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当年一句话,男子赌气20年没有回家

9月25日,开往西安北的高铁准时停靠在虎门站,坐在轮椅上的高峰(化名)在亲友和志愿者们的帮助下上了高铁,他将去往阔别了20年的家——陕西。此次高峰能顺利回家,离不开在东莞市公安局南城分局胜和派出所民警、“让爱回家”志愿者团体等共同努力。

9月25日,高峰在众人护行下上了高铁

流浪者被民警发现,送往医院救治后偷偷离开

8月13日,民警在银丰路进行日常巡逻时,看到一名流浪者躺倒在路边,上前询问情况后,发现该流浪者深感不适,随即拨打120送往南城医院救治,他就是高峰。派出所民警随即到达南城医院对高峰进行身份识别,但核查未果。当时高峰第一次接触南城公安分局胜和派出所,戒备心较强,拒绝提供了身份信息。在医院治疗期间,高峰还自行离开了医院,没了踪影。

高峰在南城医院接受治疗

而在此之前,“让爱回家”志愿者团体早已注意到高峰,尽管高峰拒绝志愿者们的帮助,志愿者仍不时给高峰递送食物等。

志愿者为高峰递送食物

9月2日,派出所民警在银丰路巡逻时再次发现了高峰,此时高峰正赤身躺在路边,身体已经浮肿,并且意识模糊。派出所民警再次将高峰送往南城医院救治,并对其进行DNA比对但未成功,随后,高峰在9月3日又自行离开了医院。

9月10日,在“让爱回家”志愿者以及派出所民警的多次苦口婆心劝说之下,高峰终于主动前来派出所称想联系其家人,这是高峰第三次接触胜和派出所。但高峰在外流浪时间过长,对于自己名字和老家地址已经记忆模糊,仅记得自己的小名,并且老家在华山附近,村子边有卫星信号塔等零碎信息。

志愿者和民警对高峰进行劝说

辗转查找,艰难的回家之路

在志愿者与高峰交谈中,发现高峰有疑似陕西口音,“让爱回家”志愿者团队负责人雷慧玲随即联系其陕西老乡朋友在当地帮助查找失踪人员,经过辗转多次查找,终于确定了高峰的真实身份并联系其家属。据了解,高峰是陕西渭南人,于2000年外出打工后便与家人失去联系。

9月12日,高峰的弟弟从山东赶到东莞后,高峰与其父母进行视频通话,在通话期间高峰深感愧疚,视频中高峰母亲语重心长地说了句“回家吧”,高峰再也忍不住落泪并当即表示想回家。

“我混不出个人样,我不回来!”,就是这样一句话,高峰离开了家,这句话也成了自尊心强的高峰在外流浪多年以及之前拒绝透露个人信息的主要原因,因为害怕家人知道他没出息。

由于高峰已在外流浪20年,样貌变化也较大,受现实条件所限无法对高峰进行DNA比对,高峰弟弟也无法确认其身份。加上高峰身体较为较虚弱,需要在医院作进一步治疗,其弟于16日离开并返回了山东。

高峰与其弟时隔20年相见

高峰在南城医院进行治疗后,目前身体情况较稳定。同时经过志愿者与其家属进行多次沟通后,高峰家属决定于25日来东莞接高峰,并与其一同乘坐高铁返回陕西。

面对高昂的医院治疗费用,南城社会事务局主动出面并协调解决,为高峰报销了全部医疗费用,并为其购买高铁票等物资。高战峰因长期失联导致户口注销也由南城公安分局协调虎门高铁站派出所出具证明确保其能乘坐高铁返回陕西。

高峰家属为表感谢赠送锦旗

9月25日,在医院出动救护车、公安局一路绿灯护送以及志愿者陪同送行之下,高峰终于坐上了回家的高铁。

让爱包围东莞,护你回家

高峰能够顺利回家,离不开南城公安分局的耐心劝导以及积极展开搜寻工作,也离不开南城社会事务局的积极资助以及南城医院医务人员的尽职尽责,更离不开“让爱回家”这个志愿者团体。

“让爱回家”作为一个寻亲流浪人员的公益组织,目前全国已经有140多个救助团队、3000多名志愿者,并且先后成功救助过3750多人回家。

高峰与对其给予帮助的单位和组织合影

而作为“让爱回家”志愿者团队负责人之一的雷慧玲(以下尊称“雷姨”),在此之前已经亲历救助了200多名流浪人员回家,从帮助丢失证件的流浪人员补办证件和联系安排工作到帮助走丢老人和小孩归家,这些大大小小的事,雷姨都亲力亲为。

9月12日,是高峰弟弟从山东赶到东莞与高峰相见的日子,也是雷姨的生日,但她依然来到现场,协助高峰与其弟弟沟通的相关事宜。

雷姨生日当天仍亲力亲为救助流浪者

“父母给我第一次生命,他们给我第二次生命”,这是高峰临走前说的。儿子回家也大概是高峰父母收到最好的中秋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