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金德雨飞:疫情让纽约街头风景起了变化

【编者按】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发展,美国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已有数月。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9月13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650万例。

相关数据显示,在美国留学的100多万名留学生中,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有40多万,占了1/3强。

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复杂的时局背景下,有很大一部分学生还留在美国,一方面,从历史及个人角度来看赴国外留学,不仅是国家间交流交往之必需,也是人类文明进步之必需,留学之路有必要继续前行;与此同时,置身于这样的时代洪流中,对个人的认知和思考也是面临一场难得一见的局面,是冒险也是机会。

本专题由目前仍在美国本土留学的几名留学生撰写,留下他们在异国他乡对新冠疫情发展的方方面面所做的影像记录和所思所想。

金德雨飞是一个在深圳长大的姑娘,14岁赴美留学,就读于佐治亚州一所寄宿高中,是中国几十万在美留学生中的一分子。

2020年3月,她所在的高中通知紧急停课,5月原本是金德雨飞的毕业典礼,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而被迫搁置。在经历了三次航班取消以后,她选择借宿在当地朋友的家中,后于4月底飞往纽约并居住在一间短租的公寓里。金德雨飞从小接受不同艺术媒介的熏陶,慢慢地对摄影产生了兴趣。在滞留美国的这段日子,她用相机记录了疫情下的美国,这种拍摄也成为了她消遣的方式。

2020年7月,纽约逐渐复工,商铺开门后在门口排队进入的市民。

2020年7月,纽约,商铺门口一个街头喷绘作品。

2020年7月,纽约,商铺为了防止被砸而钉上了木板,木板上喷着黑人人权运动(Black Lives Matter)的标语。

2020年7月,纽约,遛狗的行人在等红绿灯过马路。

2020年7月,纽约,做好防护工作出门的纽约市民。

2020年7月,纽约,在意防护的行人迎面路过没有防护的行人。

2020年7月,纽约,摘下口罩享受冰激凌的行人。

2020年7月,纽约,戴着耳机、口罩的路人。

2020年7月,疫情期间纽约空荡荡的地铁。

2020年7月,华盛顿,公园内一如既往的国际象棋桌。

2020年7月,纽约,暴雨中公寓窗外朦胧的景象。

请回想一下疫情暴发以来个人的心理变化,作为留学生有什么感触?疫情对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

金德雨飞:疫情刚在武汉暴发的时候是担心在国内的家人和朋友,当时真的没有想到几个月之后会变成国内的家人朋友担心滞留美国的我。3月初学校通知停课,马上订了回国的机票,心里窃喜多了三个月的暑假,但是没想到自己回国的激动迅速被三次无情的航班取消给浇灭了。那一周是压力最大的,因为基本每天早上起床要是看到我爸或者我要好的朋友给我发微信就知道航班又出问题了。无法回国,学校宿舍关闭,导致我在美国的朋友家借宿了将近两个月。在朋友家住太久终归是不好意思的,所以在纽约找了个短租的公寓,四月底冲到了当时美国最危险的地方。身边很多朋友都劝我说去哪都别去纽约,但是纽约算是我在美国最熟悉的城市,还有几个很亲近的朋友也滞留在那里,相比起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更愿意冒这个险。现在看来,似乎来到纽约真的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在其他州二次暴发的时候,纽约确诊的人数并不多。在纽约的这两个月每天都挺清闲,自己做饭,看书,健身,追剧。可以说是在过上学时候的梦想生活,但是时不时还是会觉得很无聊,怀念之前忙碌的日子。

新冠流行对于你的摄影创作有什么影响?疫情时期的摄影你重点关注的是什么?你是如何选择摄影对象的?

金德雨飞:因为这次疫情,我的警惕性提高了,对身边事物的观察力也有所上升,可以说现在会发现一些以前看不见的东西。以前的摄影可能拍景会多一些,带有梦幻色彩的。而现在摄影重点比较偏向于人和街边最普通的东西,更加写实。观察不同的人对待疫情的态度和疫情前后街上的一些变化还蛮有意思的。

介绍你在疫情期间拍摄的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你是怎么拍下它的,这张照片你想告诉读者什么?

金德雨飞:这张照片是我在排队进无印良品时拍的,跟朋友聊着天一抬头看到了这个景,就把它记录下来了。之前的游行砸了Soho的一些商铺,这个算是当初留下来的印记吧。玻璃上的碎痕有一种暴发、凌乱的感觉,我个人觉得和游行的氛围是一样的。反光的玻璃折射出对面完好无损的大楼,形成了现实和虚构的对比,一边是破碎的,一边是完美的。

在游行期间被破坏的玻璃门。

疫情期间,你想通过自己的摄影作品表达什么?

金德雨飞:现在生活和以往生活的不同吧。虽然现在的生活肯定没有之前那么舒服自由但是也有它独特的地方。不要一直记挂之前生活的美好,尝试享受当下生活的新鲜点和优点。

其他国际生和美国同学是如何看待这次突然而至的疫情和美国的应对的?

金德雨飞:我身边的国际生大部分都觉得美国这次处理的方式欠妥,心里有苦也不能改变什么,加上现在身处的环境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看一步。我的美国同学也大部分觉得美国对疫情的应对措施确实没做好。

在美国入境与海关执法局(ICE)不断修改针对留学生的签证政策时,你对下一学年有何打算?

金德雨飞:既然已经在美国滞留4个多月了,那下学期肯定要在学校好好上课,不然这4个月的苦就白费了。我大学秋季正常开学,线下线上结合来上。所以我觉得自己还挺幸运,没有受到签证政策的影响。

怎么接触到摄影的?是什么时候开始有意识的拍摄?受到什么摄影师的影响?

金德雨飞:我爸爸一直对摄影很感兴趣,在我小时候经常给我拍照,但也不是专业的。我记得我在小学就经常拿个数码相机到处乱拍,到了高中认识了几个关系很好又对摄影有一定了解的学姐学长,受到他们的影响之后我就开始慢慢地对摄影认真了起来。可能三年前吧,才开始有意识的拍摄,之前都是胡乱拍的。

摄影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金德雨飞:记录自己眼中的世界,记录自己生活中有意思的景与物。

你使用什么摄影设备?是如何学习摄影的?

金德雨飞:Canon EOS M6,没有正统的学过,自己摸索,有问题的时候就向懂摄影的朋友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