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的太阳 那个会画油画的昆明的太阳……

昆明的太阳

人们往往会忽略习以为常的温暖和美丽,对昆明的太阳,我自己就采取了这样的态度。

某天吃过晚饭后,小女儿缠着我要上楼顶看落日。我被纠缠不过,就遂了小女儿的愿,和她一同来到楼顶。只是有点不巧,我们来到楼顶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

我于是对小女儿说:“看见了吧?太阳已经睡觉去了,咱们回家吧!”

小女儿有点难过,若有所失地看着我,不愿下楼。

我安慰小女儿说:“咱们明天再来,今天咱们回去画幅画吧!”

突然,小女儿的眼前一亮,一边用右手指着天边,一边用左手拉着我惊叫道:“爸爸,你看!”

“看什么呀?”我顺着小女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并没有发现特别的东西。

“太阳画的油画好漂亮啊,爸爸!”小女儿满脸兴奋地笑着,看着天边。

我看见了。太阳的余光从山那边往天空散射,一部分照在了几缕孤零零的带状的云上,形成了我们通常所说的晚霞。只是,那天晚上的晚霞并不多,也不美丽,不知道小女儿为什么这么兴奋。

慢慢地,天空更暗淡了,小女儿眼里的太阳的油画消失了,城市的灯火明亮起来,夜晚正式接替了白天。

太阳真的睡觉去了,我拉着小女儿的小手,走下楼顶回了屋。昆明的太阳,将会在第二天的早上升起。

周末的早晨,熟睡中的人们还在纠缠着梦里的情节,太阳已悄悄地升起来了,悄悄地把一道道光线、一股股热量投向大地。当我们起床的时候,阳台里已经弥漫着浓浓的暖意。

我们精神抖擞开始了周末的生活。妻子走进厨房去准备早餐,我拿起笤帚开始打扫卫生,孩子们坐在阳台的小桌边开始看书。是的,似曾相识,又的确完全不同的一天的生活开始了。

“爸爸快来,有虫子!”小女儿冲着我尖叫了起来。

我放下笤帚快步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问道:“虫子在哪儿?”

“在我的脖子上!”小女儿一边皱着眉头表现出痛苦的嘴脸,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脖子。

我仔细地查看这小女儿的脖子,没有发现虫子,脖子上也没有红肿的印迹。

逐渐升高的太阳照在小女儿的脖子上,也照在我的左边脸上,我感觉左边的脸有一丝丝刺痛。

我会心地笑了一下,心里想:“我找到原因了。”

我用右手在小女儿的脖子上摁了一下,说:“找到了,是一只小蚂蚁!”

“给我看看!”小女儿急切地要求道。”

“被我摁死了,捻碎了。”我只好这样哄小女儿:“还疼吗?”

“不疼了!”小女儿略显失望,继续看书去了。

“爸爸骗你呢,根本就没什么小蚂蚁!”看懂了门道的大女儿冲着妹妹说出了实情:“是太阳光线在咬你!”

小女儿看了看姐姐,又看着我,不解的问道:“是真的吗,爸爸?”

我微笑着没有回答。是呀,是真的!昆明的太阳是这样的热烈,她用细细的光线叮你、咬你,这种叮,这种咬,充满了浓浓的爱。

最近昆明常常下雨,天阴沉沉的,太阳很少露脸。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还因为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逆全球化的经济措施,整体的形势不容乐观。或许是因为这些自然的和社会的原因,人们也收起了笑脸,变得阴沉而严肃。

只是,我和孩子们都知道,太阳并没有消失,她仍然高悬在乌云的后面。昆明上空的丝丝透亮,正是太阳穿过重重叠叠的云层投射过来的。

一天傍晚,我带着小女儿到楼下骑自行车。在小区的公共场院上,有很多小孩在玩耍。我的小女儿很自然地融入了玩耍的人群。

这时候,时间还早。如果不是天阴,太阳应该还不会落山。

我无所事事地站在场院的边上,看着开心玩耍的孩子们。

突然,小女儿猛地窜到了我的身边,拉着我的衣服说:“爸爸,我累了,休息一下!”

我说:“好吧,咱们坐下来休息。”

我和小女儿坐在场院边的石台子上。小女儿拉着我的手,兴奋地东张西望着。

“爸爸,你看!”小女儿扯了扯我的手,指着西边的天空说:“太阳用宝剑劈开了乌云!”

我顺着小女儿手指的方向往天空看去,只见西边的云层裂开了一道长长的缝,太阳光线从里面射了出来,投向另一侧的遥远的天空。

我很诧异,不明白小女儿为什么会使用这样的比喻:“你是在故事书上学会这句话的吧?”

女儿看看我,很自信地说:“不是吗?就是太阳用宝剑劈开了乌云嘛。”

我笑了,脸上的阴沉和严肃一扫而光。昆明的天空,似乎也一下子透亮了起来。那个会画油画的昆明的太阳,那个会叮你咬你的昆明的太阳,那个会挥剑刺破乌云的昆明的太阳,其实一直在我们的心中,从来没有离开过。

2020年8月19日/昆明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耕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