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两年还债4个亿,我十分想看《真还传》

网上发酵了一整天,大伙儿应该都知道罗永浩这事儿吧?

昨晚是《脱口秀大会3》的总决赛,老罗自曝始于2018年底的6亿欠款,已经还了近4亿,没有意外的话,未来一年应该能还完。

到时候可能会拍一部纪录片,片名都想好了,就叫《真还传》。

看到他T恤上熟悉的logo,相信不少锤粉已经留下了兰州拉面般的泪水。

很快,《真还传》的封面海报也就位了

(via.咪咕音乐现场)

哥下午刷到这图的时候,直接喷出了秋天第一杯奶茶的第一口,网友们太有才了。

这个消息还惊动了人民法院报,专门去核实了老罗作为被执行人的情况,并在官微确认:是真的!

全网如此喜大普奔,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于他昨晚表现太炸。

回顾那段脱口秀首秀,你会发现那6个亿的债务真给他带来了不少变化。

当然,最大的变化就是他个人不再做手机了。

尽管其一手创办的锤子在全盛时期“一度差一点收购苹果”。

可以,这很老罗,我们应该不可能从第二个创业者口中听到这般狂言了。

得知他欠了6个亿后,他身边人的反应都很好笑。

因为他比较胖,他母亲以前跟他通话总是说不要吃夜宵,不要胡吃海喝,但是6个亿的新闻一出,她打电话都是“以后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

更绝的是他老婆,在家焦虑了很多天后,突然跟他说“要不咱们也去美国”。

全场哄然大笑。

此处应提到“下周回国贾先生”,但老罗话锋一转,又callback到“收购苹果”。

看出来了,讲脱口秀他也是认真的。

否则也不会从节目刚开始到收尾,都有网友“黑转路/粉”了。

哥觉着,他还是对自己的定位不够准确,早点来搞脱口秀哪还有6个亿的事儿啊?

时间线拉回2019年11月,向来号称“业界良心”的罗永浩,因为锤子科技拖欠供应商款项,被法院下了限制消费令,不能坐飞机、软卧和高铁。

对此,他真情实感地发了一篇长文回应。

说自己本可以破产清算一走了之,但自己的责任心不允许自己这么做,还在公司最艰难的时候签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

文中两次表示,就算“卖艺”,也要坚持还完。

于是,新东方英语老师出身的老罗踏上了创业还债的道路。

他说本以为只要认真工作、努力赚钱,社会和公众就会给出一个相应的认可,但并没有。

无论他做什么,都有人骂——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可以跟某些流量明星四舍五入了。

他给游戏代言,被骂“你变成了你年轻时最讨厌的那种人”,这把他整糊涂了。

他还举了一个自己小时候沉迷游戏、被老师数落的故事。

陈老师:你们这些没出息的孩子,拿着父母挣的血汗钱给游戏公司,有本事你挣游戏公司的钱给你父母送去啊!

N多年后的老罗:

他也开始上一些综艺节目,被骂“从一个体面的企业家变成‘戏子’,跪下来赚钱”。

支持他的声音说:不管不顾地埋头赚钱,就是一个成年人最大的成熟和体面。

但他觉得这话也很奇怪,自己接这种商务一直很谨慎啊。

这话一出,又是全场掌声,大张伟和李诞一边苦笑一边站起来鞠躬。

最后,老罗总结了自己赚钱还债的“卖艺”项目,一个比一个不沾边,一个比一个邪乎……

反正听说他还做“婚丧嫁娶主持”的时候,老骂他的那些人就彻底崩溃了,可能也是突破他们想象的底线了,就不再骂他了。

这里哥还想讲讲他“直播带货”的业务。

他说得很明白,还债嘛,不赚快钱难道还去搞什么回报周期长的项目?30年过去,钱是赚到了,债主指不定还在不在呢。

总的来说,老罗搞直播带货其实是干回了老本行,靠嘴巴吃饭。

从哥认识一锤粉的朋友圈看,他这步应该是走对了。

“我的青春结束了,老罗开始卖别人的手机了。”

“老罗把胡子刮了,我的青春结束了。”

……

2011年,老罗买了一台西门子冰箱,发现冰箱门关不严,跟客服纠缠无果后直接买了三台冰箱,带到西门子总部门口把冰箱砸了。

之后他又砸了一次,直到西门子官方道歉,这事才算完。

很多人说,就是老罗砸向西门子的锤子,让他拥有了第一批锤粉。

但仍有很多人不能理解这群人的坚持,宁愿被万人嘲讽,也要继续喜欢他支持他——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也可以跟某些流量明星四舍五入。

2020年,老罗喝下第一口带货的奶茶,直播间里默契地刷屏“这是中杯还是大杯?”时,路人或许能感知一二。

粉丝们很买账,逛直播间的积极性老高了。多少直男不会为一哥一姐花一分钱,但酒量再差也要买老罗的五粮液。

谁敢相信,下图真不是他宣发人员的朋友圈,而是哥那位普通的锤粉朋友。

老罗:早知道直播这么简单、赚钱这么容易,我还卖个锤子手机。

但其实,这条路一开始走得也不稳当,卖货首秀上他就翻了好几次车。

推荐小米时,他表示最喜欢的功能是新款手机可以逆向充电,掏出来的却是iPhone;推荐极米投影仪,竟然在对方CEO在直播间的情况下,口胡说成坚果……

老罗以他自己的方式道歉了,鞠了个90度的躬,大伙儿心酸地看到他依稀可见的头皮。

这个喊出“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理想主义者,终究要给品牌方一个解释。

他是真经不起又一轮失败了。

曾以初代网红教师的身份开始创业,做出的牛博网、英语培训、锤子科技以及电子烟等等,都没能完整地走到现在。

所以沈腾才说,老罗的事业经历了很多终点。

哥记得最绝的一次,是他从手机业务转战电子烟。

刚发布旗下电子烟广告不到20分钟,官方就发布禁令: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行业冥灯”一战成名。

当然,对于这个称号,老罗一开始是不认的。

但说的人多了,他也就不把这当回事了。

面对大家跪求他进军房地产业的情况,他还能语重心长地抖机灵:年轻人,不能指望有特异功能但跟你非亲非故的陌生人啊!

怎么说呢,佩服这位脱口秀OG的才华,更佩服他赚钱还债的能力。

想必很多路人都好奇,他这4个亿怎么还的,婚礼主持人真那么赚?

哥去翻了一圈新闻,大部分应该是当时卖手机业务的收入,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里他也说过,已经还掉3亿左右的债务了。

可就算只有1个亿,也很厉害了。

看看老罗,再看看昨天感慨万千的张富贵。

别动不动就中年人迫于生活的无奈了,为了卖货刮个胡子而已,“过些天就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