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文学为徐州深情“带货”

煌煌50万字长篇小说《铩羽》于今年7月淮海书展上与读者见面。历时8年,作者张新科业余时间完成的这部大书,被评论家认为是“填补了关于抗日战争重大战役徐州会战的文学书写空白”“是一部献给江苏和徐州的深情之书”。《铩羽》将故事发生地设在徐州及周边,作者完成小说使命的同时,在作品中深情为第二故乡徐州“带货”。

呈现徐州抗战全景

“以史诗性书写构成了对于徐州会战的全景式文学呈现。”江苏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州云龙书院院长徐放鸣对《铩羽》的评价,让看过此书的人都深有体会。

小说开篇就介绍了徐州学生参加抗日救国运动的一个真实事件:

1931年10月29日,徐州学生抗日救国联合会请愿团两千余人赶赴南京,先是拜谒中山陵,学生韩如纯断指血书“在生一日,誓与日寇对抗到底”,随后队伍浩浩荡荡齐聚国民党中央党部示威请愿,蒋介石最后不得不出面接见安抚……

徐州是中国抗日战争的前沿,1938年5月沦陷,被侵占8年。小说呈现了徐州沦陷前地方民众、全国名流宣传抗日的场景,徐州会战中台儿庄大战、滕县保卫战、徐州突围等重要史实,徐州沦陷后日军制造的阎窝惨案、汉王惨案、栖山惨案等暴行,美国传教士彭永恩夫妇救助中国百姓、德国人卡尔贾汪护矿等经历,徐州从设置伪“苏淮特别区”到成为伪“淮海省”省会等过程,以“大事不虚,小事不拘”为原则,全景记录了徐州抗战的历史脉络。

用活徐州方言叙事

小说作者虽然不是徐州当地人,但描写“日谍徐州组”语言训练的情节时,方言的使用让读者忍俊不禁:

对英夫五人来说,徐州话的学习是最难的……白天不放过任何练习汉语的机会,到了晚上,英夫五个人关灯躺在床上,仍然练习着对话。

佐佐木对山本说:“恁屙的屎橛子瘟不臭(你拉的大便真臭)!”

山本回答:“俺呼恁一耳巴子(我扇你一耳光)。”

小林朝野口喊:“恁个肉头,俺不揉恁(死脑筋的家伙,我不理你了)。”

野口回答:“恁是个啥黄子,搜比抠子一个,肮囊人(你是个什么东西,小气鬼一个,恶心人)。”

五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对练至深夜,英夫才叫停,最后他说:“管!管!咱几个黑不楞腾摸黑儿练得血苦,吐沫星子像石渣子一样,把屋当门的地都砸出了凹克腾,蝎虎子都吓跑了,打明再接着拉呱……”

引入徐州美食民俗

小说对徐州美食的展示不吝笔墨,虽未见其物,亦让人垂涎:

英夫爱听龙士宇(《铩羽》的主人公)介绍中国特别是徐州的民俗民谚,喜欢吃龙士宇做的中国饭菜,蒜爆鱼、辣子鸡、三鲜水饺和小葱煎豆腐是他的最爱。只有这个时候,英夫才会难得地抿嘴一笑,说:“没有想到中国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龙士宇说:“我老家徐州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呢,比如烙馍卷馓子、辣汤就煎包、红烧羊肉和地锅土鸡,可惜我不会做,只能等您今后去吃了。”

……龙士宇说:“在我老家徐州,进了腊八就是年,家家户户扫屋子、炸果子、磨豆腐、蒸馒头,还有冲旱船、舞狮子、耍龙灯、跑竹马,从腊月一直要忙活到被称为‘龙抬头’的二月二。”

就这样练了两个月,英夫能一次喝下去半斤“老白干”……五个人聚在一起喝酒,一盘凉拌藕、一盘臭“盐豆”、一盘花生米、一盘焯菠菜,在乱哄哄酒令声中,赢者手指对方,输者仰脖吞下,和一个徐州普通家户招待亲朋故友的场面毫无二致。

龙士宇秘密加入党组织后的当夜,激动不已,无法与人分享,独自庆祝的方式,就是“从柜子中取出一瓶窑湾‘绿豆烧’,找遍房间没有找到一点下酒菜,只得剥开一头蒜,就着蒜瓣自斟自酌起来。”龙士宇还以“徐州八大碗”宴请过两位自己的同志——荷叶蒸肉、皮肚丸子、滑嫩里脊、大碗千子、焖蒸鱼块、烧椒皮蛋、清汤全鸡、八宝甜饭。

钩沉徐州人文史话

小说在波澜迭起、悬念纵生的情节间,将徐州的人文史话适时带出。这些可载入徐州甚至中国历史的“知识点”,既为作品增色,也显示了作者丰富的知识储备。

作品通过沛县保安大队招考人员之口,提到了“阎万”,即明末清初的徐州二移民阎尔梅和万寿祺:

“‘阎万’之一的阎尔梅是沛县人,1644年清兵入关,他受聘史可法幕府,明亡后,坚持反清,散尽万贯家产网罗各地义士,立志复明。奔走十几年后终未得志,郁郁而终,临死前嘱家人‘按明俗筑方坟葬之,以示死不降清’。‘不为王侯生,甘为布衣死’的阎尔梅坚守气节的一生,为沛县乡民世代景仰。”

在日本培训时,徐州组间谍学习了有关沛县的历史,譬如刘邦大风歌、吕布射戟台、鼋汁狗肉、郭家烧鸡、泗水亭、琉璃井等,但漏掉了“阎万”这个知识点,差点让日谍暴露。在这一章节中,还介绍了张良圯桥纳履的典故:

“好汉张良隐姓埋名藏匿在俺们下邳,也就是古代的睢宁。其间有幸遇到了圯上老人黄石公,老人送给他旷世奇书《太公兵法》。张良深研细读,日夜揣摩,苍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成为一位胸怀韬略、足智多谋之人。再后来,正是在他辅佐之下,刘邦击败了项羽,建立了大汉王朝。”

复活徐州非遗场景

《铩羽》中描述了许多已经消失或渐行渐远的徐州老行当,比如卖琉璃嘣嘣的、拉洋片的、炸米花的等等,还有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邳州纸塑狮子头等民间工艺:

“两位小兄弟,看回西洋镜吧,保证你瞧一眼一辈子不后悔!”老人嘴里所说的“西洋镜”,徐州人也称为“拉洋片”,道具为一个带三条腿的箱子,箱子一侧开有两个小洞,眼睛凑上去观看时,旁边的人就会摇动手柄,里边各式各样的西洋景就会活灵活现地跃入眼帘。

龙士宇在日本寄宿在英夫家中时,对英夫一家这样介绍家乡的“炸米花”:

“小时候,我最爱听的声音不是别的,就是炸米花的铁锅‘嘭’的一声响,响声过后,扑鼻的香味就会随之而来。炸米花可以用大米、小米和玉米做原料。我们那里不种大米和小米,所以都用玉米。长大以后,我在徐州上学,吃过大米和小米炸的,但我认为,还是玉米的最好吃,吃一粒甜掉牙,再吃一粒香掉牙。”

卧底魔窟的龙士宇时常回忆起家乡邳县的风情民俗、儿时的和平美好:

那是多么令人难忘的童年啊!古老的大榆树逢大集,父亲驮着妹妹,妈妈牵着自己,一家四口穿梭在人山人海之中。大集实在太诱人了——记忆中有蛙鱼、煎饼、擀面皮、羊肉汤、盐豆炒鸡蛋、辣椒炒小鱼等各种特色小吃,有剪纸、年画、绣花鞋、泥玩具、布老虎、纸塑狮子头等民间手工艺品,有大鼓、渔鼓、唱花相、拉魂腔、梆子戏和说不完道不尽的“胡打算”等各色曲艺。他和妹妹流连于杂耍、花车、踩高跷、撑旱船、舞狮子、跑竹马的表演现场,还会跟着光着膀子打铁花的汉子,跑啊,跳啊……

最让幼小的龙士宇感兴趣的,是声声入耳的各式各样的号子,船工号子、搬运号子、爬坡号子、打夯号子等。

展示徐州老街风情

小说的主要发生地设在抗战期间的徐州市区,书中实录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大同街等街区的商业百态,这些老街也是民国初年徐州经济繁荣的见证:

大同街被徐州人称作“小上海”,铺上了全城第一条柏油路——平坦锃亮的马路两旁,茶馆、酒店、客栈、金铺、银楼一家挨着一家,当铺、绸店、澡堂、钱庄、银行一间接着一间。白天,大同街车水马龙,煕来攘往;夜幕降临,店铺门前的霓虹灯闪耀炫目,把整条街道装扮得流光溢彩。

统一街是徐州古老的街道,始于项羽建都彭城时,有“自古彭城第一街”的称誉。小说借用老徐州人的回忆素材,再现了这条千年古街的盛景:

统一街与大同街一样,是徐州城另一条繁华街道。统一街自北而南,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商铺、庙宇、宅院、餐饮店、娱乐场所杂陈其间。街北端牌楼一带,是徐州城“南丰储、西博爱、北牌楼”三大粮市之一。附近区域商铺林立,惠春堂中药店、苏家烟号、马家“德源”槽坊、曹家“协泰”酒坊、刘家“聚乐居”饭馆、李家的酱菜店以及万盛客、德安客栈、江北旅馆等鳞次栉比。街南鼓楼西巷、太平街一带,是竹器店、槽坊、卷烟厂、餐馆、银器铺、绸缎庄的集中地,恒兴余竹器、孟记竹器、陈记竹器,餐饮名店庆合园、广盛园、聚乐园、凤和园、滕记辣汤等一家挨着一家。

户部山位于老南门外,在明清时代频繁的水灾中,商贾富户纷纷到此择高地而居,徐州百姓中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叫“穷北关,富南关,有钱人住在户部山”。书中描述:

毗邻项羽戏马台的户部山是徐州城的黄金宝地,商铺林立,官绅富户的大院鳞次栉比,李蟠状元府、崔焘翰林府、郑家大院、余家大院、翟家大院和号称徐州“第一楼”的李家大楼等誉满彭城,家喻户晓。

巡揽徐州古刹名山

徐州地势“岗峦环合”,《铩羽》一书中,敌我双方在徐州群山中开展了迂回斗争,作者也借此将徐州名山古刹的风俗典故一一铺陈:

徐州泰山虽不比山东泰山那般巍峨挺拔,但千百年来在黄淮平原一带也闻名,自古就留下了北有“北岭泰山”、南有“徐州泰山”之说。徐州泰山之巅建有泰山寺,清初以来,香火鼎盛,朝拜者整日络绎不绝。每年农历四月十五这一天,进香拜佛达到高潮,方圆百里的信众接踵而至,山上山下人头攒动,场面蔚为壮观,再加上杂耍、说书、草台戏班、占卜算命、小吃摊点等各色人等推波助澜,形成了声势浩大热闹非凡的泰山庙会。

……“九里山不光景色好,作用可大了去了,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呢!你肯定听说过韩信在九里山下设十面埋伏围困楚霸王的事,还有,俺们村老老少少别的诗词不会,但《水浒传》里一首歌谣却个个知晓。”“九里山前古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顺风吹动乌江水,好似虞姬别霸王。”

小说介绍日谍所生活的邳县时提到了著名的土山:“邳县西南三十多里有一古镇,名曰土山。”“镇西头有因《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屯土山关公约三事’而出名的关帝庙。”

云龙山是紧邻市区的名山,小说的末尾,龙士宇在云龙山被日方发现后藏身于兴化寺大佛耳内而脱险,作者在此处向读者介绍了兴化寺的独特建造史:

兴化寺原名石佛寺,龛山为寺,削峰为佛,寺内一尊巨佛最为出名。这尊巨佛始凿于北魏时期,当时仅有宝相庄严的佛头,明朝依山崖建造大殿加以遮盖,清康熙年间添凿佛身。巨佛三丈四尺有余,仅一只耳朵就比一个站立的人还高。巨佛所在的大殿依山顺势,巧妙地利用岩崖筑墙覆顶,后壁部分只砌了三块砖,因此有“三砖殿供三丈佛”之说。

徐报融媒记者 张瑾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