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与圆明园媲美的北宋皇家园林“艮岳”,后来怎么样了

清朝兴建的圆明园是古代造园史上一次高峰,它凝练古今,融合中外,素有“万园之园”之称。其实,北宋皇家园林“艮岳”同样开创了古典园林的艺术奇迹,时人誉为“括天下之美,藏古今之胜”。两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圆明园恰似时空错位中艮岳的辉煌重现。

上图_ 艮岳图

书画皇帝的造园冲动

艮岳建于北宋政和七年(公元1117年),历时六年初具规模。整个园林地处汴梁东北隅,占地面积超过5万平方米。“艮”是卦名,在《易经》中“为东北之卦也”,宋徽宗赵佶认为因山在国之艮,故名“艮岳”。

徽宗营造艮岳,并非贪图享乐,而是另有深意。他即位后,始终未有子嗣。道士刘混康进言:“京城东北隅, 地协堪舆, 倘形势加以少高, 当有多男之祥。”从风水上看,汴梁地势平缓,东北隅呈天然凹陷,阴气集聚。徽宗从其言,意欲人为改造地势,达到皇嗣繁盛的目的。巧合的是,艮岳开工之后,徽宗后宫男丁渐多。从建园的出发点看,艮岳和圆明园有着很大的区别。

上图_ 赵佶(1082—1135),即宋徽宗

“并包罗列”的梦幻园林

众所周知,徽宗是个书画高手,他将书画艺术应用到艮岳的建造之上。徽宗打破了秦汉以来皇家苑囿的“一池三山”的呆板模式,运用山水画的“先立宾主之位,次定远近之形”的布局原则,配合巧夺天工的掇山理水技艺,营构了独树一帜的“山水意境主题公园”。

园内的中心是万岁山,“山周十余里,其最高一峰九十步,上有介亭,分东西二岭,直接南山”北宋一步等于如今的1.2米,90步相当于现在的108米。东部的万松岭和东南的寿山“两峰并峙,列峰如屏,瀑布下入雁池,池水清澈涟漪,凫雁浮泳水面,栖息石间,不可胜数。”

艮岳四周别有风情,东麓植梅万株,“梅花开时, 芬芳馥郁, 香飘天地间”,南麓“有瀑布飞流,下至雁池”“无数的凫雁浮泳水面”,西麓名曰“西庄”,种植药材五谷,北麓引景龙江为水源,刻意堆砌水系,“车驾幸临,则驱水工登其顶,开闸注水而为瀑布”。介亭位于万岁山之巅,上下“有蜀道之难”的栈道联结。山中有洞数十个,“其洞中皆筑以雄黄及卢甘石,雄黄则避蛇虺, 卢甘石则天阴能致云雾,滃郁如深山穷谷。”

上图_ 宋徽宗书画作品

艮岳体现了古典园林布局中“山贵有脉”、“岗阜拱状”、“主山始尊”的宗旨,塑造了“左山而右水,后溪而旁陇”的灵动层次。山水环复,动静得宜,成就了山因水无形,水依山不止的传神格局,将平面的水墨山水巧妙立体呈现。

在汴梁东北之隅,艮岳突兀耸立,徽宗赞道:“东南万里,天台、雁荡、凤凰、庐阜之奇伟;二川、三峡、云梦之旷荡,四方之远且异,徒各擅其一美,未若此山并包罗列。”就园林景观而言,圆明园以园林建筑著称,艮岳以山水氛围取胜,两者各有所长,立意悠扬。

上图_ 蔡京(1047年2月14日-1126年8月11日),字元长,北宋宰相、书法家

艮岳盛况难掩王朝颓势

为了满足艮岳叠石造景的需要,徽宗倾全国之力采运奇石。蔡京、童贯、朱勔等人投徽宗所好,成立专司花木竹石采集运送的应奉局,号称“花石纲”。南宋词人周密在《癸辛杂识》中叙述:“前世叠石为山,未见显著,宣和艮岳,始兴大役。”可见采运怪石规模之大。

奸佞之徒浑水摸鱼,鱼肉百姓,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六贼”之一的朱勔凭借善治园囿的才能得到了蔡京的赏识。他一方面采材天地,不论悬崖湖渊,他必能“百计以出之,必得而后已”。另一方面搜罗民间,但凡看中的石木,用黄纸贴上标识,再叫家主看护,稍有不谨,便以大不敬罪严惩。

上图_ 花石纲遗物

运石之日,破屋决墙而出。怪石高大易断,需要格外呵护。在运石过程中,大船舶载,千人拉纤,沿途断桥毁城、斫山斩石,耗财无数。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朱勔的做法就连蔡京都觉得过分,让他收敛一些。

《宋史》评价花石纲“流毒州县者达20年”。花石纲导致北宋府库告罄,九州动荡。受花石纲荼毒最深的江浙地区,暴发了方腊起义。《宋史》记载:“时吴中困于朱勔花石之扰, 比屋致怨。腊因民不忍, 阴聚贫乏游手之徒。宣和二年十月,起为乱。”在北方,金人迅速崛起,北宋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困境。相较圆明园的量力而行,困竭民力是对艮岳的最好写照。

上图_ 宋钦宗赵桓(1100年―1156年)

山水奇景毁于靖康之耻

在花石纲拖累下,北宋大厦将倾,艮岳同样难逃噩运。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金国灭辽之后,随即南下攻宋,屡败宋军。徽宗自知无力扭转宋金局势,让位给儿子钦宗。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正月,金军兵临汴梁,北宋败相渐露。

当时,外有金军围城,内无粮草补给,外加大雪盈尺,汴梁军民陷入绝境之中。在这种情况下,钦宗只得下令拆毁艮岳作为权宜之计。饥饿而愤怒的军民冲进艮岳“拆屋为薪,凿石为炮,伐竹为篱”“是日汴京百姓奔往无虑, 十万人台榭宫室悉皆拆毁,官不能禁也”,不仅如此,“取山禽水鸟十余万,尽投之汴河,听其所之”,“取大鹿数百头杀之,以啖卫士”。艮岳中建屋木材用来取暖,奇峰怪石当做投石机的炮石,十万余只珍禽放生汴河,而数百只放养的鹿被宋军充作食物。在汴梁军民的强拆之下,艮岳毁于一旦。

上图_ 靖康之耻

艮岳的毁灭并未挽救北宋的命运。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金军攻破汴梁,俘虏徽、钦二宗,这便是“靖康之耻”。艮岳仅存的太湖石被金人运送到中都,成为琼华岛上不可多得的新奇建材,这里后来成了北京北海公园的一部分。

金兵围城之际,花石纲随之断绝,诸多奇石散落民间。苏州留园的“冠云峰”、上海豫园的“玉玲珑”和杭州花圃的“皱云峰”均是花石纲的遗物,合称为“江南园林的三大奇石”。艮兵和圆明园尽管风格不同,但二者的命运却惊人的相似,令人搓额哀叹。

上图_ 北宋地图

北宋的灭亡原因多种多样,兴建艮岳造成海内穷困、人心尽失是北宋国运终结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艮岳是无罪的,罪在运筹决策之人。《宋史》认为徽宗“特恃其私智小慧,用心一偏,疏斥正士,狎近奸谀”,他的行为“自古人君玩物丧志,纵欲而败度,鲜不亡者,徽宗甚焉,故特著以为戒。”艮岳用毁于一旦的代价,为徽宗的昏聩无道买了单。

文:计白当黑

参考资料:

【1】李玉洁 《艮岳和北宋兴亡》

【2】河 西 《北宋毁灭之导火索:徽宗兴建“艮岳”引发的社会危机》

【3】张 淏 《艮岳记》

【4】周 密 《癸辛杂识》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