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政治集会成为疫情传播加速器

美国的一场政治集会。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作者 史春树

持续蔓延的疫情让当下的美国散发出令人不安的气息,但大规模政治集会仍在美国不断出现。

9月中旬,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内华达州举办了一场室内助选活动。尽管当地政府早已发布禁止超过50人在室内聚集的命令,这次集会还是按计划举行了。在接受当地媒体《拉斯维加斯评论杂志》采访时,特朗普总统表示,保持社交距离可以有效防止病毒传播。不过,根据《华盛顿邮报》的说法,大约5000名听众中,很多人并肩就座,并未保持社交距离。这难免会引发人们对此类集会成为“超级传播事件”(SSE)的担忧。

关于SSE与美国各地疫情之间联系的报道逐渐增加。8月,一份未经同行评议的论文称,南达科他州的一场摩托车巡游活动可能导致25万人感染新冠病毒。

另一桩“实锤”的SSE与缅因州的一场婚礼有关。《波士顿环球报》报道称,“62名参加婚礼和婚宴的宾客中,很少有人戴口罩。”在这场婚礼之前,小镇米利诺基特没有新冠肺炎病例的记录。婚礼结束后,一切都乱了套。

相关报道称,“婚礼当天,一位宾客报告出现症状。4天内,又有几个人病倒了……最终,将近一半的宾客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的说法,截至9月中旬,与这场婚礼存在联系的病例增至270例,至少8人死亡。

值得注意的是,婚礼主办者对所有宾客进行了体温检测,事发当天并未发现异样。因此有人推测,无症状感染者将病毒带进了婚礼现场,酿成了这场灾难。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在其官网上记载了SSE的历史案例,包括公共卫生史上著名的“伤寒玛丽”事件。该机构还介绍了导致SSE风险上升的两大类因素:“环境因素包括人口密度及卫生保健机构中感染预防和控制措施的贯彻情况,行为因素包括注意个人卫生、社会习俗、及时求医、是否遵守公共卫生指南。”

美国《大众机械》杂志网站认为,社会习俗在传染病大流行期间的作用不容低估。2010年H1N1流感暴发时,大学毕业生们依然坚持握手。“毕业典礼是一个具有社会意义的聚会,是一场充满仪式感的活动,标志着个人和社会的转型。”当时的一份研究报告写道。就像握手之于毕业典礼一样,拥抱和跳舞也是婚礼的必备节目,而这些都会导致感染风险增加。

美媒认为,比起婚礼这种活动,政治集会似乎安全些,因为与会者不管站着还是坐着,都面朝大致相同的方向;他们可能大喊大叫,但不会直接把飞沫喷到其他人脸上。所以,有乐观者认为,缅因州那场婚礼中高达50%的感染率,不至于在政治集会上重现。

那么,如何计算政治集会带来的“超级传播”风险?

以内华达州的这次集会为例,美国CDC的数据显示,在这个州,新冠肺炎感染率约为10万分之2431;按这个比例推算,在一场有5000人参加的集会中,可能潜伏着122名新冠病毒携带者。如果所有人以“九宫格”方式均匀分布在会场内,经过简单计算可以知道,976人(122×8)会接触到病毒。

一般认为,病毒携带者周围1米以内的人最有可能被波及。2018年,一项由航空公司资助的研究显示,飞机在停机坪上等待4个半小时后,在空气流通不畅的情况下,54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中的38人患上了类似流感的疾病。

由此不难看出,在封闭且拥挤的场合,个人防护措施是非常重要的。从内华达州集会现场的情况看,不少与会者没戴口罩,还有一些人随意把口罩挂在耳边或下巴上,这些显然不是好兆头。

此外,参照过往经验,竞选集会一般选在人口稠密的地区举行,比如,拉斯维加斯郊区就有十分密集的人流,其中不少是外地游客。考虑到这一点,即便在会场内接触病毒的人绝对数量不多,他们在散场后造成的影响也不容低估。此前,特朗普总统在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市举行的集会引起批评,因为在活动举行两周后,该市确诊病例激增。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