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冠死亡人数破百万,疫情给世界带来哪些改变?

肆虐全球大半年的新冠疫情,终究还是来到一个“至暗时刻”。9月28日,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疫情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死亡病例已超过100万。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其为“令人痛苦的里程碑”。世界如何会遭遇“百万+”的新冠之殇?这场疫情又将给世界带来哪些深刻改变?

100万可能被低估

从有关节点数据中可以发现,仅仅9个月时间,全球新冠死亡人数走出一条惊人的上行曲线。

1月末,当死亡人数还只是三位数时,似乎并未引起全球特别关注。之后,在3月13日上升至四位数、超过5000例时,一丝危险的气息骤然扩散;不料短短一周后,到3月20日,这个数字就翻了一番突破1万;到4月初,死亡人数更是猛增5倍,达到5万多人。紧接着又是一周之隔,4月9日,死亡人数翻倍,迈过10万大关。两个多月后,这条曲线攀升至一个更恐怖的高点,到6月末超过50万。而从50万增至如今的100万仅用时3个月。

美联社称,新冠在9个月内致死100余万人,杀伤力已远超H1N1流感、艾滋病与疟疾。2019年全年,全球69万人死于艾滋病,40万人死于疟疾。2009年同样被世卫组织定义为“大流行”的H1N1流感,最后造成全球57.5万人死亡。目前,新冠的危害仅次于结核病——去年150万人因结核病死亡。

在这100多万死亡病例中,美国(超20万)、巴西(超14万)和印度(超9万)占到近一半。

专家表示,真实数字可能还要高。世卫组织紧急情况计划执行主任迈克·瑞安28日说,实际感染和死亡数字很可能被低估了。

世卫组织警告,在有效疫苗广泛使用之前,死亡人数可能会达到200万。

在死亡人数攀升之际,全球疫情形势也不容乐观。在各国此前看到疫情趋缓而逐步放松“封锁”、重启经济后,又遭遇病毒的猛烈反扑。眼下,欧洲甚至被怀疑出现第二波疫情。不少国家重启“封锁”或限制措施。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目前,全球新冠确诊病例已近3330万。

世卫组织官员28日表示,世界将不得不“与新冠病毒共处一段时间”。

苦难何以不能避免

100万不是一个抽象的冰冷数字,它意味着100万个曾经活在这个世界上、和我们一样笑过哭过的生命的逝去,意味着100万次的生离死别之痛,意味着100万个家庭或社会关系纽带的破碎与断裂。

然而,最令人痛心的是,“大部分苦难本可以避免。”《纽约时报》写道。约翰斯·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主任汤姆·英格斯比说,新冠疫情固然是非常严重的全球性事件,但是情况本不必如此糟糕。

在分析人士看来,之所以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与国际政治氛围恶化、卫生危机治理缺陷等因素密切相关,以致未能遏制疫情在全球蔓延。

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话说,新冠疫情是一次全面危机,它在地缘政治紧张的背景下暴发,叠加其他全球性威胁,以不可预测和危险的方式蔓延。全球准备不足,缺乏合作和团结互助也是造成数千万人感染或死于新冠的原因所在。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晋继勇指出,过去,在应对埃博拉、禽流感等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时,各国通力协作;但在此次疫情期间,却较难看到大国之间的协调行动。个别国家推行单边主义政策、将疫情政治化,导致多边主义受挫,大国关系倒退,尤其是当前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恶化,冲击了全球卫生治理机制,削弱了世卫组织的协调能力,导致全球无法采取积极的防疫行动。

美国无疑是这次战疫中的“差等生”,对内怠慢抗疫,酿成一场治理灾难;对外破坏抗疫合作,包括退出世卫组织、争夺防疫物资、搞疫苗“民族主义”等。结果,头号强国不是对全球防疫贡献最大,而是对确诊与死亡人数“贡献”最大,不能不说是莫大的讽刺。

从危机治理来看,这次疫情也是对各国和全球治理水平一次前所未有的“压力测试”。一些国家认知缺失、共识缺失、协调缺失,应对动员能力低下,医疗资源严重短缺,导致疫情持续加剧。在全球层面,也暴露出发现、监测、防控和救治体系的短板。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科学家玛莎·纳尔逊表示,防疫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需要各种因素共同起作用。这取决于医疗资源、警惕性、政治意愿以及是否每个人都认真对待这一威胁。如果疾病被政治化,如果政府反应迟缓或不一致,如果每个国家或地区都自行其是,未能制定明确而一致的策略,就更难实现有效防控。

所幸,在一片愁云惨雾中也看到希望的曙光。世卫组织称,全球已有近200种新冠疫苗,处于临床或临床前试验阶段。其中,9种疫苗已进入三期临床试验。

尽管全球百万人死于新冠疫情,但是美联社称,通过奋力挽救这些患者的生命,科学家们现在也更好地了解了如何治疗和预防新冠,这将使其他数以百万计的新冠患者有望存活下来。

世界抗疫实践也表明,只有更坚定维护多边主义,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更加公正有效,持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更加从容应对各种风险挑战。

疫情如何重塑世界

9个月来,疫情既让微观的生命个体付出代价,也让整个世界发生巨变,而世界的变化最终也会反馈到个体身上。

有观点指出,由于新冠病毒自身的强传染性及当前处于高度全球化时代,与过去数次疫情相比,新冠疫情将在更大程度上改变世界。

最近十多年来,全球经历了SARS、MERS、H1N1流感等重大疫情,但是似乎没有像新冠疫情这样如此彻底打破世界的正常运转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各国“封锁”、交通停摆、企业停工、学校停课、餐馆、影院关闭、出入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就连一次聚会都有人数限制……

正如一些外媒所描述的,一个多世纪以来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新冠病毒已经渗透到地球上每一个人口稠密之地,播下恐惧和贫困的种子;在一些国家感染了数百万人,使整个经济瘫痪。

世界主要经济体此前公布的二季度经济数据都惨不忍睹,跌幅均创历史纪录。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全球主要经济体遭受的损失将是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四倍。而经济衰退的背后是倒闭和失业潮,以及可能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包括社会的动荡,特别是在一些贫穷落后的欠发达国家。

还有观点认为,新冠疫情的深远影响尚未完全显现,对世界的重塑还在路上。

对于全球秩序,一些学者认为新冠疫情将成为重塑世界秩序的契机。

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曾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刊文指出,由于欧美的应对相较亚洲国家迟缓,新冠病毒将加速力量和影响力从西方向东方转移。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甚至认为,疫情过后,世界将由新秩序主导,国家之间的鸿沟虽在加深但仍需合作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

对于经贸格局,美国《华尔街日报》预测,新冠病毒将使全球化程度降低。各国政府——包括许多长期支持全球贸易的政府——正在利用这场危机设置贸易壁垒,并吸引制造业回流。在疫情之后的世界中,更多的经济活动或将与国家安全捆绑,因而会被认为需要自给自足,供应链本地化趋势会更加明显。

对于社会发展,这场疫情已经凸显并将加剧贫富差距和不平等问题,对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构成挑战。

联合国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到今年年底可能有多达2.65亿人面临饥饿。全球30年来的减贫努力也将受到重创,新冠病毒可能使全球5亿人口陷入贫困。

同济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夏立平教授认为,新冠疫情将加速百年未有之变局,也会影响国际力量对比,但是国际秩序仍处于量变之中,西方学者所谓的力量转移或者新秩序有夸大之嫌。不过,新冠疫情确实将给世界带来深刻影响,包括政治上,大国关系将更趋复杂;经济上,生产供应链会出现重组,未来会更多与政治、安全挂钩,但是考虑到疫情后需要恢复经济,一些国家需要外部市场,区域经济一体化仍会继续发展;技术上,疫情将促使人工智能、互联网技术加快发展,将深刻改变人类社会的生产和生活;军事上,无人武器、无人战争将会更快登上历史舞台。

疫情是否,以及如何重塑世界,时间会给出答案。对人类而言,更重要的是,站在100万这个“痛苦的里程碑”前,是否能痛定思痛,汲取经验教训,尽快打赢这场战疫。

“有时候,在历史的至暗时刻,人们才会有勇气思考明天。”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阿奇姆·施泰纳说:“我认为我们正处于那个时刻。”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