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有老虎吗?它们灭绝了吗?

新疆在历史上有没有老虎?专家的回答是肯定的,新疆虎不是一个单独的亚种,而是里海虎的一支,它又被称为高加索虎、波斯虎、西亚虎。这种虎过去也曾分布于土耳其、前苏联、伊朗、阿富汗等国家,其野生种群已于1973年正式宣布灭绝。

上个世纪30年代在伊朗捕获的里海虎

塔里木的老虎“像伏尔加河流域的狼一样多”

新疆虎在一个世纪前,曾在塔里木河流域和孔雀河流域有广泛的分布,故又名塔里木虎。事实上,新疆虎的野生种群比里海虎灭绝得更早, 早已在1930年左右就灭绝了。

一般认为,首次向世界报道新疆虎的,是19世纪末在新疆等地进行所谓“考察探险”的俄国军官普尔热瓦尔斯基。1876年深秋,他在塔里木盆地的阿克塔玛村住了8天,还参加了猎虎队,亲眼看见一只吞下氰化钾毒铒的老虎摇摇晃晃地走回丛林。普氏说,那时塔里木的老虎“像伏尔加河流域的狼一样多”。

然而,20年之后,当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来到塔里木盆地时,新疆虎已大大减少了。1934年,斯文·赫定重返新疆,所见所闻使他意识到,新疆虎已濒临灭绝。到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组织新疆综合科学考察期间,科学家们再也没有找到老虎的踪迹了……

从19世纪七八十年代起,新疆虎成了塔里木盆地最具传奇色彩的猛兽,也成了近代西域探险发现的神秘话题。但是,奇怪的是历史记载并不明确。从张骞到班超,从法显到玄奘,从黄文弼到陈宗器,以至新疆少数民族文献,事实上都鲜有对新疆虎的具体记载。有关新疆虎的情况,几乎都是来自外国西域探险家的记述。

虽然中国文献里鲜有记载,但生活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塔里木盆地的人,对老虎的描述却是生动的,新疆有些地方的地名,也与老虎有关。例如,巴里坤这个地名,其含义就是“老虎的前腿”。伊犁的巩乃斯河谷有个地名叫尧勒瓦斯吐别克,就是虎湾之意,传说那里常有老虎出没。

清代在新疆以写风物诗见长的肖雄曾赋诗说:“密林遮苇虎狼稠。”

当年林则徐谪戍伊犁,曾在日记中记叙如下:

“回人毙一虎,献于庆参赞庆昌处,剥皮取骨,将以煎合为胶。”

但是,真正见到和猎取了新疆虎的人十分罕见。也没有见到塔里木河、孔雀河流域的罗布人使用虎皮制品的记载。

——这很奇怪。

斯文·赫定(Sven Hedin,1865年2月19日~1952年11月26日) ,瑞典人,世界著名探险家

即使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斯文·赫定在罗布泊考察时,也未能亲眼一睹老虎的雄姿。

1896年,斯文·赫定从南到北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时,在克里雅河尾闾见到一个独居的怪老头,他生于斯、长于斯,一辈子从没有离开过那片茂密的林地。这个怪老头告诉斯文·赫定,3年前这片林地中曾有老虎出没。

斯文·赫定曾参加过一次罗布猎人的围猎活动,但看起来应该是一无所得,他只画了一张“陷井中的老虎”的速写。

斯文·赫定1899年的速写:陷阱中的老虎

当地人告诉斯文·赫定是毒蚂蚁灭据了新疆虎

普尔热瓦尔斯基和斯文·赫定考察中曾留下很多精彩的照片,但没有见到一张新疆虎的照片,他们如果亲眼见到——哪怕是尸体, 相信也会留下照片的!

直到现在,还没有听说国内有新疆虎的标本。据说,1990年夏天,中国学者杨廉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博物馆见到了一张色彩斑斓的新疆虎虎皮。据介绍,这是1900年初斯文·赫定在尉犁县英库勒(英格可力)向罗布猎人买的,这头未成年的老虎生前有220磅,由于是毒死的,所以皮张相当完整。可惜杨廉从未向人展示过他拍到的照片。

人们一般认为,从20世纪二三十年代起,整个塔里木盆地就再没有见到老虎活动的确切记载。

1973年2月,在印度新德里召开了保护老虎的国际会议,会上正式宣布:世界上原有的8个老虎亚种中的3种已经灭绝,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新疆虎。

新疆虎是如何灭绝的呢?对此, 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1900年在《罗布泊探秘》第十章中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记述:“当地人还告诉我们,在过去两年来,卡拉库勒湖的岸边没有出现过老虎。他们给我讲述了一个有关老虎的故事,这个故事听起来令人难以相信,但当地人坚持说它是真事。

他们说,母虎产崽时,总是选择没有蚂蚁的地方,因为成千上万的新疆毒蚂蚁会围起小虎崽向它发起进攻,直到最后把小虎崽杀死。当地人把过去两年来老虎没有露面的原因归于此,因为这里蚂蚁的数量比过去大大增加了。”

斯文·赫定指出,如果这个故事出自其他人之口,他就不应在此提及,但这是居住在这里的罗布人告诉他的,他们非常朴实,想象力也非常有限,如果没有实际事实做依据,他们不会编造出这样一个故事来的。

蚂蚁以虎崽为食, 母虎找不到没有蚂蚁的地方生育。这应该是有关新疆虎灭绝原因的珍贵史料。

新疆毒蚂蚁

新疆地质局高级工程师和老虎对峙

但导致新疆虎灭绝的根本原因, 恐怕还是人类的活动。

进入21世纪,在新疆虎沉寂了近百年后,2002年由于新疆旅游探险公司悬赏百万找新疆虎的举动,使关于新疆虎的消息又从四面八方接踵而来。

新疆地质局高级工程师张玉谦说,1960年5月4日,他和同伴一起在米兰河分支清水河和红水河间的一条大峡谷进行地质调查,当走到峡谷一个转弯处时,近处传来沙石被踩动的哗哗声,声音在寂静的峡谷中格外吓人——刚转过弯, 只见前方八九米远的地方站着一只毛色斑斓的老虎!老虎低着头用眼睛斜视着他们。过了一会儿,老虎慢慢转过身去,摇了一下尾巴,走到旁边的一个小山坡上与他们对视着。老虎边看他们,边伸着舌头舔嘴唇上的血迹。两三分钟后,老虎转身离去。后来他们在小山坡后见到一头被咬断喉管的野驴。

新疆罗布泊探险旅行社吴仕广也说了一次意外的发现:2000年11月11日,他与同伴在寻找小河遗址的时候, 在孔雀河下游的一段河床上发现了一排非常清晰的印迹,有11-13厘米长,呈梅花状,印迹一会儿上沙丘,一会儿下河床。根据蹄印的周围环境分析,可能是老虎在出没。

今年78岁的张军给新疆日报反映说,1959年5月9日,他途经玛纳斯县时,见到过县政府的告示。告示上说,在芦苇里发现老虎,请大家务必注意。

新疆啤酒厂的职工郭爱明说,他1976年出差路过精河时,在一个叫沙山子的地方,遇到一个猎人在出售一张虎皮。他说,那张皮肯定是虎皮,毛色黑黄,额头上有一个明显的“王”字。

自悬赏寻找新疆虎的消息传出后,一个月内,五六十条关于新疆虎的消息传出,真真假假很是热闹了一阵。

但是,真正的学者缄口不言。有很多人甚至对寻找新疆虎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还有人指出,寻虎之举实在不妥,即使有新疆虎的个别活体,也不要去找了,因为找到新疆虎之日,可能就是它的厄运之时。

-END-

来源| 新疆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