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格陵兰20天,伊卢利萨特、世界最北的酒店和爱斯基摩人

遥远的被冰雪覆盖的格陵兰,是所有幻想与神秘的源泉,炫目的极光、无垠的苔原、闪烁的冰柱、诡异的冰山,近乎极限的寒冷和几乎不开口说话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

惦记了很久,9月终于成行

选择伊卢利萨特落地,是因为绚丽的伊卢利萨特冰峡湾,2004年冰峡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自然遗产

Airbnb上订的民宿,这是伊卢利萨特的房东Flemming的家

昨夜没有极光,窗口一弯弦月伴我好梦

醒来时,窗下的港湾在晨光里深蓝浅蓝

不知道冰海日出是怎样的绚丽,匆匆赶去海边

格陵兰的房子很童话,或许是因为明媚的色彩可以点亮每年三四个月的漫长极夜?

天际微红

不远处的冰山站成了一堵厚重的墙

沉睡了亿万年的礁石还没有醒来

一艘轮船缓缓进港,惊起海鸥无数

不知道是不是明天我们要坐的开往努克的航班?

太阳出来了,天空粉红粉蓝

冰山和船都被朝阳点染上金色

海湾的怀抱里,有两块浮冰波澜不惊

天亮了

小小的渡口开始忙碌

红飞机又运来了新一批乘客

仔细研究伊卢利萨特的地图,其实镇子很小,一天足够走遍

---------------------

先往东北方向,去瞧瞧传说中的世界最北的酒店:The Hotel Arctic

彩色的港口

被猎杀的海豹

无处不在的冰山

彩色的小木楼孤零零地站在礁石上,冰海浩瀚

这些,银光闪闪的半圆形物体,难道,是外星人的飞碟?

北纬69° 14' ,西经51° 04',这是世界最北的酒店:北极酒店 The Hotel Arctic

五间圆顶小屋是酒店一部分

铝制的小屋带有舷窗,大大小小的冰山远远近近地漂浮在窗前

屋内温暖舒适,5月、6月极昼的午夜,品一杯冰酒静看冰川,最是相宜

太贵,没舍得住

继续往前走,看见世界最北的狗窝

一只爱斯基摩犬媚眼如丝

-----------------------

小镇西北面是爱斯基摩人的聚居地

红色的邮局,可以在世界的尽头给家人朋友寄一张格陵兰的明信片

忙碌的工地,已经是9月,要在冬季来临前建好温暖的彩色的家

蓝色的教堂,教堂门前圆头圆脑的垃圾桶很可爱

还有,有点卡通的警察局,格陵兰的犯罪率“很高”,因为只有统共只有5.6万人,只要有一个人干坏事,犯罪率就上去了

路边成群的爱斯基摩犬在狂吠,也许是不用拉雪橇的日子太寂寞

它们不是汪汪汪地叫,而是:敖而~~~~~

这是狗还是狼啊,汗

村头的公告牌上贴着要求把自家的狗用铁链拴好的告示

据说以前是散养的,自从咬死了一个两岁的小孩就严格要求拴起来

关上耳朵不去听凄厉的嚎叫,继续欣赏格陵兰的美色

也许是这世界尽头的苍茫正合了我的频率,一阵阵欣喜咚咚有声

不经意心底飘过一句席慕容:沧桑的20年后,我的魂魄夜夜归来

一路回响,不绝于耳

-------------------------

猜这又是什么?

是以前爱斯基摩人住的房子,为了保暖,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

伊卢利萨特已经开发了,再往北,爱斯基摩人的古村落里,还是住这样的房子

门口是用鲸鱼骨搭起的拱门

爱斯基摩人是捕鲸高手,格陵兰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上帝因为人类的罪恶降下大洪水,没有登上诺亚方舟的爱斯基摩人驾着自己的kayak独木舟随水漂流,快要饿死的时候,一头驼背鲸自愿献身为他们提供食物,爱斯基摩人因此幸存下来

以后每年的春天,鲸鱼都会来到北极,为爱斯基摩人提供食物

爱斯基摩人对鲸充满了感激之情,他们会为每一头被猎杀的鲸举行仪式,为它们的灵魂祝福,把它们的骨头留在它们死去的地方

鲸鱼骨拱门如同一种图腾,守护着这个古老的狩猎民族

去格陵兰之前,一直以为爱斯基摩人跟圣诞老人长一样,见了面才知道,原来跟我长一样

据记载,爱斯基摩人(因纽特人)的祖先来自亚洲,属于黄种人,大约是在一万年前走过白令海峡去到北美洲

因为当时是世纪冰河时期,在封冻的海上可以从亚洲直接走到美洲

公元前4000年到公元1000年,爱斯基摩人又以加拿大极地的岛屿作跳板,自北美渡海到达格陵兰西北部,多次迁移、逐渐定居下来

在北极地区的4000多年里,爱斯基摩人每年必须面对长达数月的黑夜,抵御零下几十度的严寒和暴风雪

他们仅凭一叶轻舟围捕地球上最庞大的鲸鱼,只用一根梭标、甚至赤手空拳和凶猛的北极熊较量

一旦打不到猎物,全家人、整个村子、乃至整个部落就会饿死

能在如此恶劣严酷的环境里生存繁衍,爱斯基摩人无疑是最强悍、最勇敢、最坚韧不拔的民族

严酷环境中锻炼出来的强大的自制力,使爱斯基摩人乐观、积极、友好,被称为“永不发怒的人”

走遍了伊卢利萨特的角角落落,回到Flemming家做晚饭

厨房的落地窗前,一抬头被远处海面的云光魅惑,急匆匆奔去海边,看到了此生最美的落日

写太长了,下一篇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