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最过瘾的高清单字,一次看个够!

▲米芾《乡石帖》28.2cm×30.5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米芾行书《乡石帖》,亦名《紫金帖》,是米芾50岁的一则手札,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释文:新得紫金右军乡石,力疾书数日也。吾不来,果不复用此石矣!

紫金石为历史名石,唐宋时即负盛名。紫金石又有琅琊紫金,是可以用做制砚的名石。

从此帖中看以看到,米芾得此宝物后的心情异常兴奋。

苏东坡与米芾是好友,长米芾十五岁,也是极爱名砚之人,听说了此事,就找米芾说要借走一赏。大哥要借心爱之物不能不借,米芾就借给了苏东坡。

然而携走米芾紫金砚的时候苏轼已经病重了,并在这年的七月二十八日离世前,嘱咐其子要将米芾的紫金砚陪葬。

米芾听说此事不干了,因为他太爱此砚台啦!

在他自己撰写的《宝晋英光集》记此事说:“吾年老才得紫金石,与余家所收右军砚无异,人间第一品也,端、歙皆下”。

所以说米芾要找苏东坡寻回此砚台,大哥也不行!

下面看看米芾就此事的另一则手札:

▲米芾《紫金研帖》28.2cm×39.7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苏子瞻携吾紫金研去,嘱其子入棺。吾今得之,不以敛。传世之物,岂可与清净圆明本来妙觉真常之性同去住哉。

大意是:之前苏子瞻(苏东坡)从我这里借走了紫金砚台,临终前嘱咐他的儿子,等他去世后要将这紫金砚,当做陪葬品一起入殓。现在我拿回了紫金砚,不能让它来当陪葬品。因为一件流传给后世子孙的物品,怎么能够可以与人的遗体这种已经完全涅槃、修成正果的圣洁之物放在一块呢?

苏东坡这位大哥,也不靠谱,借了砚台不还,还要陪葬?!呵呵,也有可能是惜砚如命的米芾想要回砚台故意这么说的。砚台要还,跟大哥说话还是很婉转的:传世之物,岂可与清净圆明本来妙觉真常之性同去住哉!

米芾喷出的这一段佛家用语,令人忍俊不禁……

讲完了米芾的这则趣事儿,下面再上米芾的这两件墨迹高清图,欣赏一下他的书法之美。

《乡石帖》高清单字

吾不

《紫金研帖》高清局部

说实在,米芾这两件都很精彩,风格极为相似,从中可以看出,米芾所谓的“刷”字,实际上是令毫平铺纸上,并产生“万毫齐力”的效果,且使书法具有“骨峻”、“筋健”、“肉腴”、“血活”美感的书法力作。

可以说米芾的这个“刷”法,是适应行书发展到宋代,走向“尚意”之路以后技法上的新变化。

这种“平铺纸上、万毫齐力”的笔法,犹如中国人吃饭时的“筷子”的用法——就是那么两根细棍,在指头的作用下,可以“夹”、可以“啄”、可以“叨”、可以“挑”,还可以“叉”,总之,它是灵妙多变,为方便人们实用服务的。照之于书法,那“万毫齐力平铺纸上”的笔法,在书法家以气运腕的作用下,同样可以“啄”,如《紫金研帖》中“苏”字的草头两点、“之”字上点的写法;可以“叨”,如帖中的众多横画的起笔;甚至还可以“夹”,这是一种“衄”法,如帖中“其”字的下两点;可以“叉”,如帖中“物”字收笔的两撇。

总之,米芾的《紫金研帖》,是为了使书法血浓骨老、筋藏肉盈并且能够姿奇态逸而灵活用笔的产物。宋代以后的书法大家,如元之鲜于枢、明之吴宽、徐渭、黄道周、倪元璐,清之王铎、傅山,都是在深刻研习米芾书法后而卓然成为大家的。(摘自姿奇态逸 生机勃然——米芾行书《紫金研帖》赏析 作者:东华)

—版权声明—

文章来自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为传播而发,若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文中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