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妙借力打力!抗美援朝特殊胜利促成两弹一星头号功臣钱学森归国

中国在极端困苦的条件下完成两弹一星伟业,头号功臣就是著名的钱学森。近日人民火箭军齐射的4枚弹道导弹中,有两枚就是具有高超音速武器乘波体弹道性质的东风26B,他国反导体系几乎无法拦截。国际上将这种类似水漂的弹道轨迹直接命名为钱学森弹道,由此不难相见钱学森在火箭技术上的巨匠地位。很多人都知道,钱学森早年赴美留学后曾一度在新中国成立后被美国以形如软禁的方式阻止其归国,但谁也不会想到志愿军在抗美援朝的一次特殊胜利,促使钱学森加速了回国进程。

很少有人知道两弹一星的头号功臣钱学森归国和抗美援朝有关

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航空兵具有绝对数量优势,所以在多数时间和多数区域内都控制制空权,这就导致志愿军一线部队和后勤交通线经常遭到轰炸。非但如此,美军飞机还经常利用播撒传单的方式试图对志愿军进行心理战打击。这种战法曾在二战中被美军反复使用,例如二战后期美军飞机对德军播撒的漫画传单中刻画希特勒的凶恶本质,强调德军官兵生命的消耗只为满足希特勒的嗜血习性;对日军播撒的漫画传单则从东方文化入手,声称春天到来后伴随樱花花瓣飘落的还有数不清的美军炸弹,相对于美国的富足,日本彻底处于贫瘠的位置,如果日军投降美国,即可享受过去不敢想的生活。抗美援朝时志愿军的物质条件更为艰苦,而且交通线一度中断后很多官兵甚至陷入一把炒面一把雪的境界,所以美军再度故伎重演,其最多时甚至5分钟投放了154万份传单,还有一些真空包装的糖果和点心,声称这就是中美双方的差距,如果志愿军投降就可以在战俘营里品尝这些。据统计,美军在战争期间投放了2.4亿份传单!

正在往美军宣传弹内装填传单的李承晚伪军士兵

虽然敌人绝对的火力机械化和后勤优势外加这种针对性的宣传的确让部分意志不坚定者的士气下降,甚至有少数人叛国投敌,但更多人依旧凭借钢铁意志坚持下来。特别是志愿军和秘密参战的苏军航空兵到来后,志愿军后方局部制空权得到了保证,米格走廊的建立让美军投放传单的飞机不断遭到损失以至于美国空军部分人建议取消到志愿军后方投送传单的计划,但中情局则不惜游说白宫坚持让该任务进行。为了确保己方飞机的安全,美军开始将任务转变到夜间进行,投放高度也提升到了4500以上,而宣传弹内引信经调试后会在脱离机体后激活,最终向固定区域洒出宣传片,这样可以同时保证投放精度和飞机的安全。进行心理战的任务落在美军581空中补给和通讯联队头上,该单位1951年2月在美国本土成立,随后转入远东战区,按照计划该联队负责心理战的同时还要提供空投特工和相应物资到所谓铁幕国家进行破坏,其险恶程度甚至超过普通的美军轰炸机部队。1952年底,该联队部分飞机和官兵从菲律宾克拉克基地转移到日本横田机场,其麾下12架B29重型轰炸机改装的RB29侦察机投被涂成黑色,且拆除了尾炮外全部武器以便降低重量提升航程。同时中情局还在每架飞机上都安排了自己的内线,该联队指挥部还有一名自称皮特曼的中校,此人正是中情局联络员。

米格15被美军视为朝鲜战场上最具威胁的空中对手

1953年1月12日,581联队指挥官阿诺德上校和麾下91侦察中队飞行教官威廉少校亲自上阵驾驶一架RB29侦察机开始了其第一次心理战任务。按照计划,该机将对朝鲜境内志愿军和人民军控制的龟城、博川、北镇、铁山、东林驿和宣川六大区域投放传单即可完成任务,耗时将控制在半小时内,随后该机就可以掉头飞往日本横田机场。对这架呼叫编号星尘四零的RB29来说,其奔赴最初五个投放目标的行程十分顺利,直到该机抵达最后的目的地铁山之前机组人员依旧十分乐观,此时他们认为对方夜间空战指挥协调能力远不如美军而且未必了解自己的行踪,而自己此时的飞行高度达到6700米以上,理论上可以保证安全。但他们没有想到,铁山距离中国边境仅15千米,所以地面防空警戒和相应设备十分到位,十多道防空探照灯瞬间用雪亮的白光照射住敌机。早在美机接近宣川时,苏军64航空军就依靠雷达发现并持续跟踪,随后下令12架米格15分三波起飞拦截,一个编队暗中堵在其返回公海的航线,另一个堵在南侧,最后一个负责攻击。此时地面上的苏军第十探照灯团和志愿军探照灯部队在得到雷达报警后,立刻开灯罩住了对方。庞大笨重的RB29试图规避探照灯锁定,但此时米格15战机已经扑来,只剩尾部双联装机枪的敌机根本无法抵挡当时性能世界顶尖的米格15,而米格15又配备了1门37毫米和2门23毫米航炮,武备堪称首屈一指,面对此类大型空中目标时远比美军配备6挺12.7毫米机枪的F86打击效率高。很快美军飞机4个引擎中3个起火,尾炮手也被击毙,阿诺德只能下令发出求救信号后下令集体跳伞。

被关押在战俘营的美军机组人员

眼看失控的敌机开始带着浓烟烈火坠向我国境内安东北部,所以志愿军立刻将情报告知安东公安局,而恰逢此时该局干警吕金勇目睹了敌机坠落以及敌机组人员跳伞。在防空指挥部配合下,我方多名干警和地方民兵确定敌机最终坠落在五龙背附近,同时听到敌机轰鸣和坠落爆炸声的五龙背区区长王春荣也立刻和区干部一道向敌机坠落区域奔去。我方干警、民兵和干部跋涉十多公里后抵达了凤城县边门区榆树林村,顺着南山沟冲天大火找到了敌机残骸,并确定了敌机尾翼上的编号:44-62217。周边民兵立刻将出山通道围起来,随时准备抓捕跳伞敌人,13日凌晨5点,两名新康村民兵开始通知全村群众抓捕美军飞行员。第一个被捕的美军机组人员躲在某村民家中的柴火垛子里取暖,很快第一个被捕。很快附近山坡树林里和河沟中陆续传来枪声,这明显是美军幸存者在用枪声取得联系。很快当地民兵又在东山坡沟谷里发现一名腿受伤的美军飞行员,于是顺利将其捕获,随后又有两名敌人被捕。干警和翻译将4个俘虏带走审问后才得知这架飞机的14人里多数都已跳伞。随后在敌机坠落的方圆10公里范围内,我方又发现两名跳伞失败者的尸体。到下午三点,又有5名美军相继被捕,另有一人的尸体也被发现。13日下午四点,阿诺德上校也在一番搏斗后被民兵活捉。

今天中国高超音速武器的成就,离不开当初胜利后的战俘交换

由于这些美军飞行员和机组人员是在我国境内被抓,而且从事任务不是一般的作战任务,而是特务活动,所以立刻被押送到沈阳后又转运到北京,和此前类似任务中被俘的美军飞行员一道关押。最终,我方对被俘美军提起公诉,相继对这11人判处4-10年不等有期徒刑。然而到了1955年,由于钱学森等赴美学者被扣留所以中美双方在此问题陷入僵局,7月周总理接近他国代表时表示希望该国对美国转达中国将要释放美军被俘者促成钱学森等人回国。这种交换不但遵循了中国法律,而且也是国际社会努力的成就。很快阿诺德等人在北京前门火车站乘火车在我方干警押解下前往深圳,8月4日他们最终被带到罗湖桥头,和美军联络官辛普森中校完成了交接。就在同一时刻,中美双方大使级会谈也如期展开,中国的做法很快赢得了多个亚洲国家的好评,他们都认为中国此举极大缓和了亚太局势。随着中国代表王炳南抵达日内瓦,美国代表约翰逊直接收到对方提出要求释放钱学森的要求,在钱学森要求归国的亲笔信面前美方最终陷入被动,加上己方飞行员获释,最终美军只能同意让钱学森一家回到祖国。严格意义上来说,此时中国已不经意地迈出两弹一星的重要一步,今天东风快递威慑敌胆,也正是以当年抗美援朝战火中那次特殊胜利为基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