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取消少数民族考生高考加分。所有加分都应该取消!

安徽取消少数民族考生高考加分。所有加分都应该取消!

乔志峰

安徽:2022年起取消少数民族地方性加分项目,仅适用于省属高校招生。

近日,安徽省教育厅发布《安徽省关于进一步调整和规范高考加分工作的实施方案》。方案明确,自2022年起,取消“侨眷、港澳同胞及其眷属”和“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少数民族考生”两项地方性加分项目。2020、2021年符合条件的高考考生仍具有加分资格,加分分值为5分,仅适用于安徽省省属高校招生。(9月14日新华网)

安徽做得好!期待其他地方也能跟上,期待其他加分项目也能逐步减少,直至完全消失!

毋庸讳言,高考加分已经沦为一种非常不公平的制度,甚至有金钱、权力乃至腐败的渗入。一直以来,高考加分中存在的徇私舞弊、弄虚作假的案例频频见诸报端,更是引发了社会公众对这一制度的广泛质疑。如果说高考加分这一制度犹如过街老鼠,到了人人喊打的程度,恐怕也不夸张。

根据资料显示,教育部规定的加分项目只有14种,而各地实际执行的却多达200余种。这多达200多种的加分,会造成多少的不公平!更严重的是,这里边还存在着无数的弄虚作假和暗箱操作,甚至有一些人在利益驱动下,打擦边球,钻制度漏洞,为谋求加分无所不用其极。比如之前媒体曾经报道过的,浙江某中学参加航海模型加分测试的19名考生中,13名考生的家长“有背景”;北京市曾经把无法监控制作过程的车模比赛作为加分项目……当初高考加分的设计初衷是为了维护教育公平,但在实践当中已越来越背离本意,反对的人当然会越来越多。

2013年3月22日《工人日报》报道,北京高考生加分照顾率超18%。当年5月8日,北京教育考试院发布了北京市2013年高考照顾对象名单。高考照顾政策分为两种:一类为直接加分,另一类为优先录取。北京市高招办主任袁槐莲透露,考生中享受10-20分投档加分的共9700余名,享受优先录取的共3600余名。然而,当年北京市高考报名的考生总数为72736名,这意味着,北京市高考考生总体照顾率超过了18%,几乎每5名考生中就有一人享受照顾,平均每8名考生中就有一名享受直接加分。

是不是很惊人?

全国人民都羡慕北京考生,录取分数低,还有那么多加分的优惠政策。不过,什么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同为北京考生,有些欢欢喜喜得到了加分,有些则因为没有获得加分而受到不公正对待。

媒体举了一个典型例子:

2013年5月17日,高考填报志愿截止的最后一天,北京杨楚(化名)一家终于决定将京外的一所重点大学作为儿子杨天(化名)高考的第一志愿。对于这个决定,杨楚感受到了“切肤之痛”:“是谁剥夺了孩子上一流高校乃至北大、清华的机会?”

杨天就读于北京市一所知名的示范中学,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第一、第二次模拟考试成绩在学校乃至全区都名列前茅。如果发挥正常,根据往年分数线,杨楚认为,儿子有实力冲刺北大、清华这两所高等学府。

“我不敢报北大、清华,因为我是‘裸考’。”直到5月17日高考填报志愿前夕,杨天才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父亲。他所说的“裸考”,就是不享受任何高考加分政策,仅凭原始考试成绩报考大学。

连北京考生尚且如此,遑论其他地方,特别是河南、山东等高考大省的考生了。这是几年前的状况,经过加分瘦身,现在情况要好一些,但问题却并未得到彻底解决,继续制造着不公平。

少数民族可以加分,于是就有人在民族上造假。而最容易操作的造假,就是所谓特长生加分。

五花八门的特长生加分,催生了千奇百怪的“特长”造假,甚至形成了一条黑色利益链。媒体曾经报道过,湖南多名文理状元获武术加分,交3万参训加20分。各种名头的“高考状元”中,有不少是“武术高手”。因为他们都因武术项目获得了20分或10分的高考加分。这一现象,在湖南省娄底市体现得最为明显。知情人士透露,练武术获加分的现象,在娄底市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湖南省内,也是许多考生和家长心知肚明的“潜规则”,并且形成了公开的价码,只要是交了钱、参加了训练,十有八九都会通过。这样的所谓“特殊技能”,何止是是加分工具,更是牟取暴利的工具!试想一下,这些买来的“武林高手”,他们的目的便是为了加分上大学,今后他们不可能会在武术领域有所建树。

考试并非选拔人才的最优制度,但还算得上是一种次优选择,最起码“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但高考加分的存在,却让这种最基本的公平也受到了冲击。所谓公平就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而高考加分则属于人为设置不同的起跑线,这样的制度很显然是不公平的。

窃以为,当前最不愿意取消高考加分的主要有以下几种人:一是手握加分审核权的“相关部门”,例如某省2011年高考照顾加分涉及审核权限最多的是省民政部门,共掌握3类考生的审批权,第二位是教育部门,此外还有侨务、台联、体育等部门;二是加分“产业链”中有利可图的那些链条,例如某些培训机构、比赛的组织者;三是有权有钱的家庭,他们能够凭借强势地位为自己的子女谋取更多的加分机会和“超国民待遇”。很显然,上述这几种人都是不讲公平的,他们正是试图通过制造不公平来攫取更多权力和利益。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曾经表示,高考加分或者降低分数,大体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国家照顾少数民族地区,还有烈士子女等特殊人群,体现对他们的关心;二是为了不拘一格地选拔人才,为了体现对创新人才的倾斜,或者对于某些方面有特长的学生的照顾。

前一种加分,目的是为了照顾落后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的考生,让他们也能获得同等的教育机会。这个加分理由如果放在若干年前,我认为是合理的,因为历史原因造成了一些地区经济的落后和教育资源的不足。但现在已经有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某些地区仍然存在经济的落后和教育资源的不足的问题呢?这恐怕就是“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原因了吧。让其他地区没能获得加分优惠的高考考生为此买单,似乎有“转嫁责任”之嫌。真正解决落后地区的教育问题,最根本的,一是靠发展经济,二是靠加大教育投入,让落后地区的学生能够获得跟发达地区同样的教育资源。这样才更符合教育长远发展目标,也更符合落后地区学生的利益。

后一种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恰恰相反,高考加分的存在不仅不会培养创新人才,还会阻碍学生各个方面的综合发展。高考加分造成了部分学生和家长“功利化”的倾向,什么项目可以加分,大家趋之若鹜;什么项目不能加分,哪怕是学生真正的爱好和特长,也要忍痛割爱。这对学生综合发展是不利的。这里边就有一个加分项目是如何确定的、是否科学合理的问题。北京理工大学一位教授发微博质疑说:“钢琴弹得好加分,那杀猪杀得好,凭什么不给加分?美国哈佛等学校的学生弹琴好的多了去,人家都没什么加分!”在我看来,“杀猪杀得好”跟“钢琴弹得好”之类的技能相比,更实用也更能“造福社会”,为什么就不能加分呢?取消加分对学生的综合发展无疑是有利的,最起码原本那些冲着加分而去的家长,不会盲目地让孩子参加各种培训和活动了。

在现有环境和条件之下,我觉得完全取消高考加分可能也有难度,但可以像安徽这样循序渐进,采取逐步减少、不断规范的方式来进行改革:其一,教育部的加分项目暂时保留,各省内制定的高考加分“土政策”先予以取消;其二,规范加分项目的审核认定,加分照顾的考生向公众公示,接受社会监督。严厉打击弄虚作假、徇私舞弊行为,发现一起严肃处理一起并向社会公示,坚决杜绝加分领域的不正之风;其三,加大落后地区经济建设的步伐和教育的投入,实现教育资源的合理配置,逐步消除加分存在的土壤。

高考加分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取消加分!我们最终的目的是:公平,公平,还是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