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厌韩大于挺迈的代理人战争

高雄市长补选结果揭晓,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补选,陈其迈一定会赢,重点是赢多少?李眉蓁一定会输,重点是不能让国民党主席江启臣输到断送明年党主席选举之路。

高雄市民在8个月内历经3次选举,早已弹性疲乏。会再出来投票者与其说是对政治保持关心者,不如说他们是一群在乎“韩国瑜在高雄人心中定位”与对于“民进党是否应重返高雄执政”的人。而这群人占合格选民约4成2,6月“罢韩”选举的投票率为42.14%,补选选民为41.83%。这4成2远不及2018年韩国瑜选高雄市长时的投票率有73.54%。

这场补选有几个观察点:

第一,从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2020年初大选、2020年6月“罢韩”选举,到8月的市长补选,两年内密集选举,等于为高雄选民做了数次滚动式民调,精准反映出现阶段高雄人的政治态度。补选结果陈其迈得票破67万票,得票率达70%,甚至未达2018年市长选举时自己的得票数74万多票。如果说补选社会关注度本来就低,陈其迈得票不如预期可以理解,那拿6月“罢韩”选举来看,在“罢韩”投票率与补选投票率相近的情况下,如果说“罢韩”支持票高达93万9千多票,这些票理应移转到陈其迈的补选票上,结果不但没有,还短少将近28万票。

这只说明一个道理:高雄人讨厌韩国瑜多于喜欢陈其迈。高雄人对韩国瑜从一开始感到新鲜寄予高度厚望,到他带职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转为失落,终至在“罢韩”选举投下93万多的“反韩票”,尤其还高出2018年韩国瑜在市长选举时拿下的89万票有4万之多。

第二,这场补选,很显然是一场代理人之战:李眉蓁代理江启臣,陈其迈代理蔡英文,就连吴益政都是代理柯文哲。李眉蓁其实没那么重要,但她可以短暂红两个月是她代表了江启臣的新路是否行得通?陈其迈个人魅力还是缺那么一点,但他承载整个民进党当局政治路线,补选成绩可看成是高雄选民给蔡英文的小考。至于吴益政最后仅拿下4%左右,说明高雄现阶段没有“第三势力”空间。吴益政方方面面都比李眉蓁强,如果当时“蓝白合”也许还可以一搏,但蓝白各自有发展盘算,因此吴最后只能成为柯文哲在台北市以外的影子。

4%的得票率,也直指柯P旋风不仅消逝,柯在“天龙国”以外的地区影响力所剩无几。

第三、李眉蓁在不少场合都曾讲过“我红了”之语。但其实补选不是“输了但还能赚到知名度”,选输甚至可能伤到筋骨。李眉蓁在高雄的楠梓、左营区已经连任3届民代,皆非第一高票当选,而在补选中李眉蓁在楠梓得票率仅有27%,在左营高一点,还有33.3%。

其实2010年,国民党市议员在楠梓、左营区集体还拿下50%的选票、2014年拿下45.57%,到了2018年因为“韩流”又拿下50.52%的选票。显见,楠梓与左营的蓝营选民大量跑票,蓝营县市桩脚似乎也不给力。

补选结果再次证明,现在绿营从民进党当局到县市都很强。在绿营民代收贿被收押情况下,选民也不见得不想究责,只是找不到够强的“在野”监督力量进行投射。又加上民进党当局操作“两岸关系紧张”,预料这种“紧张关系”在选举时刻都还是对民进党有利。

(作者为信民两岸协会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