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酷!不锈钢龙卷风,建筑师怕是钢铁侠变的吧!

本文转自中装研学院(ID:cbdaxy),已获得其授权

弗兰克·盖里设计的Luma Arles塔楼环绕着鳞片状的铝质外墙和凸出的玻璃盒子,该塔楼在法国南部已接近完工。

Atelier Vincent Hecht在新照片中展示了这座位于即将完工的扭曲塔。

该建筑由建筑评论家弗兰克·米勒(Frank Miller)形容为“不锈钢龙卷风”。

Atelier Vincent Hecht

Luma Arles艺术中心坐落于法国南部城市阿尔勒LumaArles的文化园区内,这是一幢不规则形状的大楼。

颠覆传统建筑笔直的特点,Luma Arles艺术中心不规则的外观加上新颖的建筑材料——铝板,让人感受到整个建筑扑面而来的后现代主义风格。

Atelier Vincent Hecht

Atelier Vincent Hecht

Atelier Vincent Hecht

Atelier Vincent Hecht

大楼主要由钢框架和混凝土芯构成,外观与附近崎岖陡峭的岩石层相呼应,将建筑与自然完美融合。盖里将玻璃盒子和闪闪发光的铝板以不规则的形状堆叠在圆形玻璃中庭的上方,为整个建筑营造出一种梦幻的效果。

Atelier Vincent Hecht

Hervé H te

Hervé H te

Hervé H te

Hervé H te

Hervé H te

弗兰克·盖里,作为当代著名的解构主义建筑师,运用多种建筑材料和建筑形式,来设计具有不规则曲线造型的建筑,并将幽默、神秘和梦想等融入他的建筑体系中。虽然盖里已经年过九十,但是他依然有着很丰富的创造力与灵感。

盖里的其他经典作品

1

Walt Disney Concert Hall

华特·迪士尼音乐厅

华特·迪士尼音乐厅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是洛杉矶音乐中心的第四座建物,2003年完工,其独特的外观,使其成为洛杉矶市中心的重要地标。

造型具有解构主义建筑的重要特征,以及强烈的Ghery金属片状屋顶。屋顶花园拥有一个户外剧场,举办各类表演,牡丹花花瓣雕塑,林荫花园空间等。

外观是波浪形和角形的组合,象征着音乐运动和洛杉矶的运动。设计通过纸模型和草图开发,这是Gehry工艺的特征。定制曲率要求采用高度特殊的钢结构,包括在建筑物北侧向前倾斜17°的箱形柱。参观者可以通过音乐厅前的天窗瞥见钢架,并从通往花园的楼梯上观看支撑结构。

2

The Lou Ruvo Center for Brain Health Las Vegas

拉斯维加斯脑健康研究中心

Frank Gehry设计的这个造型奇特的大楼,据说强烈冲击思维和情绪对护理和治疗神经性脑疾病患者很有帮助。

生命活动中心是该项目最吸引人的部分。它也是最让人迷惑的。生命活动中心是容纳所有事件和偶然的空间。从中发现的事件可以在医疗和研究楼中进行进一步研究。其室内的普通照明和LED照明的戏剧性效果遍及室内,室外和穿过拉斯维加斯的高速公路。

在医疗研究建筑和高高的外表皮是不锈钢的生命活动中心之间有一条带屋顶的过道。过道处给人们提供了享受拉斯维加斯气候的凳子,同时又避免太阳直接照射。那里有小型的咖啡,可以体验东面的花园的反射。

3

Dancing House

跳舞的房子,由著名建筑史法兰克·盖瑞与弗拉多·米卢尼克合作设计而成。在1996年完建后,这一大胆的设计也获得了诸如“《时代》杂志1996年度最佳设计”等捷克境内外的许多奖项。甚至还在2005年被捷克国家银行印在了金币上。

这是一座典型的解构主义建筑,外观相当奇特,尤其转角处不规则状的双塔,像是一对男女在共舞。

因整个建筑造型充满曲线韵律,也被称为"跳舞的房子"。

4

毕尔巴鄂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

1997年,一座石破天惊的建筑杰作在西班牙中等城市毕尔巴鄂横空出世,它以奇美的造型、特异的结构和崭新的材料立刻博得举世瞩目,被报界惊呼为“一个奇迹”,称它是“世界上最有意义、最美丽的博物馆。”它就是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在1997年正式落成启用,它是工业城毕尔巴鄂(Bilbao)整个都市更新计划中的一环。

当初斥资一亿美金动工兴建,整个结构体是由盖里借助一套v空气动力学使用的电脑软件逐步设计而成。博物馆在建材方面使用玻璃、钢和石灰岩,部分表面还包覆钛金属,与该市长久以来的造船业传统遥相呼应。

博物馆全部面积占地两万四千平方公尺,陈列的空间则有一万一千平方公尺,分成十九个展示厅,其中一间还是全世界最大的艺廊之一,面积为130公尺乘以30公尺见方。

5

维特拉博物馆

维特拉博物馆是一个独立的私人基金会,由首席执行官Rolf Fehlbaum创建于1989年。

盖里设计的这座博物馆,从远处看去就象是置于自然风景中的一个经过艺术家精心制作的雕塑,人们从各个角度均可欣赏到它那优雅的姿态。博物馆作为艺术和文化活动的中心,必须具有良好的艺术形象,其外部形象与内部空间应给人带来视觉上的震憾,同时它还应有能力确切表达它的内涵,即具有丰富的象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