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揭开三星堆文明起源之谜指明了方向?

品鉴

王昊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当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的精美文物出现在世人眼前时,人们一面惊叹于古蜀先民非凡的艺术想象力与惊人的创造力;一面产生疑惑:这么厚重与神秘的古蜀文明是怎样发展起来的?创造这一伟大文明的古蜀先民又是从哪里来的?后来发现的新津宝墩遗址为揭开三星堆文明起源之谜指明了方向。

宝墩遗址,位于成都市新津县新平镇宝墩村,其实早在20世纪50年代,考古学家就在此处发现了汉代墓葬,但并没有引起重视。直到1995年,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四川大学考古系及日本早稻田大学等联合对宝墩村进行了考古发掘,随着对土埂子的解剖和对附近的发掘,才发现这些土埂子原来是夯土城墙,这里是一座新石器时代建造的大型城址。

在此之前,有史记载的成都平原最早的古城是公元前316年张仪在成都组织修建的“龟城”,而新津宝墩古城遗址的发现,将成都的筑城史往前推进了近2200年。这一激动人心的发现,促使考古工作者继续在成都市境内寻找,于是又陆续发现了郫县古城遗址、温江鱼凫村遗址、都江堰芒城遗址、崇州双河遗址、崇州紫竹遗址、大邑盐店遗址、大邑高山遗址等7处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代的古城。连新津宝墩遗址在内,这8座古城都建在成都平原冲积扇河流间的台地上,年代在距今4500—3700年左右。出土文物的文化面貌也十分相近,于是便以最早发现、最具典型性的新津宝墩遗址将这一文化命名为“宝墩文化”。

考古工作者们从遗址年代、分布范围和文化因素等方面对宝墩文化与三星堆遗址一期文化进行分析比较,发现宝墩文化在时代上早于三星堆文化,而且房屋建筑、生产工具以及陶器的造型风格等不少因素被三星堆文化继承,因此认为宝墩文化应是三星堆文化的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