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专家:中国应不会爆发粮食危机,但应高度警惕棉花减产风险

粮食产量数据意味着,即使遭遇极端情况,仅凭2019年当年新产,中国人均仍可占有国产粮食逾474公斤、国产油料24.95公斤,平均每天国产粮食约1.30公斤、国产油料68.4克(约1.4两)。这样的数量,应该足以保障中国国民的基本生活需求。

文|梅新育

“截至8月5日,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4285.7万吨,同比减少938.3万吨”——民以食为天,中国始终高度重视粮食生产和基本自给,国际变局、今年南方水灾进一步提升了中国朝野上下对此的重视;正因如此,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主产区夏粮收购进度数据在8月12日一经公布,顿时在社会民众中和资本市场上都激起了强烈反响。

高度重视粮食安全无疑是正确的,但社会民众和资本市场上述强烈反应很大程度上源于对统计数据的误读;根据历史经验和近年发展趋势,在粮棉油肉四类基础农产品中,当前粮食、油料生产供应不至于出大问题,更需要关注的主要潜在风险在于棉花。

2020水灾可能重演粮油增产而棉花减产局面

之所以判断当前粮油生产供应可保无虞,首先是因为近年决策层一直高度重视,且2012年以来国内粮食、油料产量几乎是逐年递增。2012年—2019年,国内粮食产量从61223万吨上升至66384万吨,油料从3285.6万吨上升至3493.0万吨(如表1所示)。对于中国这样一个14.0005亿人口(2019年末数据)的国家而言,上述粮食产量数据意味着,即使遭遇极端情况,仅凭2019年当年新产,中国人均仍可占有国产粮食逾474公斤、国产油料24.95公斤,平均每天国产粮食约1.30公斤、国产油料68.4克(约1.4两)。这样的数量,应该足以保障中国国民的基本生活需求。

表1 2012年—2019年粮食油料产量

单位:万吨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摘要—2020》,表“主要农产品产量(一)、(二)”,第111—112页。中国统计出版社,2020年。

就今年国内粮食生产而言,2020年全国夏粮总产量增收,为全年粮食生产收成开了个好头;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截至8月5日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量同比减少近千万吨,并非源于夏粮减产,而是因为农民惜售。

根据《国家统计局关于2020年夏粮产量数据的公告》,今年全国夏粮总产量14281万吨,比2019年增加120.8万吨,增长0.9%;其中小麦产量13168万吨,比2019年增加75.6万吨,增长0.6%。在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6月5日开始每隔5日发布的主产区夏粮收购进度数据中,今年夏粮收购初期,主产区小麦和油菜籽累计收购量同比是增长的;直到6月20日,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量才开始同比减少;到7月10日,主产区油菜籽累计收购也开始同比减少。之所以如此,主要是价格明显上涨导致农民惜售。而且,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全年粮食收购要一直持续至翌年4月末,如2019年度秋粮旺季收购结束于2020年4月30日;在目前粮食收购主体已经相当市场化、多元化的环境里,只要保证不出现大规模储存损耗,粮食收成中有较多部分暂时藏粮于民,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进一步审视今年备受瞩目的南方水灾对秋收和全年粮食、棉花、油料生产的影响。依靠水利基础设施进步,相信中国能够把水灾的影响消除很大一部分。同时,以中国之大,每年遭灾耕地面积都不可避免会非常广大;纵览建国70年来农作物受灾面积和产量变化,头一年主要受旱而次年主要受水灾的情况下,粮食和油料往往增产,棉花则减产,今年很可能重演这一局面。

以1998年大洪水为例。由于大洪水,1998年作为“大灾之年”被载入国民记忆;实际上,1997年农作物受灾和成灾面积均大于1998年,但1997年主要是旱灾而1998年主要是水灾。水灾成灾面积,1997年为583.9万公顷,1998年为1378.5万公顷;旱灾成灾面积,1997年为2001.2万公顷,1998年为506.0万公顷(如表2所示)。

表2 1997—1998年农作物受灾和成灾面积

单位:万公顷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新中国五十五年统计资料汇编》,表1—40“全国受灾和成灾面积”,第47页。

在这种情况下,1998年粮食产量从上年的49417.1万吨上升至51229.5万吨,增产1812.4万吨,增幅3.66%;油料产量从上年的2157.4万吨上升至2313.9万吨,增产156.5万吨,增幅7.25%;棉花产量则从上年的460.3万吨下降至450.1万吨,减产10.2万吨,降幅2.22%(如表3所示)。

表3 1997—1998年粮棉油产量

单位:万吨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新中国五十五年统计资料汇编》,表1—39“全国主要农业产品产量”,第45—46页。

再看2019年农作物受灾和成灾面积变动。与2018年相比,2019年农作物受水灾成灾面积从255万公顷微增至261万公顷,增加6万公顷,增幅2.35%;旱灾成灾面积从262万公顷上升至333万公顷,增加71万公顷,增幅27.10%。正因为如此,今年一季度的雨雪之类灾害反而大大缓解了去年南方的旱灾。在这种情况下,今年水灾后,是否会重演1998年粮油增产而棉花减产的局面?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就整个国际市场而言,尽管今年天气和疫情冲击导致一些国家粮食明显减产,如欧盟27国小麦预计将减产11%,其中法国小麦预计将减产26%;但俄罗斯、加拿大小麦收成达到了历史数一数二的高峰,南半球粮食主产区气候状况也有利于粮食生长。这样,就总体而言,国际谷物理事会预计2020—2021年度小麦供给将超过需求1200万吨(法国《回声报》网站8月11日报道)。尽管不排除某些国家、某些区域今年可能遭遇粮食危机,如小麦进口量占全世界30%的中东北非地区,但中国不属于这类潜在粮食危机国。

新疆疫情与水灾夹击国内棉花生产

粮油稳产、甚至增产的基础如上文所述,棉花生产则遭遇了新疆疫情和南方水灾双重打击,且海外主要产棉国疫情严重,对其棉花生产、运输冲击难测。外加国际关系变局,我们若不能保障国内稳产,而对通过进口棉花补足国内缺口寄望过高,就有可能遭遇印度、美国等海外供应方卡脖子。

天下棉花看新疆,新疆棉花看兵团,这就是中国这个世界第一大棉花和纺织服装生产国国内棉花生产的基本格局。依靠生产建设兵团和内地投资者数十年大规模开发戈壁沙漠而创造出来的巨大高标准耕地资源,依靠数十年来农业科技研发推广坚持不懈,依靠国家对新疆棉花产业的补助支持,也由于内地农地资源逐步转向比较优势更大的领域,国内棉花种植业已经高度集中于新疆,新疆对全球棉花市场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

1949年,新疆棉花产量不过5100吨,占当年全国总产量(44.4万吨)的1.1%。1990年,新疆棉花产量46.88万吨,在全国总产量(450.77万吨)中占比突破10%。到2018、2019年,新疆棉花产量分别为511.1万吨、500.2万吨,在全国总产量中占比分别为84%和85%。

在新疆棉花产业发展中,无论是高标准农地开发与规划建设,还是棉花科技研发推广,抑或生产实践,生产建设兵团都是无可争议、不可替代的先驱和主力军:

1950年1月21日,新疆军区发布大生产命令,下达全年开荒、粮棉畜牧等生产指标,全体军人一律参加劳动生产。当年,驻疆部队在新开发的亘古荒原上生产出了400吨棉花,占当年全国棉花总产量的万分之5.8、新疆棉花产量的6.3%。

2005年,兵团棉花产量106.85万吨,占新疆棉花产量比重达到57%的最高峰,占当年全国棉花产量(571.42万吨)的18.7%。

其后10余年,随着新疆地方对棉花产业持续大规模投资开发(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央政府转移支付和内地投资者),兵团棉花产量在全疆中占比有所下降,但在全国占比仍然提升近倍。2019年,兵团棉花产量202.80万吨,占全疆产量的41%、全国产量的34%。

今年新疆棉区本来有望迎来丰产增收,因春夏时节降雨量普遍较多,有利于棉花生长;但当前新疆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反弹,内地主要棉花生产省份湖北、湖南、江西、安徽遭遇严重水灾,疫情和水灾对中国棉花主要生产省份形成了夹击之势。

在新疆,自7月16日宣布新发现一例确诊病例以来,这一波疫情反弹严重程度已经成倍超过了年初全国抗疫总动员时期。从7月16日至8月3日24时,新疆在这一波疫情反弹中累计新发现确诊病例648名,比此前将近半年抗疫累计确诊病例(76名)多7.5倍,此外还发现了114名无症状感染者(截至8月3日现有数)。到8月12日24时,新疆在这一波疫情反弹中累计新发现确诊病例进一步上升至807名,比此前将近半年抗疫累计确诊病例(76名)多9.6倍,此外还发现了130名无症状感染者(截至8月14日1时现有数)。

中央对新疆疫情反弹高度重视,新疆本地党政领导者也决心在8月中旬之前扑灭这一波反弹,但新疆社会情况复杂,对其抗疫及未来预防工作形成了不可忽视的掣肘,以至于这一波反弹至今已近1个月,当地疾控部门仍未公布详细流调报告。而在其他省市,至迟从3月份以来,疫情发生之后,最多两三天即可公布详细流调报告。目前已是8月中旬,而按照通常生产周期,新疆棉花至迟9月初就要开始采摘了。

与此同时,今年南方水灾重灾区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四省是名列前茅的棉花产地。如表4所示,2015年—2019年间,四省棉花产量占全国比重虽然从13.4%下降至5.9%,但在疆外棉花产量中占比却从33%上升至40%左右。挽回、补救今年水灾给四省棉花生产造成的损失,尚需努力。

表4 内地水灾四省棉花生产情况

资料来源:根据国家统计局历年《中国统计年鉴》表12—10“主要农产品产量”数据整理计算。

疫情和国际政治形势显著提升海外棉花供应风险

理论上,对于中国这样国际支付能力充裕的国家,可以通过进口来弥补国内商品供应的缺口,但当前的疫情和国际政治形势已经显著提升了海外棉花的供应风险。

当前,世界十大产棉国依次为中国、印度、美国、巴基斯坦、巴西、乌兹别克斯坦、澳大利亚、土耳其、阿根廷和土库曼斯坦,除土库曼斯坦至今未报告疫情数据外,另外八国均遭遇新冠肺炎疫情重大冲击,对其棉花生产、运输影响不可忽视。根据2月份以来追踪整理计算结果,其全民确诊率、全民死亡率指标(确诊、死亡病例占总人口比例)自4月中旬起相继全面大幅超越中国,并持续快速上升:截至7月27日,如表5所示,海外八大产棉国全民确诊率指标几乎全部在中国10倍以上,最高者为中国的224.3倍(美国),全民死亡率指标绝大多数在中国7倍以上,最高者为中国的137.2倍(美国)。

到8月13日,海外八大产棉国中已有3国全民确诊率指标、两国全民死亡率指标超过中国百倍。

根据上述发展趋势,预计印度、巴基斯坦等发展中国家疫情数据还将继续成倍提高,甚至可能比7月下旬提高10倍以上。

表5海外八大产棉国疫情指标相当于中国倍数

注释:统计时点分别为北京时间7月27日和8月13日。资料来源:根据新浪网《实时更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全国疫情地图》疫情数据、各国人口统计数据整理计算。

同时,由于印度、美国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第三大棉花生产国,又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棉花出口国,尽管中国不会改变努力发展进口贸易的政策取向,但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中国只有确保国内棉花生产稳定,才能确保国内下游产业免遭来自印度、美国的“断供”风险。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中国经济能否稳定与发展,关键取决于“粮(棉油肉)+能源+高新技术产业”三大产业部门;其中,“粮(棉油肉)”与“能源”决定“稳定”,以IT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决定“发展”。今年以来,国内外经济、政治形势的新发展进一步提升了上述三大产业部门的重要性,特别是棉花产业,对民生、社会稳定和维护国家统一的重要性正在隐隐大幅上升。对此,我们需有充分认识。

作者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编辑:王延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