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名列前茅的代表人物

纵观当代中国大写意花鸟画,江文湛无疑是一位名列前茅的代表人物。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他就崭露头角。近十多年在终南山建“红草园”,终日与大自然为友,种花养鸟,潜心治学,画艺更是精进,个性愈发鲜明。

无论是海棠鸽子、荷塘翠鸟还是南瓜群蜂、牡丹孔雀等所展示出来的花情、鸟趣,水情、石趣,笔情、墨趣,都是江文湛以天地自然为师所创造的新城式。他从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性情心境出发,在传统与现代之间,中国画和西画之间,寻找到适合表达个性生命的艺术语言架构,从而为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发展,充实了一份新鲜血液。

从1993年开始,江文湛用十多年时间在终南山建设红草园。规划设计、植树养花、种瓜种菜、养鸟喂禽,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山民生活状态,与大自然天人合一,给了他生命和自然的一种真切体验。那种亲身体验和感受所触发的独特视角,使客观的东西和他自身的理念、情感融为一体,流露出了令世人瞩目的花鸟画艺术。达到了画如其人,画如其生活,画如其生命。可以说他的画是生命的讴歌。

文湛的画中有股浓浓的文人气息,中国画传统的笔墨在他的笔下演变,交替着现代的符号与构成。他踏着旧文人根基,衍化出当代画家的文采。这就像他画中的色彩,强烈不失淡雅,浓郁却散发着清气。笔墨运动中,处处渗透出他的才情和智慧,凝聚着他的学养和品操,他的人格在高超的艺术中得以充分体现。

江文湛在花鸟画创新上所做出的卓越成就首先源自于其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江文湛对传统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为画家, 他深知民族文化积淀的重要性,面对所谓的解构思潮,他曾提出一个针锋相对的观点:先建构再解构。他痛感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历经沧桑、破碎和幻灭之后已无构可解,我们需要的是建构和呵护。

其次是他留恋自然的天性。江文湛崇尚隐士般恬淡平静的生活,大部分时间居于终南山麓的红草园。在那里,他可以远离尘嚣,看日出日落,领略百鸟鸣啭,倾听草木滋长的声音,让生命自由的舒展。画中的自然幽静之气,应该正是古人常说的“得山川烟岚之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