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种族“至暗史”:少数族裔伤痕难平

新华社北京9月29日电(记者杨定都 柳丝)山火狂烧、烟尘蔽日、疫情肆虐,美国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近来遭遇多重打击。“火灾以及在加州导致1.4万人死亡的新冠大流行,就像是对该州及其诸多不公平现象的CT扫描。”《华盛顿邮报》这样评论。

“诸多不公平”中,美国社会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是一个突出的存在。正如美国学者托马斯·索维尔在《美国种族简史》一书中所说:“肤色在决定美国人的命运方面,显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8月28日,数以万计的美国民众聚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林肯纪念堂附近,抗议针对少数族裔的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并纪念以争取美国非洲裔民权和经济权利为目的的“向华盛顿进军”行动57周年。(新华社发 阿兰摄)

种族歧视无所不在

加州是多种族移民大州,当地少数族裔遭遇排外和歧视的历史也折射出整个美国社会存在的这一痼疾。

1931年,加州洛杉矶市警察突袭奥尔韦拉街一个市场,逮捕了数百名墨西哥裔美国人,并把他们强行驱逐到墨西哥。这是美国对拉美裔长期歧视历史上的一个插曲。

19世纪中叶,美国与墨西哥爆发战争,一半以上墨西哥领土被美国吞并,包括如今的加州、得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等地约2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那里的拉美裔居民便成了美国公民。此后,墨西哥人等拉美移民大量进入美国。

美国国内反拉美裔的情绪也随着移民流入而增长。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美国各地针对讲西班牙语者的暴力很常见。大萧条期间,拉美裔沦为美国经济衰退和失业问题的替罪羊,多达200万墨西哥裔美国人被驱逐出境。

2019年8月7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的一个公园里,参加集会的墨西哥裔退伍老兵罗曼·帕扬手举反对种族主义的标语。(新华社记者王迎摄)

种族歧视始终伴随着美国历史,拉美裔、非洲裔的遭遇,同样发生在亚裔、阿拉伯裔等少数族裔身上。19世纪80年代的《排华法案》,二战期间关押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9·11”事件后针对阿拉伯裔美国人和穆斯林群体的攻击,全都昭示着一个无法否认的现实:美国少数族裔长期受到系统性、制度性的歧视。

疫情放大种族问题

尽管对少数族裔动辄实施私刑的年代成为过去,但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远未结束,仍以或明或暗的方式体现在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执法、经济、民生领域。

执法领域的种族歧视司空见惯,美国频频发生的白人警察对少数族裔滥用暴力的案例即是明证。经济民生领域,少数族裔在教育、就业、职业发展、收入等方面难与白人享有同等机会,少数族裔与白人之间的贫富鸿沟不断扩大。统计显示,拉美裔美国人拥有的人均财富仅为白人的不到十分之一。

今年以来,新冠疫情的冲击令美国种族问题暴露无遗。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在新冠感染率方面,美国拉美裔是白人的2.8倍。报告说,美国系统性的公共卫生和经济不平等,使少数族裔的新冠感染和死亡风险远高于白人。

9月28日,行人走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新华社记者王迎摄)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7月一份报告显示,40%的美国成年人说,疫情暴发以来,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或冒犯性言论越来越多。近三分之一受访亚裔美国人表示,自己在疫情期间曾遭遇带有主义性质的侮辱或嘲笑。

“白人至上”毒瘤难除

美国种族问题的根源之一在于白人至上主义。

本届美国政府上台后,一些政客出于政治目的,非但无意弥合种族鸿沟,更是把身份政治、移民政策等当作政治角力的工具,导致美国社会白人至上主义越来越猖獗。排外主义和仇恨犯罪愈演愈烈,少数族裔处境更加艰难。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一些政客对移民的污名化助长了仇外情绪,进一步加剧了民众对外来移民的负面情绪。与此同时,美国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种族歧视抗议席卷全美,而激进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也走上街头,种族矛盾日益激化。

9月5日,人们在美国新奥尔良参加反对白人至上主义的集会。(新华社发 魏兰摄)

据美国媒体报道,今年以来至少有497起白人至上主义者袭击反种族歧视示威者的事件。美利坚大学反种族主义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伊布拉姆·肯迪说,美国处在“白人至上恐怖主义的危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