向且不擅长表达的人,“我所有的表达都是被逼的,为了产品,为了公司的成长。”

敢于示弱,偶尔自黑,雷军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好老板”、“劳模”。似乎与其他互联网大佬相比,他更多了一份烟火气。

2015年印度发布会上,那句“R U OK?”让雷军一下成了焦点人物,甚至成了B站“知名歌手”。当时雷军还一再解释,是自己英语太差,让母校蒙羞了,并不是母校没教好。

回顾小米的发展之路,最前线一直有雷军的身影。

2015年底到2016年,小米发展步入迷茫期,前期的大刀阔斧还是迎来了发展的困境。

2016年全年,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大跌36%,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15.1%缩减到8.9%。排名方面,小米从2015年的中国第一下滑到2016年的第五。

相比之下,OPPO和vivo的表现十分亮眼,其中OPPO拿下当年的国内市场第一;vivo出货量近乎翻倍,同比增长96.9%。

这一年,雷军亲自接管了手机部,那段时间,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常常到凌晨一两点还在开会,有时候一天下来要开23个会。但最终雷军携MIX等产品成功吹响小米反弹的号角。雷军后来也将2016年称为小米的“补课元年”。

2017年10月,小米完成了营收过千亿的目标,雷军信心满满,“跨过千亿门槛,小米仅仅用了7年时间。营收过千亿,国际科技巨头中,苹果用了20年,Facebook用了12年,Google用了9年,国内科技公司,阿里用了17年,腾讯用了17年,华为用了21年。”

然而,营收突破千亿,也挡不住小米发展增速放缓的焦虑。

2017年开始,中国智能机市场结束了长达8年的增长期,2018年手机市场同比下降了10.5%,体量明显萎缩。这一年,小米部分市场份额被华为、vivo瓜分。到2018年底,华为份额占比达27%,小米仅占比13%。

面对小米的发展瓶颈,雷军在当时提出了小米发展的三驾马车:一是在技术创新上发力;二是提高交付能力;三是注重品质。这三点都是围绕小米始终坚持的用户至上理念。

用户与利润,也一直是雷军试图平衡的天平两端。

02、贪心向前

“优秀的公司赚取利润,伟大的公司赢得人心”,在人心与利润之间雷军能找到一个平衡点吗?还是说这终将是一个伪命题。

在MIUI第一版问世时,为了答谢当时愿意冒险刷MIUI的100位用户,小米用他们的名字做成了启动界面。

在小米IPO前夕,2018年4月25日,雷军在母校武汉大学发布会上宣布了一项董事会决议:小米硬件综合净利率永远不超过5%,如有超出的部分,将超出部分全部返还给用户。

这一决议的初衷,是雷军想要以法律文件形式,保证小米管理层日后在自己不做CEO时,还能继续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雷军希望以后的小米可以抗住资本市场的压力。

在当时,这项决定受到了股东以及外界人士的各种质疑和嘲讽,因为除了苹果,没有哪家手机公司硬件净利润率超过5%。更不用说“综合净利润率”这种扣除各种成本摊销之后的净利润率。

不过,这份决议还是体现了小米和雷军的诚意,毕竟,没有人敢这样说。

然而,我们不知道小米或者雷军是否获得了用户的心,也不知道在人心和利润之间,他该如何平衡。

米粉文化和粉丝经济一直是小米的流量池,但是同“黑小米可以,黑雷军不行”这样的情况一样,用户佩服雷军的奋斗精神,但是会不会去买小米手机和小米股票,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直把自己标榜为互联网企业的小米,在上市之后,股价并没有达到互联网股票享有的估值。从2018年7月9日上市,到如今截至2020年8月10日,小米的股价依然在发行价之下。

2018年2月7日,小米年会上,雷军当场立下flag——10个季度内,小米国内市场重回第一!整场年会在结束曲目《真心英雄》以及雷军的豪言壮志下,变得慷慨激昂。

两个月后,雷军在微博上分享了IDC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手机市场报告。彼时,经历了2017年快速增长的小米,进入到2018年后依然保持增长态势,一季度实现41.8%的同比增长,相比一众友商,这的确是一个亮眼的数字。份额达到15.1%,依然排名第四。

按照雷军的说法是:再涨1.2%就进入市场前三。而在全球市场,小米当季的市场份额为8.2%,同比增长高达86.4%!同样是第四的位置。

雷军在微博兴奋地表示,我们的目标,十个季度重回中国第一,还有九个季度!随后,雷军也在微博上公布了几次目标进展。而如今,雷军的微博上也再也找不到这一目标的蛛丝马迹。

10个季度,也就是两年半,按雷军的说法,2020年8月7日这一目标就该实现。不知道如今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件事。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小米仍是全球第四大智能手机品牌。

03、生态链围城

市场竞争激烈,性价比优势成软肋,雷军带着小米也开始探索不同的发展方向,做定位高端的黑科技产品。如这次发布的透明电视、发展小米生态链,但技术和成本始终是关键问题。

早在2013年,小米就开始布局IoT生态,至今,已投资企业300余家,其中18家已上市,形成了庞大的小米生态链。

2019年初,小米提出“手机+AIoT”的战略,雷军认为小米生态链是小米强大的保障,小米通过对生态企业的投资布局,构建了自己物联网、智能家居的生态护城河。

的确,小米生态链为小米提供了相对坚实的后盾。小米在IoT上推出的电视、手环、空气净化器、扫地机器人等多款产品的销量都达到了行业第一。

据小米2019年财报显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营收621亿元,接近智能手机营收的一半,同时增幅在所有业务中也最大,相较2018年增长41.7%。

但目前来看,主打的还是性价比优势,但用户在选择产品时除了性价比,专业性也是重要考虑因素。

在这方面,小米生态链做到了面的覆盖,小米生态系统内的全面连接占据优势,小米生态链产品也逐步从手环、移动电源、路由器等设备,延伸到电视、冰箱、空调等大家电产品,几乎涵盖了所有智能硬件产品。但在专业技术的提高上小米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如果核心技术不在自己手中,总是会授人以柄。小米在这方面也在不断试图冲破桎梏。小米2014年开始做澎湃芯片,2017年发布第一代,但目前研发遇到巨大困难,不过不久前雷军也表示该计划还在继续。另外小米引以为傲的MIX系列, MIX Alpha因为量产难度过高,目前已经放弃量产。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其他手机厂商也在加速布局IoT领域,小米的市场份额正在被逐步蚕食。

小米2019年财报显示,小米IoT平台已连接的IoT设备数量达到2.348亿台,而同年华为IoT连接设备累计发货量超2.2亿。在数量上已与小米相差无几。 以上数据均不包含二者的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

当年OPPO发布Reno4系列时,也同时发布了耳机、手环、移动路由器三款智能硬件产品。

虽然小米在生态链领域,入局较早,但目前各大竞争对手已经在竞相上场。

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小米IoT与生活消费产品的增速持续下降,除2019年第三季度外,每个季度都保持10%以上的下滑速度。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让我们一起造就小米未来十年的新辉煌。”雷军在4月6日小米十岁生日当天写到。

对雷军来说,小米在他的职业生涯中非常重要,“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件事情,干完拉倒!”

“小米从哪里来?将往哪里去?”或许真的是小米和雷军要在十年之际考虑的问题。利润,用户,手机,生态链,人心,雷军似乎什么都想要。

在人心和利润之间雷军能找到一个平衡点吗?还是说这终将是个伪命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