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热卖的瑞典“鹰狮”战机,最新型号竟自称“苏霍伊杀手”

就在不久前瑞典宣布为巴西改进的最新型“鹰狮”E战斗机进入了第二总装阶段,有望在今年进行首飞。作为上世纪诞生的第三代轻型多用途战斗机,“鹰狮”可谓是热销全球,本来这就是一件很平常的军火贸易,可是瑞典皇家空军司令赫格森的一番话却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赫格森竟然将最新型的“鹰狮”E战斗机自称为“苏霍伊杀手”。虽然最新型的“鹰狮”E可谓是当今使用最便宜最皮实最容易上手最不吃后勤的三代半飞机,但是“鹰狮”再怎么改进都是一款轻型多用途战斗机(其编号JAS 39中J代表战斗机,A代表攻击机,S代表侦察机),面对同样是三代半的重型空优战斗机苏-35,恐怕是个飞行员都不会开着“鹰狮”E硬钢,虽然俄罗斯的雷达电子技术不如西方,但是苏-35巨大的体量带来的机动性,挂载、航程和改进潜力足以弥补这一方面的差距。

▲瑞典“鹰狮”轻型多用途战斗机和俄罗斯苏-35重型战斗机,面对这番言论,俄罗斯军方也公开回应功能和定位完全不同的两款战斗机,有限的性能优势改变不什么,瑞典人这么说无非是自卑而已

斗嘴归斗嘴,被誉为小国奇迹的瑞典“鹰狮”战斗机确实是一款兼具战斗力和经济性的优秀战机。下面我就追根溯源一番,细谈一下“鹰狮”战斗机的前世今生。作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大的国家,瑞典自古以来都会保持一种强大的军事存在来谋求一种战略优势,用极其突出的防卫能力阻挡未来可能发生的入侵,这种情况在冷战时期达到了最高潮,不过好在瑞典人一直都保持独立设计和研制武器装备的习惯,这对于一些地区性小国来说的确难能可贵。

“鹰狮”出世

▲上面三张图分别为瑞典的J35龙式战机、AJ37雷式战机和JAS 39鹰狮战斗机,看来瑞典人对三角翼布局情有独钟啊

作为世界上第五个掌握超音速技术的国家,瑞典的航空实力自然不会太差,早在第二代的J35“龙”式战斗机身上就已经应用了双三角翼结构,前部三角翼的后掠角为80度,后三角翼的后掠角更是达到了57度,这种布局能有效的融合三角翼布局和常规布局,最后配合带加力燃烧室的RM6发动机,使其具备高速和快速爬升的特点。因为在瑞典人看来自己虽然保持中立,但是在冷战的大背景下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就是北约的北翼,自己不可能做到置身事外,只能向西方倾斜,这就代表着要面临华约的巨大压力,要知道华约的战机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飞到瑞典,所以瑞典的战机必须具备快速作战的能力,包括从简易机场起飞和短距起降。快速起飞爬升完成战斗后快速返回,作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军事实力最强的国家,瑞典的压力可想而知。

▲为了提高短距起降的能力,“鹰狮”战机后部有一个可以展开的空气动力减速装置

后来在新一代战机J37“雷”式身上,瑞典人还是使用了比较熟悉的三角翼加前置鸭翼布局,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中期,瑞典人急需一款新战机来替代日益老旧的JA37(上世纪70年达瑞典人将J37战斗机升级成了JA37战斗攻击机)“雷”式战斗机,在接连经历了B3LA、A38、A20等一众新战机的失败后,瑞典人联合了5家航空公司建立了JAS合作团队,经过不懈的努力,设计师们一共拿出了6款设计方案:

2100方案:基本上就是一架半尺寸“雷”式战斗机,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带锯齿形前缘机翼的55度后掠机翼,并保留了鸭式前置翼面

▲2102方案

2102方案:最常规的一个方案,采用了中置后掠翼加尾翼的布局以及带有前缘襟翼的巨大边条,类似于F-16,为单发动机加机身两侧进气口

▲2105方案和下图的2110方案

2105方案:2100方案的改进型,采用了切间三角翼和鸭翼的布局,进气口也略小,后来2105细化得到了2110方案,再次方案上诞生了著名的“鹰狮”

▲2107方案

2107方案:该方案最为奇葩,采用了高后掠翼加底置尾翼的布局,此外还有一个机身背部进气口

▲2108方案

2108方案:标准的鸭式布局,后掠翼超过了三角翼,单发机身两侧进气

▲2111-4方案

2111-4方案:采用了罗克韦尔公司的HiMAT机翼,该机翼翼展较大,后掠翼相较于2015方案有所降低,机翼面积也得到进一步压缩,在鸭翼前部有一个带前缘襟翼的边条

▲“鹰狮”战机浑身涂满黑色的39-2号原型机

此后经过多阶段的测试后2102方案和2105方案被保留了下来,在经过进一步的测试后发现2012方案超音速状态下表现较差,2105基本能满足瑞典空军的要求,但是费用和研制周期都比较高,最终瑞典人选择了2105方案。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瑞典人还可以选择美国的F/A-18战斗机,不过瑞典人还是比较习惯使用单发战斗机,虽然F/A-18性能更加强悍,但是造价高昂,而且维修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因为F/A-18多了一个引擎,就会增加额外的维修负担),瑞典毕竟是个中立国家,武器出口有着严格的限制,不像财大气粗的美国,经济实用也是一个不小的影响因素。

▲由于飞控系统的故障,“鹰狮”战机的39-1号原型机发生事故,该事故也影响了“鹰狮”后续的正常列装,下图为1号原型机事故动图,不过好在战机并没有起火

到了1982年瑞典官方根据征名正式将新战机命名为JAS 39“鹰狮”,1988年12月9日“鹰狮”正式首飞,后来一架原型机因为飞控系统被损毁,后续试飞计划被延迟,进而影响了正常的交付计划,到了1993年6月8日,迟到了整整一年的“鹰狮”终于交付了瑞典空军,就在第二天“鹰狮”战机首次实现了公路降落,因为在瑞典眼中战争一旦爆发瑞典将很快受到打击,最先遭受压力的就是瑞典空军,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民用公路当作分散基地,减小被探测和击毁的几率,提高生存性。

“鹰狮”性能

发动机

▲“鹰狮”战机使用的RM12发动机

同样在发动机的选择上,瑞典人也陷入了万难的选择:一个是“狂风”战机使用的RB199发动机、一个是F/A-18使用的F404J发动机、还有一个是“狮”式战机使用的PW1120发动机。这其中性能最为先进的当属PW1120发动机,但是前面两个早就服入现役并证明了自己的可靠性,而且PW1120发动机并没有接受部队的检验,还牵扯大量的新技术转让问题,较大的尺寸也使得机身必须被改造的更大一些。最终瑞典军方还是选择了比较保守的F404J发动机,该发动机可输出11000磅的动力,在带加力的情况下这一数值能达到16000,授权生产的F404J瑞士版本为RM12,由沃尔沃飞机发动机公司负责生产。

▲为了防止撞鸟事故造成的不必要损失,RM12使用了15根增强支撑杆,而原版的F404J有18根

此外瑞典军方还对该发动机进行了大量的改进,首先就是自研的数字式发动机控制系统,因为美国人并不想把自家的全权限数字式发动机控制系统连同F404J发动机一起转让给瑞典。此外就是改进了火焰稳定器,因为对于单发的“鹰狮”来说发动机的可靠性尤为重要,而火焰稳定性能有效的避免发动机火焰在高空熄灭。此外为了避免装鸟引发的事故,改进型的RM12使用了15根增强支撑杆,可承受一只0.5千克鸟的直接撞击,因为在瑞典人看来非战时的损伤必须降到最低,为此该发动机还有一个备用动力,在发生紧急事故后两套动力装置的能量来源还能维持战机飞行10分钟和30分钟,以便于战机能够支撑到就近的机场。

▲“鹰狮”战机RM12发动机的尾部喷管和加力燃烧室

同时得到改进的还有发动机风扇,强度被增强的风扇可以承受原来110%的气流能力,推力更是原来的115%,在全油门的状态下可秒耗油4.2千克,而之前的“雷”式战机这一数值是8.2千克。整个发动机一共有13个检查口,其中12个可供人员进入,方便维护,而且战机每飞行5个架次就要下载一次状态监测系统的飞行数据用于预防性维护,而且整个发动机分为7个组件,更换时只需拆下整个发动机,然后根据需求更换不同组建就行。到了1996年瑞典军方因为成本放弃研发新战机,转而升级手头的“鹰狮”,于是发动机也就自然的从RM12升级到了RM12+,该发动机升级了火焰稳定器,使其寿命达到了之前的3倍,此外还有一个新设计的涡轮机和新的全权限数字式发动机控制系统。此外瑞典军方还打起了矢量推力技术的主意,只不过后来瑞典人认为该技术对自己来说并不是很重要,所以也就放弃了。

机载武器

▲“鹰狮”装备的BK27 27毫米机炮,为了尽可能的腾出空间,双座的“鹰狮”并没有装备机炮

越战的教训将一度被抛弃的机炮重新的拉回了人们的视野,“鹰狮”战机装备了一门德国毛瑟工厂生产的BK27 27毫米机炮,该机机炮小巧经凑且威力不俗,最大射速为每分钟1700发,炮口初速为1025米每秒,此外还有自动雷达制导模式用于提高命中率,短剧空空导弹则是AIM-9“响尾蛇”。中距空空导弹方面此前一直使用的是Rb71“天空闪电”,不过急于更换此导弹的瑞典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合适的选择,德国主导的IRIS-T导弹进展缓慢,美国的AIM-120导弹拒绝让萨博公司在瑞典进行导弹和战机的集成工作,所以只买了100枚,因为瑞典人深知AIM-120仅仅是一个权宜之计。当欧洲各国提出“流星”中程空空导弹后瑞典人就显得特别上心,甚至公开表态如果议会同意,会从别的地方筹钱用于研发“流星”,并将其当做“鹰狮”的标准配置。

▲“鹰狮”战机及其挂载的RBS 15F反舰导弹和AIM-120中距空空导弹,此外只要瑞典愿意,可以随时选择以色列的“蟒蛇”5,但是瑞典却没有和以色列讨论任何相关的事宜

对地武器有APAK 70火箭吊舱和Rb75空地导弹(AGM-65“小牛”的瑞典版本),在反舰方面则是RBS 15反舰导弹,该导弹由早期的RB 04反舰导弹发展而来,其空射型号为RBS 15F,后来又发展出了RBS 15MK.3,该导弹最大射程为200米,可在一组目标中选择具体的一个,此外还有寻找并攻击陆上目标的能力。此外还能携带BK-90子母炸弹武器系统(DWS 39的瑞典版本),还能搭载一枚射程达350公里的“金牛座”350远程动能侵彻和毁伤导弹,该弹装备一个无限脉冲响应导引头,可以有效打击高价值目标,制导炸弹方面则有GBU-10等。此外瑞典军方还在积极的为“鹰狮”寻找一个专门负责压制地方防空力量的武器系统。

▲初始“鹰狮”的机腹挂点,下图为宣传片中“鹰狮”E的满载状态,后起落架经过了修改,中间可以容纳3发流星

航电系统

在电子侦察系统方面瑞典人选择了MRP39模块化电子吊舱,该系统比F-16使用的MRP还要先进,选用的是L-3数据记录系统。在记载定位和导航系统方面则采用LITEMING吊舱,该吊舱能赋予“鹰狮”在恶劣天气条件下的昼夜精确打击能力,该系统包括前识红外传感器、惯性导航系统和一个窄视场CCD相机和一个宽视场CCD相机,因为使用了模块化设计,可以根据任务需求执行不同的任务。在出口型鹰狮上面则采用的是云顿公司的维康70系列72C光电/红外战术侦察吊舱。

▲鹰狮战机在右舷的肩部有一个挂点,可以搭载光电侦查吊舱

在雷达方面使用的是爱立信公司的PS-05A,该雷达一共有空空、空地两种由软件控制的作战模式,可以根据任务的不同进行切换,这两种模式下还有单目标跟踪、远程搜索、测绘等多种子模式,整个雷达由6种可拆卸单元组成,地勤人员只需要30分钟就可以完成单个单元的更换。到了1994年瑞典空军又开始新雷达的升级工作,同样由爱立信公司负责,这种基于AESA技术的雷达被命名为NORA,这种新型雷达可以大幅提高飞行员的空中态势感知能力,但是爱立信公司始终无法攻克发射器/接收器这一模块的设计难题,最后瑞典人选择抱美国的大腿,从雷神公司进口了一个天线系统,为了防止这种高新技术的泄露,该天线系统随后就被密封了起来。

▲“鹰狮”战机装备的爱立信公司PS-05A脉冲多普勒雷达

一般的飞机是不会经常使用雷达的,因为长时间使用容易暴露自身目标,再者信息的获取会被严重干扰,所以战机一般都会有一套为其提供数据的系统,也就是前视红外探测系统和红外搜索跟踪系统,而且它还是一种静默系统,能大幅的降低战机被发现的几率,这在现代空战中尤为重要。于是这项重任就落到了萨博公司的头上,其开发的IR-OTIS系统(红外探测系统和红外搜索跟踪系统的一个组合系统)由一个传感器单元和一个信号处理器单元组成,同时还连接了中央计算机,以便于数据的接受和传递。

▲生产型“鹰狮”战机挡风玻璃前左侧用于试验的IR-OTIS系统,随后该系统后被拆除

“鹰狮”小结

前面也说道“鹰狮”的设计之初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应对东方的赤熊,虽然瑞典人极力保持中立,但是在东西方对峙的大背景下,瑞典这个北欧强国具有极高的战术价值,作为压力最大的空军,瑞典人希望自己的战机能从各个分散的机场快速起飞,快速作战,快速返回,所以此后在“鹰狮”的设计上,瑞典人很看重快速反应能力和生存能力。所以瑞典人充分利用了自己的道路系统,最后配合特质的纤维盘式制动起落架和ABS防滑装置,其最大起飞距离至少是800米,有时候极限甚至能达到400米。而且战机还必须具备很强的独立作战能力,分散带来的问题就是全方位的维护很难,这或许就是“鹰狮”不吃维护的一个重要原因。

▲从公路起降的“鹰狮”,到了战事这一条条公路就是鹰狮的简易分散基地跑道

从矢量推力发动机到有源相控阵雷达,再到未来和无人机并肩执行任务,未来“鹰狮”的路似乎还很长。从瑞典到澳大利亚、奥地利、捷克、丹麦、芬兰、匈牙利、荷兰、波兰、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瑞士再到巴西、智利、菲律宾、南非(其中有些国家购买了“鹰狮”,有些国家有购买意愿,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告吹),这个“小国的奇迹”或许还会继续延续。

喜欢的话就点赞关注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