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东警方成功抓获一名“漂白”身份潜逃22年之久的网上逃犯!

近日,如东警方成功抓获一名“漂白”身份潜逃22年之久的网上逃犯。这起案件的成功告破,如东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七中队指导员康刚是当之无愧的“关键先生”。鲜为人知的是,从警13年来,这名“特别能战斗”的南通刑警在追逃工作中屡建奇功。

△康刚(左一)

两年抓获潜逃20余年逃犯8人

1998年初,四川女子王某琼因赌博欠债太多,利用在当地劳动局上班的工作之便,贪污了公款14余万元。她当时的男友陈某民知道后,没有上报检举,而是帮助女友携款潜逃。2011年,王某琼在四川被警方顺利抓获归案,但由于当时技术限制,陈某民意外逃脱。

今年年初,通过大数据分析研判,康刚发现广东东莞一名叫做陈某明的男子和在逃疑犯的陈某民的个人信息极为相像,很有可能是同一人。经大量信息汇总碰撞,康刚最终确定陈某民将身份“漂白”成陈某明,目前在东莞一家私人机械公司打工。

康刚随即带队赶赴东莞实施抓捕,在当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下,于7月5日11时许顺利将潜逃22年之久的陈某民抓获。当康刚亮明民警身份,陈某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躲了这么多年,还是被抓到了。”(阅读链接:漂白身份潜逃22年!蜀黍们终究把他“挖”了出来)

陈某民也许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南通刑警是个追逃高手,尤其善于发现“漂白”身份的逃犯。

今年35岁的康刚毕业于南京森林警察学院,他说,当刑警就要能抓住“老鼠”,虽然追逃难度大,但康刚一门心思“钻”了进去。平时一有空,他就坐在电脑前梳理在逃人员信息,潜心梳理分析。

“我去年就开始关注这个逃了22年的案件。”康刚说,这些逃犯“漂白”身份,不仅要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更希望自己以普通人的身份正常生活,但他们的在逃身份注定异于常人。很多人为隐藏自己,长期独身一人,尽量不四处走动,不结交朋友,从事的工作也多为不需要多与人接触的简单体能工作。

康刚已经从案件中总结了不少“实战经验”。藏于黑暗不等于消失无踪。2018年以来,康刚先后带队抓获“漂白”身份潜逃20余年的各类外网逃犯8名,抓获本地“清网行动”期间多次未抓获的逃犯1名,外省和本省其他逃犯10余名。

“在逃只是时间问题,归案都是迟早的事儿。”康刚直言,有些对象要经营几个月甚至整年,但抓到逃犯比彩票中奖都开心。

△康刚(右一)抓捕犯罪嫌疑人

宿舍里总有只行李箱,每年至少出差3个月

走进康刚的单位宿舍,总有一个装满行李的深灰色登机箱,里面装着当季够穿一个星期的换洗衣服。“夏天装三四件T恤,要是有出差任务,把洗漱用品和卷宗放到箱子里就能走。”每年,康刚最少有3个月在外出差,说走就走是他的工作常态。

追逃需要前期的拉锯研判,更需要抓捕时的争分夺秒。2010年12月,贵州榕江县的李某海因涉嫌盗窃被如东公安上网追逃。2010年,李某海与同乡多次在如东盗窃电缆线。案发后,侦查员多次赶赴榕江抓捕李某海都无功而返。

2019年,“云剑”追逃期间,李某海又重新回到了康刚的视线。康刚与前期抓捕组的侦查员交流得知,李某海反侦察意识极强,善于利用当地的地形躲避抓捕。赶赴榕江后,康刚与当地警方配合研判发现,李某海本人已经离婚,李某海的父母亲也已离婚,李某海和母亲的户口均已迁出。李某海如同“人间蒸发”,所有联系方式均已停用。表面上看,确实没有任何好的线索条件。但康刚分析李某海应该停留在当地,必定会与家人保持一定联系,如何将这些线索摸排上来而不惊动嫌疑人是关键。

康刚找到了李家所住村,通过相关人员机智地从李某海的母亲处了解到,她和儿子在隔壁的从江县停洞镇上的一工地打工。根据前期工作,康刚知道,李某海还有个哥哥叫李某春,正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李母所说的儿子极有可能就是李某海。顺着这一线索,康刚与当地警方沟通,很快摸排出李某海干活的具体工地。2019年9月30日下午,多方配合之下,成功将李某海抓获。

追逃惊心动魄,曾被误认为劫持

追逃工作往往过程曲折,甚至是惊心动魄。

2018年10月,康刚发现广西南宁上网追逃的一起命案的两名逃犯踪迹,其中一人躲藏在广西百色市,另一人黄某可能藏匿在广西崇左市。康刚带队赶赴广西进行抓捕,在百色市抓获一名嫌疑人后连夜驱车赶往崇左市。

黄某犯案后潜逃28年,当时身份已经“漂白”。因为案发时间久远,黄某近些年在当地已经成家,从事烧烤行业。到达崇左当夜,康刚没想到一去烧烤店就在门口遇到了黄某。黄某应该还没得到同案犯落网的消息,所以还在正常出摊。崇左市和越南交界,如果黄某越过边境躲藏,抓捕只会更难。

抓!康刚和队员很快控制住黄某,将黄某带上车。黄某的妻子不知黄某是网上逃犯,以为有人劫持,叫着店里的帮工、亲戚、周边店的朋友,追着康刚要抢人,还报警求助。康刚一刻不敢松懈,直接驱车300多公里将黄某带至南宁市。直到将黄某移交给当地警方,康刚才长舒了一口气,连续的奔波、满身的疲惫、紧绷的神经在那一刻烟消云散。

“很多漂白20多年的逃犯会选择两广地区作为落脚地,因为20年前正好赶上南下的浪潮,两广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特别多。我去的次数多了,在当地认识了很多的警察朋友,他们也给我的工作提供过很大帮助。”出生在宁夏的康刚,有着西北汉子特有的豪爽,常年出差在外,全国各地到处飞,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警察朋友。许多同事出差在外遇到困难都会想着找他来联系协作,大大提高了办事效率。“我们经常交流追逃工作,有时候就觉得天南海北的兄弟帮着我一起织了张追逃大网,在逃人员肯定无处遁形。”康刚说。

(来源:如东公安微警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