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望丨再见港交所:人事复杂高管频繁变动 有人去做数字货币交易所

港交所至今已经有6位出现了新的变动,其中包括刚于8月提交离职的集团法律顾问马颖欣、即将离职的风险总监纪利恒以及市场发展科主管李刚等。

腾讯新闻《潜望》 作者 罗飞

港交所进入动荡期,自从行政总裁李小加决定不再续任后:管理层频繁出现变动。

相较于2019年年报中公布的12位管理层名单,港交所至今已经有6位出现了新的变动,其中包括刚于8月提交离职的集团法律顾问马颖欣、即将离职的风险总监纪利恒以及市场发展科主管李刚等。

更早之前,港交所上市科主管戴林瀚于去年底已经离职,在李小加提出不续任之前。

其中,港交所人力资源主管周绮华的简历已经不在官网显示,港交所方面称其已提退休意向。但是腾讯新闻《潜望》获悉,她真实的计划是离职。

腾讯新闻《潜望》获悉,港交所联席总裁罗力也将于近期离职。港交所对此暂不置评。

罗力是李小加从摩根大通带来的得力助手,港交所业务管理的实际二把手。

除了这些管理层外,港交所其他业务板块的主管们离职的也不少,其中包括了2020年5月从港交所离职的上市科联席主管史琳。

尽管这些管理层门提交给港交所离职的理由各有不同,但是令人不解的是,他们为何集中于这段时间决定离开港交所?

除了史琳和戴林瀚外,港交所其他离职高管都暂未透露或者暂未确定新动向。

人事复杂高管频繁变动

史琳的离开让很多人感到意外,相较于其他离职的高管们来说。史琳离职前是港交所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上市科的联席主管。过去的11年中,港交所IPO募资额曾7次为全球之冠,其中2019年度募资超过3100亿港元。

实际上,自2019年6月另一联席主管杨金隆因为贪腐被调查后,直到今年4月底,港交所上市科实际上都是史琳一个人挑起大梁。

但是4月29日,港交所对外公布刘颖将与史琳一起担任上市科联席主管。刘颖从史琳的下属变成了同级同事。

一周后,腾讯新闻《潜望》则获悉了史琳提交离职的申请,这距离史琳的上司上市科主管戴林瀚离开港交所不到半年。史琳是戴林瀚2013年通过猎头找来的。

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史琳在得知戴林瀚要离开港交所后就有了离职的想法,并开始寻找新的机会。

新上任的上市科主管陈翊庭在2月份接替戴林瀚后,速度提拔了刘颖并列为上市科联席主管。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对于史琳的决定并不意外。陈翊庭曾于2007年至2010年期间在上市科任职,这次相当于是高升回归。腾讯新闻《潜望》从不同的信源获悉,陈翊庭是由港交所董事会主席史美伦找来的,两人私交较好。对此说法,腾讯新闻《潜望》暂未能联系两人置评。

陈翊庭是香港人,平时讲粤语多,普通话并不标准,被外界归类为港交所的“香港派”。陈的前任戴林瀚是英国人,和史琳等在港交所日常讲英文的人则被成为“老外派”。戴林瀚在去年底离职,现在英国香港商会全职担任董事。

史琳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虽然自己普通话也不错,但是不会粤语,在港交所都是以英文交流。她也透露,囿于语言的问题,她和上市科不少同事除了工作之外,并没有太多其他的交流,甚至有些同事透露出怕她,觉得她太严肃。

对于自己离职的原因,史琳则归结为,在港交所待了7年,是自己所有任职经历中时间最长的一次。在戴林瀚离开后,她觉得是时候换个更有挑战性的工作。

在进入港交所之前,她在美银美林任职内部律师5年多。更早之前,她于非典期间从律所Allen&Overy美国总部搬到香港办事处。那时候愿意来香港的美国律师并不多,她觉得自己可以试着挑战一次,没想到在香港住了这么多年。

用她的话说,在港交所7年,见证了很多上市改革的历史,从最初她们和香港证监会力争阿里巴巴2013年来港上市却失败,直至去年阿里巴巴顺利回港二次上市等。在这些案例中,她也看到了香港监管部门过于保守的一面,她和团队的一些新想法却反复被否决,理由倒也不复杂:监管机构过于谨慎地创新。

和史琳相比,同为从港交所离开的高寒感受则更深。在港交所时,高寒为港交所中国客户关系及市场推广部主管,和即将离职的李刚都属于上市发展科。高寒主要负责在内地推广港交所的产品,包括港股通及债券通等。

和其他国际化交易所一样,港交所一直也试着尝试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高寒在港交所时曾经希望尝试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创新。这种创新相当于用区块链技术及通证化来实现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部分应用。

这个蓝图是足够美好的。在外界看来,港交所有资源、有经验、也有资金,确实非常适合来做这个尝试。

在2018年初离开港交所之前,高寒一直在内部做推演,并花了半年的时间来寻找具体解决方案,但是最后失败了。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作为香港的监管机构,港交所有太多的束缚了,更多考虑的可能是担心区块链创新会导致其风险过大。

港交所对于新技术的风控态度较为谨慎。对于其尝试区块链的传闻不时被理解为数字货币时,李小加不得不跑出来强调“港交所从来没有要进军数字货币领域,我们要探索的是区块链技术等新科技的应用。”

于是高寒决定,自己出来做一家数字资产交易所。

史琳的新去处:数字货币交易所

这家数字交易所就是后来史琳对外公开的新去向:高寒的创业公司香港数字货币交易所。

对于加入这家公司的理由,史琳倒是非常清楚。在离开港交所的这几个月,她一直希望找一个新的方向,比如Fintech或者区块链等。用她的话来说,律师出身的自己,去过律所也在投行做过,现在离开监管机构,不想再重复以前的工作,希望能够与律师有关的新工作方向。

尽管也参加了不少fintech的论坛,也聊了些潜在机会,她却没有看到特别合适的机会。和很多在疫情期间不敢离职的人不同,史琳主动离职后想过,若是最后没有特别合适的机会,她则会考虑休息一段时间,或者提早退休也不错,毕竟没有经济压力的问题。

在今年7月左右,她通过朋友推荐后和高寒见面,随后决心加入。

高寒2018年重启了当时在港交时的想法,并将其命名为香港数字资产交易所。相当于是用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将一些暂未能在公开市场上市的资产进行数字化交易。和传统的上市板块不同,除了区块链底层技术外,这些交易都通过数字货币进行交易。意图为那些还在进行C轮或者D轮融资的项目,增加融资和退出渠道。

半年后,他找来了当时港交所的技术搭档左涛加入。相较于常规的数字资产交易所来说,高寒的交易所除了虚拟货币交易外,更重要的是要做STO,即证券型通证发行。

这相当于就是将数字资产项目进行IPO。这在新加坡等交易所已经先试先行过一段时间。2019年7月10日,新加坡交易所入股的STO交易所1exchange启动了首个项目。更早之前的2016年11月,新加坡金融监管局就发布了金融科技监管沙盒指引——这正是当前香港证监会正在做的事情。香港监管最新的动作则是计划在沙盒指引后进行虚拟交易所牌照发放。

高寒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尽管香港数字资产交易所2018年才成立的,但是过去两年里,其也一直在和监管机构沟通,希望可以成为最早拿到监管沙盒指引下的牌照机构之一。

在此之前,已经有包括BC科技集团(00863.HK)等三四家数字资产交易所,已经与香港证监会沟通很长时间,但是截至目前,香港证监会暂未发出任何虚拟交易所的牌照。高寒的交易所可能成为最早拿到牌照的几家公司之一。据腾讯新闻《潜望》获悉,香港交易所并不计划成批发放牌照,而是一家一家的发放。

尽管STO能够通过通证在不同国家级地区的交易所进行交易,实现跨国跨时交易,但是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在最大的问题则在于这些项目的流动性。就现在新加坡的案例来看,当前的流动性并不很好。

更早之前,国内也出现过一些专门为项目招股书的中介机构去美国提交STO,但是募资并不顺利,暂未见到有成功的案例。

这里关键的问题在于STO的规则,相当于现在传统交易所上市的上市规则。高寒说,这也是所有的交易所都需要面临的问题。

“这就是为何要与史琳合作的原因。”高寒毫不避讳地表示,史琳作为之前港交所上市科联席主管,律师出身的她对于香港监管和上市规则较为熟悉。更为重要的是,史琳和监管沟通向来较为顺畅。

史琳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现在香港的数字交易所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她也没有非常明晰的框架,最后也要反复去和监管沟通后才能明白,到底怎样的规则是适合当下的监管要求的。她也表示,STO规则中对于各个行业的估值是如何实现等都需要有一套完整的打法。这些并不容易一下子实现,需要时间和案例来推动。

高寒也认同这个观点,认为当前并不着急,数字交易所STO的业务能够在两三年后成熟已经算是快的了。最让高寒自豪的是,相较于很多之前香港的数字交易所来说,现在香港数字交易所最大的特点则是创始团队,除了投行团队的王世斌外,他和管技术的左涛、以及负责法规的史琳、负责风控的Sam Liu都来自港交所。

对于STO板块的预期,高寒非常排斥早些年香港数字货币市场的鱼龙混杂,甚至不少发空气币或者空气项目的。他希望自己的STO项目首先是真正解决企业融资目的的项目,或者是和数字化资产接近的比如5G、AI等项目。

香港数字交易所的创始团队背景,或将成为香港证监会发放牌照时的加分项。高寒表示,这也是团队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就能够吸引来了超过100个机构投资者客户的主要原因。高寒透露,这些机构投资者中不乏一些中环大基金公司,有些则是他早年在港交所时的客户们。

从港交所离职而来的这些团队成员们,正摩拳擦掌等待合规牌照发放,来大显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