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纵横古今中西 大千山水世界

张大千在美国加州环筚庵庭院

张大千平生山水画风数变。有研究者称:以敦煌之行及巴黎之行为界,敦煌之行前为所谓前期(或谓拟古期),以综合融汇古代名家为能,“融古人而有我”,主要着眼在“像”;敦煌之行至巴黎之行为中期,复古而融汇隋唐气象、宋元风骨,主要特征在“劲”;巴黎之行后为晚期,直承张僧繇、杨昇、王洽诸人而成泼墨泼彩之法,一新艺坛面目,而以“放”为最大艺术特色。可为的论。不过,不管是前期伪作八大石涛,还是中期力追黄鹤大痴,抑或晚期上溯北苑巨然、纵笔写游屐所至,其情感基调却几乎没有大的变化——如果一定要说有大变化,就是离开大陆之前是“蜀中山水冠中华”,离开大陆之后则是“中国山水甲天下”,尤以从1949年离开大陆到七十年代中回台定居期间所作为最要;而他蕴蓄在几乎所有山水作品中的主题“家国情怀”,其感情的烈度则随着年岁的推移愈加强烈,表达方式也愈加直接,以至于临死前力作而未竟的《庐山》,“待洗瘴烟横雾尽,过溪高坐峨眉山”,笔底排山倒海、歇斯底里般的呐喊似乎下一秒就要破纸而出,令人无法不为之动容。

本季我们征集了数件张氏山水,包括1925年作《后赤壁赋》、1934年作《钓归图》, 1948年作《溪岸闲居》(刘寒枫旧藏),1968年作赠老友王天循的《白帝清晓》、《泼墨山水》,定居台湾后于1980年作的《阿里山》等,均披肝沥胆,或曲或直、或隐或显,在在不忘家国之思。以下试为分说。

张大千 后赤壁赋

立轴 设色纸本 1925年作

175×44 cm

【题识】

大涤子有此本,盖坡公后游赤壁也,临奉承德老兄鉴家博,乙丑大千倚装。

【印文】

季爰之印、大千居士

【曾熙题跋】

季爰自得冉所藏大涤巨幅册子,笔力更雄厚,此帧写东坡后游赤壁,儒冠古服真能得其划然长啸草木震动之旷怀大涤原本,恐尚不能到此,承德先生雅属,乙丑十月三日曾熙。

印文:曾熙之印、它山之石

张大千此帧《后赤壁赋》作于1925(乙丑)年,前人石涛曾画过,上部有曾熙对这位弟子此作颇为推许之题跋。构图上,巨石斜亘,占据了四分之三画面,突出了《后赤壁赋》中“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履巉岩披蒙茸,据虎豹,登虬龙”之意,于变化中求得和谐,于墨色的局限中求得完美效果,以奇制胜,富于创造性,将赤壁的山石统一为整体表现出来,同时又交代了平远、深远、高远的场景,浑然一体,小中见大,含蓄地表现了赤壁的雄奇壮美。在人物设置上,东坡在山崖前端严而立,须髯飘洒,表情凝重,若有所思,与山水融为一体,既表现了其博大的胸襟和磊落的性格,更突出画家绘画技巧和综合功力的高深。从绘画风格上看,是典型的“石涛”风格,无论用笔用墨和构图,均十分经意为之。

张大千 临石涛钓归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7×100cm

【题识】

1.足迹不经千万里,眼中难尽世间奇。笔锋到处无回顾,天地为师老更痴。大涤子本,大千居士临之。

2.此予三十年前所作,当时极意效法石涛,唯恐不入,今则唯恐不出,书画事与年俱异,盖有不期然而然者矣。甲辰四月展观,点染数笔因题。爰翁。

3.流水含露冷,渔人罢钓归。山中境何似,落叶鸟同飞。再录大涤子句。

【印文】

苦瓜滋味、浪花无际似清湘、张季、大千、归鞠庐、大千唯印大年

【鉴藏印】

寒枫草堂

【展览】

「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四)」,保利艺术博物馆,2012年5月。

【著录】

1.《张大千书画集》(第七集),图版7,(台北)厉史博物馆,1990年。

2.《名家翰墨》(第40集),第59页,香港翰墨轩有限公司,1993年5月。

3.《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集》(四),第51页,保利艺术博物馆,2012年5月。

张大千 临石涛钓归图(书法及印章)

20世纪20年代,张大千以善仿石涛画作而闻名于世,仿作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许多著名的收藏家和画家皆被其假画迷惑过。此幅系大千在30年代仿石涛的作品,于1964年重题。画面构图简单,一条小溪蜿蜒流向远方,近景的坡岸十分平坦,岸上伸出数丛蒿草和短枝。溪旁有一条同样蜿蜒的小路,一渔夫头戴笠帽,肩扛鱼竿,缓缓而行。画幅中间有一座小木桥连接两岸,岸上乱石堆栈,密树成林。前方水流、溪岸最终与天地合一。这只是一幅小景,但画家放笔纵横涂抹,笔意奔放,墨韵清润,既富于文人画的游戏三昧,也不失大家气概,典型的石涛风格。

张大千 临石涛钓归图(局部)

图上有张大千当时的题词:“足迹不经千万里,眼中难尽世间奇。笔锋到处无回顾,天地为师老更痴。大涤子本,大千居士临之。”紧挨其旁又有三十年后的再题:“此余三十年前所作,当时极意仿法石涛,唯恐不入,今则唯恐不出。书画事与年俱异,盖有不期然而然者矣。甲辰四月展观,点染数笔,因题。”这一“出”一“入”,因加上了“唯恐”两字,恐怕就不只是寻常的“出入传统”之涵义了。

张大千 临石涛钓归图(书法及印章)

张大千 临石涛钓归图(局部)

张大千 临石涛钓归图(书法及印章)

这三十年中,张大千无论在绘画理念还是绘画实践上,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此画作于1964年,当时大千移居海外,在德国科隆等地巡展,展卷阅读以前的旧作,一方面可对比自己风格前后变化的痕迹,另一方面亦引起了一股乡愁。从画中再一次题写的石涛诗句:“流水含露冷,渔人罢钓归。山中境何似,落叶鸟同飞。”颇可体味到大千的心境。

张大千 溪岸闲居

立轴 设色纸本 1948年作

107×49 cm

【题识】

戊子十二月二十三日写颂寒枫道兄五十初度,大千弟张爰再拜。

【印文】

张爰、大千

【来源】

香港佳士得1995年春LOT273。

【说明】

上款「寒枫」道兄为刘寒枫,民国时期沪上金融巨头,酷爱收藏,与张大千、齐白石、吴湖帆、于右任等过从甚密,民国时期曾在上海、苏州举办个人收藏展,收藏颇丰。

张大千 溪岸闲居(局部)

《溪岸闲居》写于1948年,是时大千寓居上海李秋君邸瓯湘馆,日日与祖寒、秋君兄妹等谈画论诗,共探艺事。而此时大千在古画收藏方面亦可谓大有收获,尤以五代名家董源之《江堤晚景》闻名,后更得董源之《风雨出蛰》和《潇湘图》,大千喜不自胜,将此三件画作合称为「三源图」。

张大千 溪岸闲居(局部)

与张大千同庚的刘寒枫是海上金融巨子,所蓄齐白石、吴湖帆、张大千、冯超然等人作极多。此幅作于1948年刘氏天命之年,时张大千自敦煌之行后融汇大痴黄鹤更为得心应手,《山居图》不仅即可见出王黄鹤牛毛皴等手段,更直接合《夏日山居》《青卞隐居》诸图,其中机关,一见即知。案张氏同年二月有赠“天玺堂”主人孙爱棠之《山居杂咏》,与此图大同小异,足证张氏对这一图式多有会心;再细推之,而这一图式其实来自张大千前几年借居青城山上清宫所得。青城山本来就是张大千发抒家国思的主要题材之一,在他幅青城题材作品中,张大千曾题款称:“莫倚阎浮思故土,人间弹指有沧桑”,读者自可窥其心事。

张大千 泼墨山水

立轴 水墨纸本

182×91 cm 1968年作

【题识】

戊申春孟。蜀人张大千爰。

【印文】

西川张爰(二次)、金石同寿

【著录】

《海上风》,第118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3年9月。

【说明】

1968年2月21日下午3时,台湾制片厂邀请张大千拍摄彩色记录片。张大千在历史博物馆二楼当场挥毫作画,完成这幅泼墨山水中堂。绘制本幅泼墨山水的全过程,一一记录在名为《张大千的画》的记录片中,这是张大千第一次拍摄作画的记录片。1977年1月吴树勋又拍摄了大千先生绘制荷花的记录片。

张大千当年创作《泼墨山水》的影像片段(来源于网络)

此幅《泼墨山水》是属于纯墨色泼出作品的典型代表佳作,创作于1968年,尺幅之大,技法之纯熟,使人瞠目结舌。张大千在宣纸上尽情挥洒,用他娴熟而酣放的笔法,借着淋漓生动的墨色,表现出山色空蒙,林立翡郁,烟云变幻之奇,使作品呈现文学化,韵律化的意境。在一片朦胧中隐约出没几间房舍与几株杂树,点醒山水的生活趣味。天水以烘染来加强画面的气氛并与云气掩映处相呼应,从而使画面一气贯串而不悖,轻重抑扬,高低急缓,充满节奏感。

张大千 白帝清晓

镜心 设色纸本 1968年作

99×191 cm

【题识】

井络高秋隐夕晖,片帆处处忆猿啼。有田谁道不思归,白帝彩云天百折。黄牛浊浪路三迷,音书人事近来疑。吾年三十五岁时写巫峡清秋,依浣溪沙题之。一时朋辈和之甚众。顷者天循乡兄索写此图,嘱录旧作,今真欲归不得矣。五十七年重九前五日,爰。

【印文】

大千唯印大年、大千世界

【著录】

1、《名家翰墨》(第40集),第103页,香港翰墨轩有限公司,1993年5月。

2、《现代书画投资丛书·张大千卷》,北京出版社,2005年。

【说明】

上款人王天循,四川重庆人。张大千同乡好友,早年赴美经商,为旧金山著名侨领,曾任旧金山四川同乡会会长。王氏好书画,在大千先生留美期间国王甚密,获赠画作多幅。大千先生更收王氏幼子为义子,与王氏以亲家相称。

王天循生平传纪《留美集》,张大千封面题字

张大千 白帝清晓(书法及印章)

张大千 巫峡清秋

1936年作 北京2011春

成交价:RMB 43,700,000

张大千一生曾以巫峡为题作画数幅,此幅乃忆游之作,笔墨酣畅、纵横恣肆。他充分利用了水的随机性和表现力,来描绘云雾缭绕、山清水秀的场景,山体厚重,墨线、墨块随机生发,蕴含着自然山川无限的生命力。

张大千 白帝清晓(局部)

画有三美:曰大,曰亮,曰曲。所谓“大”者,指的不光是画的尺寸和篇幅大,而是角度要大,要开阔。就是一张小画,也要能从小中见大,虽小景而有大气势、大寄托。所谓“亮”者,是指一副画能在众人的作品中最为突出和醒目,让人一眼见到,就能为它所吸引,所震撼。所谓“曲”者,就是说画里面有股曲折不尽的意思,让人不能一眼看穿,而是感到余音袅袅,回味无穷。

——张大千

张大千 白帝清晓(局部)

细观此作,看似洋洋洒洒、随心所欲,其实法度谨严、格调高雅。山体皴擦与墨染相结合,画中点景之物、水色树影,均有浓郁的石涛笔意,既见传统用笔用墨的功力,又有泼彩泼墨的酣畅淋漓。文静雍容,一点没有粗暴的火气,藴藉而深沈。其在处理泼与勾、粗与细、抽象与具象、文静清俊与气势恢弘等的多样统一方面,显示了极高的艺术造诣。

张大千 阿里山浮云

镜心 设色纸本 1980年作

66.5×136 cm

【题识】

蓬池几回干,桑田几番改,谁信天地间,竟有山头海。六十九年岁夏孟忆写二十年前阿里山旧游。八十二叟大千张爰。双溪摩耶精舍。

【印文】

张爰大千父、张爰之印、庚申、千千千、摩耶精舍

【展览】

《大师的过去、现在及未来:张大千作品在加拿大首展》巡展

第一站:温哥华美术馆展出,2000年11月30日-2001年1月28日。

第二站:维多利亚美术馆,2001年3月2日-4月22日。

【著录】

1、《张大千书画集卷2》 ,第30页,台湾历史博物馆,1980年。

2、《张大千书画集》第133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

3、《大师的过去、现在及未来:张大千作品在加拿大首展》,第53页,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2000年。

【说明】

香港苏富比2002年春Lot125

成交价:HKD 1,852,000。

张大千在阿里山

阿里山景致

阿里山云海名列台湾八景之一,此幅《阿里山浮云》是大千先生八十二岁时忆游之作(张大千先生曾于1959年与在台诸门人同游阿里山)。该幅作品以泼墨为主,几乎看不见勾勒、皴擦法的影子。然山脚几笔简单的房屋勾勒,顿使抽象笔墨转化为万千气象,实乃笔简意周、意趣天成,这样自然的笔法描绘出的画作气质和画作的题目十分吻合。张大千还曾创作过《阿里山晓色》,其忆游作品在简化实景的同时却增强了对神气的表现,增强了意境的感染力和画幅的整体效果,更有真情的流露。

张大千 石壁翠屏

镜心 设色纸本 1982年作

90×45 cm

【题识】

石壁翠屏开,寒泉曲涧回。云柯暗到脚,古屋破风雷。信笔作画,信笔题字,老眊可笑也。七十一年春节后,八十四叟张爰,台北外双溪摩耶精舍。

【印文】

张爰大千父、大风堂、壬戌、摩耶精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