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怀孕时丈夫失踪,生下孩子后担惊受怕14年,最后悲剧还是降临

多年来,我心里就像埋了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砰”地一下爆炸。我小心翼翼地维持了14年,可当儿子国亮被推进重症监护室的时,对我说:“妈妈,救救我,我不想死。”时,我的心也随着监护室大门的关闭砰然碎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深深地自责,假如我早一点送儿子到医院,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是我亲手把儿子推进了无底深渊。图为儿子在接受治疗。

我叫李菊花,今年48岁,来自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庄镇农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才二十出头的年龄,父母就去世了,此后便独自一人在保山市打工,那几年,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十分孤独,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自己的声音。图为我和儿子一起去无锡路上吃盒饭。

如果要帮孩子,请进入腾讯乐捐:先心男孩的求生路

2001年,经人介绍我与丈夫结婚,才摆脱了孤独,我的丈夫与我一样,父母早就不在了,同样的身世让我们格外珍惜这份感情。婚后丈夫在工地打工,收入不高但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开支。可随着相处时间越来越长,我和丈夫的关系出现了裂痕。2005年丈夫突然消失,当时肚子里正怀着国亮的我再次孑然一身。那时我想过自杀,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只能咬牙坚持。图为我为儿子未来担忧。

2006年4月,儿子国亮出世了,但孩子出生时便呼吸困难,嘴唇发紫,在保山当地医院检查后确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更要命的是,自从丈夫失踪后家里就没了经济来源,而我自己又没有什么文化,对于先天性心脏病没有正确的认知,我听说治疗这个病最起码得准备几万元才行,于是当时做出了一个让我日后十分后悔的决定:等攒够了钱,再给国亮做治疗。图为在家里的国亮每天都要吸氧。

此后,我一个人拉扯着国亮长大,这十四年来,我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维持一家生计上,一边种地一边给村里人做零工,就是男人干的活我干起来也不含糊,让我绝望的是,无论怎么省吃俭用,都没办法攒到足够的钱给国亮治病,国亮的病就这么一天天拖着。我终日提心吊胆,国亮的病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图为我和儿子去上海。

然而,尽管我每天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国亮,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2020年3月的一天,我发现国亮的心腹部位开始肿胀,并且连续几天持续呕吐、吃不下饭。我顿时慌了神,急忙带着国亮前往保山市人民医院就诊,医生告知我因病情拖延太久,他们束手无策,建议我去大医院看看。4月初,我找邻居借了1万块,带着国亮前往上海求医,刚抵达上海便直接转入了重症监护室。图为儿子身体虚弱。

我在重症监护室外忐忑不安地等待结果,可没想到医院的缴费通知单比结果来得还快,仅仅四天就花光了我借来的钱,并且医生说无法治愈国亮的病。我焦急万分,后经过多方打听后,4月13日晚我又带着国亮赶往无锡市人民医院。抵达医院还没喘上一口气,孩子就被推进了急救室。医生在抢救了一夜后,我等来却是一纸病危通知书,医生说国亮的病情十分严重,随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听到这个结果我欲哭无泪。图为在医院缴费处,我实在拿不出钱。

医生说先天性心脏病越早治疗越好,国亮已经拖了14年,目前由心脏引发了肺功能的衰竭,常规治疗已无法挽救他的生命,唯一的希望是做心肺移植手术。身无分文的我推着国亮离开了医院,多年来的心酸涌上心头,国亮的未来就和眼前长长的路一样,看不到尽头。图为我放弃儿子,带他回家。

在绝望中,我只好带着国亮回到了云南老家,打算凑齐了手术费用再回医院治疗,可国亮在医院时就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书,他还等得起吗?4月份的时候国亮还能还能自己走几步路,现在连站起来都成问题,看着他一天比一天衰弱的身体,我心如刀绞却无能为力。图为家中的儿子在吸氧。三巧 /图文如果你要帮助孩子,请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链接:【先心男孩的求生路】也可进入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先心男孩的求生路】完成捐赠。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