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官半年启动第二季,这部沙雕微剧何以脱颖而出?

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短视频的迅速崛起,更专业、更精良的微剧也被人们赋予了更多期待。

微剧又被称为“泡面剧”——一集的时间通常在3~6分钟不等,相当于泡一杯方便面的时间。

作为与长剧对应的剧集,微剧一方面契合了当下观众娱乐化、碎片化的观看习惯,让人们无压力追剧;另一方面,它又与长度相似的短视频不同。

事实上,海外早已涌现出了《暧昧男子》《啊!因为是男高,所以很幸福》《兄弟今天也很和睦》等精品短剧。它们不仅拥有固定的受众群,还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破圈。

而国内的创作者们也不断在这一领域进行着探索,创作出了不少风格独特的作品,也培养出了一批热衷于微剧的垂直观众群。他们不但自己追剧,还经常化身“自来水”,向不了解这种形式的观众推介自己喜欢的作品。

而细数这些观众的推剧名单,《我们才不是兄弟呢》是其中的高频剧目。

这部剧于今年春节时在腾讯视频独播,不仅夺得了同期原创类短剧市场的第一名,还创下了当时腾讯视频分账短剧的最高成绩。同时,它在与平台长剧的比拼中也丝毫不落下风,最高播放量达到了全网剧集类的第五名。

更为难得的是,该剧在收官半年还保持了良好的长尾效应,在社交平台上依然保持着一定的存在感。剪辑CP视频成为粉丝乐趣,日常期待第二季的声音也不在少数。

如今,《我们才不是兄弟呢》第二季的筹备已经提上日程,预计将于9月份开拍。影艺独舌对该剧的制片人张欣昱进行了一次专访,听她讲述了《我们才不是兄弟呢》的成功之道以及后续剧集的开发设想。

长剧团队的微剧之旅

尽管《我们才不是兄弟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对于张欣昱和她的团队来说,这可是头一遭。在此之前,他们的舞台仍在长剧领域。

去年,爱优腾相继发布了微短剧的分账规则。张欣昱和她的团队进行调研之后,敏锐地发现了成本可控的微剧中所蕴藏的商机。而且,与一般的竞争者相比,她的团队有着不小的竞争优势。

首先,她的团队有着丰富的剧集制作经验。“在启动这个项目之前,我们这个团队已经磨合了很久,所以在分工合作上都比较默契,制作出来的内容相对有保障。”

在《我们才不是兄弟呢》的片尾,是一张既简单又复杂的制作团队名单。简单在于它将所有的人员都浓缩在了一张图片中,尽可能地缩短了剧集的时间长度;复杂在于一个每集几分钟的微剧,居然也要用到如此多的工种和人员。

其次,编剧蔡要要和黄青蕉不仅是青年作家,也是豆瓣的资深用户,有着大量的阅片量并对作品有着独到见解。这让她们在保持专业性之余,在内容上能够与年轻观众达到对接。

这一特点在剧集中体现得尤为明显。《我们才不是兄弟呢》讲述的是北漂程序员波仔和年龄相仿的“三叔公”同住屋檐下相爱相杀的故事。其中既包含了人们经常在网络上调侃的“程序员梗”,也有不少年轻态的表达。

比如,人在减肥时能不能喝奶茶。波仔就振振有词,“茶是养生的,奶是健康的,奶茶还加冰,冰没有热量,所以在我看来,奶茶是养生健康低热量食品。”

此种另类解读在剧中并不在少数,且经常能说到观众的兴趣点上,以至于弹幕中竟有人认真地做起了笔记。

最初以长剧思维做剧,避免了创作上的随意性。提起短剧,人们很难不联想到短视频,继而想到的是其在有限的拍摄条件下的种种随意性。而微剧则不同,尽管只有几分钟的长度,但内容却在拍摄前就已经进行了重重论证。

“微剧是一个非常体现创作思维的类型,它既需要长剧编剧的写作思维,又要融合快节奏的抖音、快手短视频类的爆梗思维,倘若融合不好,就会瞬间失去观众,导致观众‘换台’。因此,简单地把微剧归结为长剧的分段或者段子剧是不可取的。短剧对剧本的要求非常高。”张欣昱说道。

秉承这样的理念,《我们才不是兄弟呢》在创作之初就对内容进行了严格把关,从罗列年轻人流行的文化开始,到各个梗的融合,再到创造梗的尝试,形成了48集体量的内容。最终再经过重重筛选,选出了24个小故事,也就是目前剧集所呈现出来的最终版本。

内容确定了,《我们才不是兄弟呢》还找到了适配的演员。三叔公的扮演者陆思恒刚刚参加完腾讯视频的男团选秀节目《创造营2019》,有一定的粉丝基础。波仔的扮演者丞磊则在此前出演过多部网剧。

从最终结果来看,他们的组合让观众很是买账,希望原班人马出演第二季的声音也十分高涨。

名场面的诞生

同属于短视频范畴,微剧最忌讳的也是节奏太平。

正如张欣昱所说的爆梗思维,从某种程度而言,微剧的观众比长剧观众要更缺乏耐心,倘若一集看下来都不能撩到他们的兴奋点,很容易同你说再见。因此,《我们才不是兄弟呢》除了在筹备期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拍摄和后期中也进行了诸多细节上的改进。

比如,第五集中,波仔和三叔公去公园游玩,途中少不了的是“团结友爱”,但如果仅仅是兄弟情又怎能撩动观众的少女心呢?于是,在他们打闹的过程中,便多次出现了枫叶下落的梦幻场景,让这场原本普通的游玩变得“基情满满”,也引来弹幕上CP粉的惊声尖叫。

“其实当时原本准备扔的是樱花。因为樱花本就是短视频中比较火的一个意象,关于它的梗也有着诸多解读。但由于拍摄时现场最多的是枫叶,它与现场的环境也比较搭调,所以我们就改成了扔枫叶,没想到观众马上get到了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这让我们感到尤为惊喜。”

体现暗戳戳的甜是剧作需求,而用什么样的方式呈现则成了一门学问,这就要依赖剧集在细节上的塑造了。第六集中,波仔与人相亲,使用的杯子就成为了人们关注的一个点,因为它的颜色是“少女粉”,再结合波仔容易害羞的性格,这波操作让观众直呼道具用心。

对此,张欣昱解释道,“波仔和三叔公使用同款情侣杯是剧本阶段就已经策划好的,但将波仔的杯子设计为粉色,却是团队在拍摄时集思广益的成果。我们的团队以年轻人为主,《我们才不是兄弟呢》又是一部特别年轻化的剧,所以我就希望他们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年龄优势,为剧集注入一些新东西,所以关于杯子颜色的细节都属于现场的临时发挥。”

在张欣昱看来,除了在拍摄过程中要对道具用心,后期制作从某种程度上比前期工作都更为重要。

“尽管在前期付出的心力不少,但初剪版出来后我们还是觉得节奏有点平淡,哪怕是二倍速,我都觉得有点慢。”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张欣昱和她的团队开始琢磨在后期上进行改进。

其一,将慢节奏的镜头舍弃或者加速,力争在画面和节奏上牢牢抓住观众眼球。

其二,通过推镜头的方式,将好玩的点放大,效果一下子就出来了。所以,观众在剧中看到的推拉镜头,甚至“怼”到人脸上的画面,都是在后期制作时一帧帧磨出来的。

其三,为剧集适配整套的音乐和音效。在人们的印象中,标志性的音乐已经成为了短视频的标配,二者相辅相成,没有了音乐的短视频就像没有了灵魂。《我们才不是兄弟呢》便吸收了这一点,为剧集适配了一整套音乐和音效,以此来增加趣味性和节奏感。

除此之外,不管是屏幕上出现的花字还是动画特效,都和音乐音效一起,成为了气氛和节奏的带动者。“这实际上就是用综艺后期的思维做剧集了,我认为用在微剧上尤为适合。”

从项目初始,到后期完成乃至平台播出,《我们才不是兄弟呢》走得并不算顺畅。张欣昱作为剧集生产过程中的灵魂人物,所耗费的精力一点也不比长剧少。

在她看来,长剧或许还能依靠精良的制作和演员的表演加分,微剧却是实打实的内容对垒。因此,有一个能够拍板的人在关键时刻做出关键决策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小小的剧集有着大大的设想

从2月3日开播,到2月14日收官,《我们才不是兄弟呢》在极短的时间内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直到目前,该剧的累计播放量已达七千多万。

面对竞争日益激烈的微剧市场,张欣昱坦言并不担心,“首先,作为从业者,我非常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微剧的创作中来,只有蛋糕越做越大,我们才能发展得更好;其次,有了这部剧的创作经历之后,我和我的团队早已不惧挑战。”

显然,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迎接下一个挑战。据悉,《我们才不是兄弟呢2》预计将在9月开拍,仍然会保留原班人马,但将会是一部古装剧。这也意味着,第二季的投资会更大,人物更多样,场景也会更丰富。

不变的是笑点依旧满满,其中不乏“打败白富美,迎娶大魔王”这样的反套路梗,令人倍感期待。

张欣昱希望通过团队的努力,将《我们才不是兄弟呢》打造成每年两到三季的系列微剧,创造出有影响力和延续性的微剧IP。

除此之外,《我们是姐妹花啊》《老板你怎么可以这样》等其他短剧也在开发中,这也是她心中的另一大展望与设想:实现几部微剧的人物交互,打造一个联系紧密的微剧专辑。

“这是我最初就设想好的一个蓝图,相关的工作也一直在有序进行。当然了,当下对我最重要的还是先把《我们才不是兄弟呢2》踏踏实实做好。”张欣昱笑着说道。

【文/午言绝】

The End

责编|千千 主编|杨文山 监制|李星文

号外!公众号又改版了!(让运营想哭的那种)

简单来说就是不按时间顺序分发,而是根据用户和公众号的“亲密度”选择性地推送。

如果你近期在信息流里没有看到「影艺独舌」,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发文,而是你好久都没有留下看我们的痕迹了(难过.JPG)

为了以后能准时相约,摊牌吧!让微信知道我们的亲密关系!将「影艺独舌」设为*星标*,并且一键四连(点赞、在看、分享、留言),你的喜爱和支持,是我们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