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下令写诗,李白提笔写了首趣诗,读懂后才知诗仙确实有胆色

唐代作为我国诗歌发展的黄金年代,大诗人层出不穷,其中最夺目的当属“诗仙”李白。在他身上有着太多的标签,唐诗一哥、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等等。他一直以来留给后世的印象都是俊逸超群,潇洒至极。但在我看来,李白的一生却是悲情的。

古代读书人,诗词歌赋说到底只是他们的爱好而已,他们内心渴望的是在仕途一展抱负。李白也不例外,在他被皇帝召见时,他志得意满写下“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他高呼自己不会是长期身处草野之人,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权势和富贵吗?显然不是,毕竟对他来说“千金散去还复来”。他之所以如此开怀,只是因为“天生我材必有用”,他终于有了能够一展抱负的机会。

但这一切都只是他美好的一厢情愿而已,皇帝召他入宫,只是因为欣赏他的诗赋。皇帝令李白供奉翰林,他的职务就是为皇帝写诗文娱乐而已,即便再受宠,终究和他的理想背道而驰。人们说起李白的这段经历,总少不了对于“力士脱靴”的吹捧,毕竟能够让皇帝宠臣亲自脱靴,这样的待遇千百年来李白是独一份的。

但细细想来,这个时候的李白已然是自暴自弃了,知道自己的仕途只是关乎诗赋,读书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野望终究和他无关。所以即便得罪皇帝身边的亲信又能如何,无非就是再次浪迹天涯,反正现在的生活也非他所愿。

这一时期,李白的诗文虽然多是歌功颂德,但某些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讽刺才是他的真情实感。就像笔者本期要介绍的这首诗,就是李白在这一时期写就,唐玄宗下令写诗,李白提笔就来,看似写得花团锦簇,但读懂后才知诗仙确实有胆色。下面就来和笔者一起走进这首趣诗。

《阳春歌》

长安白日照春空,绿杨结烟垂袅风。

披香殿前花始红,流芳发色绣户中。

绣户中,相经过。

飞燕皇后轻身舞,紫宫夫人绝世歌。

圣君三万六千日,岁岁年年奈乐何。

这首诗写的是皇宫中的享乐生活。前四句主要是对于宫中景色的描绘,阳春时节的长安城中,阳光映照之下,柳条和桑枝被轻烟萦绕,随风摆动。披香殿前的花儿才刚刚开放,散发出迷人的芳香,秀色映入绣户中。在李白笔下,阳春时节皇宫的景色可爱至极,让人读之似乎穿越千年徜徉在春日的长安宫殿。

后六句主要是叙事。在秀色掩映的绣户中,翩翩佳人竞相经过。飞燕皇后跳起了掌中舞,紫宫夫人唱起了绝世的歌曲。恭贺圣明的君王三万六千日,每一天都能开心快活。在这几句中,“飞燕皇后”“紫宫娘娘”都不是专指,而是泛指宫中的丽人。

这本是一首应制诗,是皇帝下令写的。表面上看,它就是在拍马屁,既写了宫中的美景又写了帝王的享乐生活。但是我们细细品读不难发现,其中暗藏的是对君王荒废朝政的讽刺。皇帝的每一天每一年都是在莺歌燕舞中度过,完全没有将心思放在朝政上,这样的皇帝又哪里当得起诗中的“圣君”。不得不说李白这首诗确实写得隐晦,也幸亏当时皇帝没有读懂其中的深意,不然李白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后来,李白因为一身傲骨不愿与权贵同流合污,又被翰林同事进谗言,最终被唐玄宗赐金放还。其实这对于李白来说未尝不是一场解脱,毕竟对他来说在宫中写这些粉饰太平的诗赋非他所愿,所以他只能高喊着“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再次踏上浪迹江湖的道路。

安史之乱爆发后,李白在乱世中也曾想过一展拳脚,奈何投靠的永王并不给力,最终他被牵连流放夜郎。至此李白的仕途之梦彻底破碎。虽然我们常常同情苏轼的半生贬谪,但好歹苏轼在仕途上有所作为,李白看似潇洒却是连机会都没有,这对于古代读书人的打击可想而知。

对于李白这首应制诗,大家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畅所欲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