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合军:目光被一池清水咬住,群峰连绵如盆

田文国/摄

浅秋行吟

西辞五峰晨向罗霄

跟着一条路,一条向上的路,一条

云天之路,东进

众峰远卧,群山退后

疾风,滑过一代人的壮丽,车轮

喊回游子的故里,有人说

树高百丈叶落归根,水行千里难断圣初之源

今天,我一米一米解开尘世情结

和主人一样细数白发苍茫,避谈叱咤往事

不议闹市浮生,说命运之外的定数

咬住一些窄窄的词语,不让它

舒展,开阔

萍乡县志

用水泥钢筋做注脚

用阳光指明方向

用一面墙

一页纸,标示

明起民灭

我与它立在无声墙角

读岁月奔走的痕迹

听萍实桥流淌的一角

吹过多少风的往事

孔庙的兴衰

看那些人为做旧的纸和

路过古城的圣人

如,不可复制的星光

不能同享今日萍乡盛宴

秋干之季

萍水河浅掬新梦

望春水涨

去广寒寨

跟着宁静的云

朝西南流动,马老寨和钟鼓山

挤出一条去路,两边翠竹迎面而来

稀有的禾苗仍如四十年前,含着粉嫩花卉

当年踩踏过的土路,陡坡和

弯道压在沥青下

广寒寨没有大海,一条小溪流淌

八月的苍茫,这里

离圣地很远,没有没点匪气

傍山而居的百姓几乎找不到同姓,靠着

深山,延续香火

我和万青只谈论旧事和余日,眼睛

不敢离开路面,让专注的车

避开杂道

水在庙堂之上

经过十里花溪

三侯祠卧于山下,堤岸有些瘦弱

鹅卵石突出水面,不见欢腾,一条路

逃进野性的森林释放云彩,释放山的青芒

车胎碾过秋声

驶出柘村隧道,急匆匆

目光被一池清水咬住,群峰连绵如盆

可见几个小岛打坐或沐浴

这里有残留的寂静和

等待熔解的肉体

溢出天堂

申时

霞光尚未离开

天空由一线帘挤入,窥探故事

帮主拉开片头,剪辑一些流逝的影子

然后,是

一个游子的枯燥叙事

众人欲言又止,国事只题半句

剩下省略或浅饮

一口气

汇成泡沫,然后又心照不宣地将放飞的眼光

随滚动落日收回,不让他

越过墙壁,飞过

界限

刘合军,祖籍江西省萍乡市,现居珠海市。诗坛周刊社长兼总编,中国大湾区诗汇副主席,大湾文学副社长兼主编,著个人诗集六部,主编诗集《诗坛——2018》《诗坛——2019》部分作品发表在国内外报刊杂志与网络文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