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要和中国对抗到底?拉上印澳搞“供应链联盟”,又在耍啥把戏

日本在“协助”美国方面可谓是越来越用心了。

近日,有日本政府知情人士透露,由日本牵头,将与印度和澳大利亚共同商讨“供应链弹性倡议”,而此举很明显是冲着中国来的。

据报道称,此项“供应链弹性倡议”意在地区贸易方面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如果印、日、澳三国对供应链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后续还会向东盟国家开发。

安倍和特朗普

对此,不少专家都表示出担忧。

首先,日本在高端技术上占有优势。长期以来很多人看到,日本是电脑、录像机等多种终端电子消费品名列前茅的生产国,看不到日本也是许多关键零组件、原材料等中间产品的最大供应国。2019年6月,《日本经济新闻》在题为《解剖华为P30 Pro》的报道中,将华为手机拆卸开——1631个零件中来自日本的零件多达869个。而这组数据足以体现日本零组件享誉“世界供应基地”的实力。

至于一直被外界诟病的印度,其实在制造生产方面也拥有一定的技术。为支持“印度制造”,莫迪也是费心费力。澳大利亚的技术水平虽然比不上日本,但也不差。

如果三者联合起来组建供应链联盟,实力将不容小觑。

不过,中国有其独特优势,是其他国家很难代替的。其一便是巨大的消费能力,看看每年的天猫双“11”便可窥探一二。其二是中国的制造能力,毕竟“中国制造”早就享誉全球。

虽然这次日本带头对抗中国经贸,看似只是单纯的经济抗衡,其实仔细琢磨便可知,再结合拉拢的是印度和澳大利亚,这很明显是日本对华盛顿提出所谓“印太战略”的呼应。

“谁控制了印度洋,谁主导亚洲”,19世纪美国知名战略家马汉曾这么说。我们在提“印太战略”时第一反应常常是想到美国。其实对于日本来说,也是格外青睐“印太战略”。

实际上,日本对“印太战略”的执拗既有基于地缘战略、多边外交和扩大经贸等多元因素的战略考量,也从行动上外交加援助,不计成本地扩大投入。

首先,从地缘战略角度看,日本90%以上的石油等资源途经印太区域,无论是出于对航行自由或者安全,还是争夺印太地区利益,甚至牵制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都是日本的博弈核心。

其次,从多边外交的角度,无论日本是推行所谓“和平主义”外交,还是打造“亚洲民主繁荣之弧”,都需要印太地区国家的支持。

从扩大经贸角度,日本经济走下坡路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印太地区的贸易占到世界总量的近2/3,这么大一个“香饽饽”,日本自然无法抵制印太地区巨大经济增长潜力的诱惑,如能借此推动日本经济发展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总体来说,从安倍政府近年的对外政策看,其实已经出现了急于跳到前台,主导地区安全格局遏制中国的趋势。日本试图借用一切可以借用的力量来苦心营造一个针对中国的圈。日本对“印太战略”也可谓是苦心经营,活脱脱变成了美国的推广大使。

正因如此,我们需要审视现实、未雨绸缪,不要轻视日本的战略经营,在“印太战略”上就是如此。

而对于印度来说,自6月中印发生导致人员伤亡的边境冲突后不久,各方专家们就试图确定这一事件的地缘政治后果。许多人关注的是,这次冲突将如何促使印度与美国走得更近。而在印度国内,人们也越来越希望放弃“绥靖”,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并在战略上加强与美国的关系。

都知道印度一直在强调“战略自主”,作为一个有不结盟外交传统的国家,美日想在短时间拉印度“入坑”想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再者,相信印度也十分清楚,美国的“印太战略”服务于美国利益,根本没有真正考虑印度等印太地区国家的利益。

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此次虽然由日本牵头,印度方面的反应则是,“印度方面正在考虑这一计划,将很快作出是否加入的决定”,这就有点值得玩味了。

对于作为“印太战略”成员国的澳大利亚来说,一边是想着向美国示好,一边是想赚中国的钱。

2020年,澳大利亚的大麦种植户原本对有利可图的中国市场充满期待,中国对啤酒的需求给种植优质大麦的澳大利亚农户带来了数十亿澳元的收入。如今,这些大麦很可能只能流向越南、印尼等国,而这些国家更倾向于用大麦喂养骆驼和羊,很明显,他们的出价完全不能跟中国相提并论,恐怕澳大利亚的农户要“血亏”了。

澳大利亚葡萄园

另外,葡萄酒行业也是如此,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在2019年进口了价值12亿澳元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可见,澳大利亚对中国有多么的依赖。如果中国切断与澳大利亚的贸易,并停止输送中国学生和游客,澳大利亚可能会变得无可救药。

而关于这次日本带头搞所谓“供应链联盟”,澳大利亚外交部一名发言人则拒绝证实会谈内容。

实际上,不管是对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甚至美国来说,中国都是其重要的贸易伙伴。而供应链体系不是人为设立的,而是根据各地制造业的经营和发展情况自然形成的。这种由政府出面强行撮合、违背经济规律的做法最终很难达到效果。

想方设法对抗和打压中国,相信最后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杨国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