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中国版图的北极、东极完结篇:哈尔滨,再见

离开抚远县13个小时后,回到哈尔滨。我将在哈尔滨停留6个小时,下午1点在哈尔滨西站乘Z368次返回南京。

从哈尔滨站步行前往哈尔滨标志性建筑——圣索菲亚教堂。

步行途中无意间经过一个有着不同风格的近代建筑群,它们与周围的建筑风格迥异,十分醒目。

凝固的建筑背后是一段段未曾远去的历史。

圣索菲亚教堂始建于1907年,是前俄国建筑师设计,拜占庭建筑风格,雄伟壮观。

在朋友的竭力推荐下,我找到了这家距离圣索菲亚广场不远在当地口碑超赞的小笼包,这也是我几十年来吃得最贵的一顿早餐。

哈尔滨的中央大街和圣索菲亚教堂一样,几乎是每一个来哈尔滨旅游的人必去的景点。我三次来哈尔滨,三次去了索菲亚教堂,却一次都没有进教堂里面去看看;我三次走过中央大街,同样,中央大街旁的商场店铺我一家都没有进去过。

成都的宽窄巷子,上海的南京路…………每个旅游城市基本上都会有一条本地人不去外地人蜂拥而至的地方,中央大街上马迭尔冰棍的价格告诉我,看看就好。

哈尔滨站——索菲亚教堂——中央大街——再次回到哈尔滨站。

位于哈尔滨火车站的安重根纪念馆。此行之前,我对安重根这个人一无所知,是在做此次行程计划中无意间获悉的,于是决定一定要来看一看。

免费对外开放的纪念馆,面积不大,参观者不多,很安静,当时的纪念馆里好像只有我一个中国人。

是不是只有哈尔滨人才知道“仓买”是什么意思?

南京的桂花鸭,天津的泥人张,武汉的周黑鸭…………和这些城市一样,秋林里道斯的哈尔滨红肠在中央大街铺天盖地,分不清谁真谁假,但据说,也只是据说,这里才是哈尔滨本地人买红肠的地方。

位于哈尔滨果戈里大街的奋斗路副食品商场。

原计划还想抓紧一下时间去黑龙江省博物馆看看的,我在地铁站里硬生生地竟然没有找到前往博物馆的出口,纵横交错的哈尔滨地下道路网络竟让我一时不知所措迷失了方向。

下午13:05分,哈尔滨西站顺利乘上开往南京的Z368次,21个小时后,也就是次日的中午我将回到南京,结束全程11天的“探访中国版图的北极、东极之旅”。

出发

距离便不再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