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公司全面剖析-国通信托

1.国通信托简介

国通信托坐落于“九省通衢”武汉,是注册地在湖北省内唯二的信托公司之一。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发,地处疫情重灾区的国通信托受到了投资者和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

一、历史渊源

国通信托,全称为“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从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方正信托”)化身而来。

方正信托前身为武汉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国际信托”),2010年1月23日,经银监会(现“银保监会”)批准,武汉国际信托被重组并重新登记,成为了后来为人所熟知的“方正信托”,2010年11月26日正式开业运营。

2016年11月4日,银监会(现“银保监会”)批准方正信托股权结构调整,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金控”)跃至控股股东之位,原控股股东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正集团”)落至第三位;2017年5月24日,方正信托正式更名为“国通信托”;自此,国通信托正式上线。

二、股权结构

国通信托的控股股东为武汉金控,持股比例为67.51%;第二股东为东亚银行有限公司(简称“东亚银行”),持有19.99%的股权;剩余12.50%股权在方正集团名下。

三、综合实力

截至2020年9月,国通信托的注册资本为32.00亿元,排名37。

截至2019年末,国通信托的注册资本为32.00亿元,排名第37位;公司的总资产为81.52亿元、净资产60.56亿元,排名分别为第37名、第42名,较2018年均上升一位。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余额为2068.40亿元,排名第35位,位居行业中游;其中集合资金信托余额为892.62亿元,位居行业第37位。

国通信托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1.65亿元,位居行业第36位;其中信托业务收入9.79亿元,占营业总收入比重84.03%,排名第33位,也属于中游段。公司实现净利润5.00亿元,排名第43位,较2018年滑落11位。

受疫情影响,国通信托2019年年报延期至2020年6月12日公布,因而无2019年用益信托综合实力排名。

备注:用益信托研究院于2020年5月9日公布“2019年信托公司排名”,国通信托于2020年6月12日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故而国通信托无2019年综合排名;公司信托余额2019年单项排名系好信托研究院结合用益信托研究院单项排名比较得出。

2.股东背景

2016年11月,武汉金控从方正集团接手方正信托的控股股东之位,业内有人戏称方正信托从央企信托变成了地方信托,这也看出了国通信托控股股东背景变化。

一、控股股东--武汉金控

武汉金控最早以“武汉经济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之名成立于2005年8月8日,由原属武汉市委办、局持有的武汉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武汉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武汉工业国有投资有限公司、武汉建设投资公司、武汉市农业投资有限公司、武汉火炬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武汉长江经济联合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创业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和武汉市民发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等九家单位国有股权合并重组而成。

2015年8月8日,武汉经济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武汉金控”。自成立之初,武汉金控就由武汉市国资委100%控股。

作为湖北省首家挂牌的金融控股集团,武汉金控拥有银行、金融租赁、信托、保险、公募基金、期货、资产管理、担保、产业基金、票据经纪、金融资产交易所、金融外包服务、小贷和典当等多家金融、类金融机构。

国通公司在武汉金控之中的地位不可轻易撼动。

2016年,方正集团转让方正信托57.51%的股权武汉金控名下,自此国通信托成为了10家地方政府实控的信托公司之一。

武汉金控名下金融机构虽多,但国通信托的地位却是不可轻易撼动的。

其一,信托牌照是武汉金控转型的重点布局。武汉金控初始成立目的是整合武汉市委办、局名下各家城投平台,方便资源在平台间的调配。2015年8月,公司变更名称为“武汉金控”,并向金融控股公司转型。时隔仅一年,武汉金控以50亿元的价格、100.74%的溢价从方正集团取得方正信托的控制权,可见武汉金控对于这块信托牌照的青睐。

其二,国通信托系武汉金控直接控股的三家金融、类金融公司之一。武汉金控宣称拥有“金融牌照已达10个,类金融牌照10个”,但直接控股的金融、类金融机构仅有三家,分别为国通信托、武汉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即“武汉金交所”)和湖北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其中,信托牌照最为稀缺、含金量也最高;从注册资本看,国通信托也位居三家之首。

其三,国通信托董事长为武汉金控重要管理层,武汉金控副总经理冯鹏熙兼任国通信托董事长。早在2013年11月武汉金控尚未成为方正信托控股股东之时,冯鹏熙先生就受武汉经发委派担任方正信托董事之职;其后于2017年1月,冯鹏熙先生升任国通信托董事长并持续至今。武汉金控官网显示,冯鹏熙先生曾担任武汉经发总经济师、江汉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武汉金交所董事长,持有高级经济师、美国特许金融分析师(CFA)、金融分析师(FRM)资格认证,可谓是实力与经验并举。

二、二股东--东亚银行

东亚银行成为方正信托股东的时间可以追溯至2010年1月重组之时,方正信托全称中“东亚”两字即体现了东亚银行的重要性。

自2010年起至今,东亚银行凭借19.99%的持股比例稳坐二股东宝座。得益于东亚银行的外资背景,国通信托也是目前8家外资入股的信托公司之一。

东亚银行于1918年在香港成立,是一家老牌华资银行,是恒生指数成份股之一,主要给香港、大中华区以及海外客户提供全面的零售及企业银行业务。2007年,东亚银行在内地外资银行中首批注册成立全资附属银行——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同年,东亚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目前东亚银行对国通信托也是财务投资,并不参与国通信托的经营管理。考虑到现在监管部门对于信托公司转型的迫切度不断升级,如何利用外资股东优势突破自身局限也是国通信托实现转型升级的方向之一。

三、三股东--方正系淡出

号称“中国最牛校企”、“汉字拥抱计算机时代之功臣”的方正集团曾创造了无数辉煌;然而,由于未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不具备清偿能力,方正集团于2020年2月18日被申请破产重整也令人咦嘘不已。

对于国通信托公司来说,“方正系”势力淡出或许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方正集团不仅让出控股股东之位,董监高成员中方正系人员也淡出国通信托。

让出控股股东之位

自2010年1月起方正集团就以70.01%的持股比例牢牢占据着控股股东之位。2014年8月,方正集团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方正信托12.5%股权,业内人员表示方正集团早萌生退意,甚至传出方正集团希望彻底退出方正信托股东之列。

该12.5%的股权最终被方正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高科以5.80亿元公开竞拍获得,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并未获得银监会(现“银保监会”)的批复。

2016年3月,方正集团再次在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所持方正信托57.51%股权,直接交出方正信托控制权,挂牌价格50亿元。该股权于同年4月份被武汉金控摘得,但直到同年11月份,上述股权变更事项才获得银监会(现“银保监会”)的批复。自此,方正集团正式让出控股股东之位。

方正系人员淡出

2015年初,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举报方正集团多名高管涉嫌内幕交易、侵吞国资等,原方正集团总裁兼方正信托董事长余丽女士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受上述事件影响,2015年11月,时任方正集团副总裁的李胜利先生紧急上任,接替余丽女士出任方正信托董事长。

仅隔一年多,方正信托控股股东易主,并且公司董事长由武汉金控推举的冯鹏熙先生接任。2017年国通信托董监高换届选举,根据2017年年报信息显示,公司新董事会、监事会中均只保留一名方正系人员;高级管理人员中除国通信托总裁周全锋先生仍留任外,其他方正系人员在2018年全部退出。

3.方正信托时期VS国通信托时期

国通信托近5年的发展情况,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

以2017为界,2010年至2016年归属于“方正信托时期”,以2017年为起始至2019年归属于“国通信托时期”。

一、方正信托时期

在方正集团领导下,方正信托自2010年正式运营起一直保持上升趋势,在2014年到达顶峰,公司综合实力排名为第29名。2015年初受方正集团被调查影响,公司开始走下坡路,同年方正信托综合实力达到谷底,排名第57位;2016年公司排名小幅回升至第51位,却也已不复昔日的辉煌。

此时的方正信托虽然综合表现不佳,但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从盈利能力看,2015年至2016年间,方正信托分别实现信托业务收入11.67亿元、10.15亿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总收入的76.38%、81.43%,从侧面体现出在控股股东的负面影响下方正信托的信托业务依旧表现出来较为稳定的盈利能力。

从信托业务看,2015年方正信托新增主动管理型信托规模633.36亿元,占当年新增信托计划的76.45%;2016年,公司新增主动管理型信托规模为524.07亿元,较2015年减少17.26%,但仍保持在“500亿元”规模,受公司实际控制人易主影响有限。

二、国通信托时期

2017年,国通信托重新挂牌开张,在新控股股东武汉金控的带领下,公司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自武汉金控接手后,国通信托2017年、2018年综合实力排名分别为第48位、第35位。2019年,因国通信托延期披露年报,用益信托未能提供其综合排名。比较2018年、2019年两年的数据,国通信托的诸如管理信托规模余额、营业收入、净利润等主要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变化较为明显的是国通信托的盈利能力。2019年,国通信托实现营业总收入11.65亿元,较2018年的12.91亿元减少9.76%;其中公司实现信托业务收入9.79亿元,同比减少17.38%;信托业务收入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比重为84.01%,也是近3年来的最低值(2017年、2018年的占比分别为94.95%、91.80%)。同年,公司实现净利润5.00亿元,亦较2018年减少了23.31%。

从年报信息看,国通信托收入、利润双降与管理信托规模回落有着密切联系。2019年国通信托新增信托规模1016.14亿元,较2018年的2368.81缩减一半有余(57.10%);其中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规模445.57亿元,较上年的1676.91亿元减少73.43%。

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规模骤减究其原因,既与监管部门要求“压降通道业务”有关,也同国通信托的“重通道业务”发展政策相关。自武汉金控年入主后,国通信托也走上了通过扩张通道业务壮大公司管理信托规模的发展模式。从数据上看,2016年公司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规模1233.96亿元,较2015年新增规模195.14亿元翻了五倍;2017年公司新增通道业务规模继续扩张至1652.74亿元,较2016年增长33.94%;2018年公司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继续小幅提升1.46%,实现规模1676.91亿元。反观公司近5年新增主动管理型信托规模依次为633.36亿元、524.07亿元、590.17亿元、691.90亿元和570.57亿元,基本保持在17%上下浮动,虽然表现较为平稳,但整体规模偏小,对于政策环境变化的抗压能力不足,2019年信托业“去通道化”政策一出,国通信托依赖通道业务创造出的小高峰也难以维持了。

从信托资产的分布看,无论是方正信托时期,还是国通信托时期,公司信托资产投向均以工商企业和基础产业为主。2016年至2018年公司信托资产分布在金融机构的比重有所提升,2019年受通道业务减少影响,房地产投向的信托项目又重回前三甲之列。

数据来源:国通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

从主动管理型信托类型看,国通信托较为偏好其他投资类和融资类。2018年,公司主动管理型其他投资类、融资类信托规模分别为255.51亿元、273.85亿元,占当年主动管理型信托余额比重为33.29%、35.68%。2019年,公司加大了对融资类项目的发行,规模扩大至409.16亿元,较2018年增长49.41%,占比提高至59.33%;其他投资类项目规模减少22.23%至198.71亿元,占比28.81%,仍保持在第二位。

目前信托公司业务尤其是非标融资类业务容易触及2020年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十五条规定的“30%”、“50%”非标红线,国通信托也面临这样的困境,想要维系这种的发展模式要么增加公司净资产、要么加大标准化类资产规模,或者加强创新能力、实现转型升级,不论哪一条道路,国通信托未来发展都面临着较大的挑战。

4.国通信托管理能力

一、风险项目

据好信托研究院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起,国通信托(包含方正信托时期)刚发生风险项目44个,其中归属于方正信托时期的风险项目有36个,剩余8个为国通信托发行的信托项目。

(一)方正信托时期

据好信托研究院不完全统计,方正信托时期发生风险项目36个,违约时间最早可追溯至2014年4月。其中,被动管理信托违约项目12个,主动管理风违约项目24个。

违约项目中投向艺术品的项目有1个,即“楚凤2号艺术品投资项目”,根据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该项目仍处于强制执行阶段,未能完全退出。

房地产投向有11个,融资方均为当地房地产商,抵押房产、物业多以销售,剩余可供执行资产难以覆盖项目未退出本息,公司2019年年报仅披露了1起房地产类未决项目,即“东兴12号常州银河湾明苑项目”,其余项目后续情况不详。

工商企业投向违约项目有7个,公司年报可查询项目2个,即“华门控股信托贷款项目”、“中广建设集团流贷项目”,均处于强制执行阶段,其余项目不明。

剩余违约项目中有4起为政信类项目基本延期之后进行了兑付;1起为伪政信类项目方兴322号句容赤山湖PPP项目目前还处于延期之中,该项目由江苏赤山湖生态产业有限公司作为融资方,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提供保证担保,项目成立之初句容市政府为融资方股东之一,且提供了差额补足,项目成立不久,句容市政府就退出了融资方股东之列,2019年初南京建工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影响了该项目的正常兑付。当时国通信托单方面宣布项目延期一年半至2021年3月22日,未获投资者认可,后来投资者上门维权,国通信托不仅拒见投资者还以扰乱秩序将维权投资者扭送公安机关。

(二)国通信托时期

国通信托时期,公司主动管理的发生违约的项目共8个,7个均政信类项目,剩余1个为伪政信项目。

7个政信类项目中,2起为2020年以前违约,违约区域为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和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剩余5起项目均在2020年之后发生违约的。目前3个项目部分兑付,剩余的4个项目均处于延期兑付中。

一起伪政信项目“东兴192号运城中心棚户区改造项目”,该项目也是充满话题。2020年4月16日,国通信托在官网挂出公告,宣称项目延期半年终止,公告中提及“要求运城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尽快履行远期回购优先级信托受益权的义务”;紧接着,运城城投发声明并不承认对项目有回购义务,系虚假合约;就在众人以为又要发生“萝卜章”事件时,国通信托回应双方于2018年1月22日签署过《信托收益权转让协议》并在武汉市江天公证处办理了公证,可谓是反转又反转。目前,该项目计划延期半年,预计2020年9月30之前兑付。

二、行政监管

从2015年至今,国通信托共收到4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120万元。

2017年3月28日,银监会(现“银保监会”)湖北监管局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鄂银监罚决字[2017]2号),因存在经营决策不审慎、信息披露不到位的违规行为对公司予以行政处罚,罚款50万元。

2017年12月26日,银监会(现“银保监会”)湖北监管局连下发3张罚单(鄂银监罚决字[2017]45号、46号、47号),指出公司在设立信托计划时,未对部分委托人是否为合格投资者进行严格资格审查,以及在信托业务经营中,违规接收了地方政府部门提供的承诺函,被予以罚款70万元,两名相关责任人被警告处分。

第一张罚单的处罚对象为方正信托,17年12月的三张罚单处罚对象为国通信托,刚好是新旧实际控制人交替时期。有业内人员称,国通信托的罚单也是为方正信托买单,因为方正信托较早开展政信类项目,盘子做的比较大,国通信托接手后需要一些时间去清理、整顿;不过也有人士表示,国通信托的这几张罚单传递出信托业开始新一轮“严监管”。

自2017年以后,截至目前,国通信托未再收到新的行政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