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琴:24岁不年轻了,我会被互联网内容行业淘汰

李雪琴火了,被称为是“脱口秀天才”。她上综艺轻松闯进决赛、做直播就和头部网红大V雪梨合作。播着播着,雪梨喊来一排帅哥要给李雪琴介绍对象,李雪琴端着碗,眼神低垂,更使劲的往碗里看。

刚刚结束的脱口秀大会上,李雪琴“保六争五”成功,拿了个第五名。通过各种热搜,更多人知道了她:铁岭人、北大毕业、想搞对象。

2019年初,我们从抖音发现了李雪琴,一个既像在讲笑话又像在写诗,把人逗得很开心自己却总眉头紧锁的奇妙创作者。正巧,李雪琴的高中同班同学李佳辉入职 Aha,我们跟李雪琴相识,拍了一期视频。她说了高中的高压生活、北大的专业鄙视链、网红的内容瓶颈和自己的重度抑郁症。

她说她想让人快乐,即使自己不快乐。她想开奶茶店,奶茶能让人快乐。

李雪琴:北大一到期末,看抑郁症的人可多了

发布前夕,李雪琴被吴亦凡点名,众多追星女孩羡慕得不行。她与自我周旋之路却刚刚开始。

李雪琴仍然不快乐,并想知道那些快乐的人究竟为什么快乐。当焦虑成为时代情绪,抑郁症在年轻人中高发。一代人长大了,有钱了,却越来越难快乐时,我们也和李雪琴一样好奇:人有什么理由快乐?

于是有了这档纪实微综艺《陪你上班》,四集,四种不同的职业,四个看起来很快乐的人。每集节目里,一面站着李雪琴,一面站着一位素人:火锅店服务员、私人飞机乘务员、二手车质检师、年入百万的网红。他们有的挣得比李雪琴少得多,有的连大学都没上过,有的与李雪琴有相似的家庭环境。在每集的职业体验中,李雪琴都从对方身上看到了让自己羡慕的一个地方。

《陪你上班》里的李雪琴比《脱口秀大会》上的李雪琴立体、真实无数倍。她不停的哭,不停的放弃,不停的抱怨,不停的反省自己。

那时她还是个北漂,和一起创业的朋友们一起租着房子。她说自己什么都想要,默认所有陌生人都不喜欢自己,好学生当惯了接受不了批评,一犯错就想给人跪下。

2019年,在地铁没有尽头的北京,李雪琴与李雪琴周旋久:

在第一期节目里,昔日的“铁岭土匪”化身为“毛肚小妹”体验火锅店服务员。统一的站姿、统一的服装、统一的服务态度,从头到脚、从上到下的每个毛孔都显得不自在——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被统一要求过。

学历始终是绕不开的话题。有的北大毕业生回乡卖猪肉,有的北大毕业生毕业就当网红,人们在网络上狂欢:“看!他是北大的,竟然回去卖猪肉。”、“看!李雪琴是北大的,竟然做了网红。”似乎拥有着名校光环的毕业生必须按着所谓的“正轨”成长,才算是正确的、令所有人满意的“正确道路”。

可李雪琴不信这个,名校毕业就必须得强大吗?她有她自己的“丧气哲学”:人为什么必须强大?窝窝囊囊的活着不行吗?

在和陌生人沟通时,她会默认为每个陌生人是不喜欢她的,继而在和所有陌生人沟通时,她都是“怕”的。

在我们的采访中,李雪琴也向我们袒露了自己的社交恐惧症。社恐的人大概只想自己呆着,只要是向外的输出,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而每一个社恐90后解决“不自在”的办法,可能都和李雪琴一样:需要感受到对方的善意。

之前有话题#这一代年轻人压力真的更小吗#登上了热搜榜,“压力”再度被公众讨论——年轻人们获得快乐的能力似乎越来越低了。李雪琴觉得自己不快乐,但她有自知之明,她不快乐的原因就是什么都想要:

又想自己过的爽、又想有钱、还想别人尊重她。

“那我当然不快乐了。”

快乐似乎没那么简单,大家都在寻找快乐的面前犯了难。

李雪琴火锅店打工:当网红不如月入五千的服务员快乐

第二集中李雪琴体验了一把私人飞机的空乘,定制飞行和服务、一趟旅程动辄几十万,李雪琴并不懂有钱人的生活。当然,令她不懂的还有自己从事的职业:“网红”。毕竟和她不同,现在的网红出行大抵都是几十万的私人飞机。

在李雪琴眼里,有钱人就应该无糖无卡路里,离得垃圾食品远远的,可空乘师傅卜明子却告诉她,有钱人也吃薯片。

师傅卜明子30岁,未婚,拥有一颗强大的事业心在外打拼,她说她身后有一个好妈妈。在这期节目里,李雪琴意外地准备了惊喜,特意请来了卜明子的妈妈探班。

好几次回家都没带走的姜糖、明子最爱吃的麻辣螃蟹......看着妈妈对明子的爱,拥有强大共情能力的她,哭的比她们娘俩还狠——她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那时候她在别的市里读高中,妈妈为了看她,在大雪天带着一堆东西挤绿皮火车,火车没坐了,就只能垫个报纸睡在过道里。

从13、14岁开始,妈妈独自带着李雪琴生活,和师傅一样,妈妈对于李雪琴来说就像是精神支柱。开心时想到的是妈妈,难过时就更想她了。

她创业、她赚钱,是为了提供更好的生活给妈妈。但在工作中,也干过傻事“直播卖裤衩”;也曾经因为听不懂客户的要求而嚎啕大哭;就会搞网红这些东西,她还觉得自己干不明白。

不太红的网红李雪琴也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干啥。

李雪琴体验私人飞机管家:有钱人想要的服务你根本想象不到

《陪你上班》第三集,李雪琴跟着师父学二手车检测。

什么都不懂的李雪琴要从零学起,可偏偏这位零基础的实习生一上来就遇到了“难搞”的客人。面对客人对她的质疑,李雪琴心里紧张、害怕,“想给他跪下”。

为什么会这样呢?

李雪琴和师父聊天,思考这个问题。她想,或许是因为她从小就是“好学生”,好学生就要全面优秀,要不犯错误。这种长期以来的“驯化”,让她变得谨慎、敏感又胆小,总是害怕自己不够好。

在李雪琴的评价里,她的师父是个“无畏”的人,很洒脱、很自由——有要去爱的人、要去守护的家庭,而最让她羡慕的,是对自己的工作充满自信。李雪琴问他,怕不怕失去这份工作,师父说不怕,怕不怕被误会,师父也不怕,他说自己技术过硬行得正。

而这些恰恰都是李雪琴自己正在害怕的东西:她怕被别人误解,怕丢掉现有的工作,怕自己混不下去没口饭吃——焦虑总是裹挟着她。

李雪琴试着去分析,她的“害怕”和师父的“无畏”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同,最后,她把原因总结为:一个人本身是否快乐。

一个自身快乐的人,会对周围释放更多的善意,这种释放会带给人自信、满足和踏实。

李雪琴快乐吗?很长一段时间,她的答案应该都是否定的。和很多都市里的年轻人一样,她焦虑、抑郁,饱受精神和心理的困扰。但从师父身上看到的那份“无畏”、那种“快乐”是不是能小小地触动、感染她一下呢?也许。

李雪琴体验二手车检测师:一有人批评我,我就想给他跪下

最后一次体验,李雪琴选择了日式搬家公司。这份体验,让李雪琴能跟一位购买了搬家服务的“时尚博主”坐下来聊一聊。

虽然领域并不相同,但是同样作为“自媒体人”,李雪琴对客人有着许多的好奇,也有着许多的共鸣。

对于自己的走红,李雪琴用“运气”这个词总结——在她看来,做自媒体、做网红,首先一步靠的是运气,不是努力、不是拼命,不是这些总是被渲染的“品质”。

如果没有撞上这份运气,李雪琴未必会成为今天的李雪琴——她总是有清晰的自我认识。

但承认“运气”,并不是在否定“努力”。

不光是做“网红”,生活中的很多事情,似乎都是无法光靠“努力”或者光靠“运气”来解释的。没有“运气”,有时候甚至连“努力”的门槛都没有,而没有“努力”,“运气”所带来的机遇还是会骤然消逝。

这份成为了“网红”的运气,让李雪琴“必须再得努力”。

聊起未来的目标,聊起“多少钱算有钱”,聊起“财富自由”之后的生活,李雪琴说,她要回沈阳。但这个想法,并不被她的朋友们理解:年轻人们都在大城市卯着劲,李雪琴为什么想要回到沈阳呢?

可能是因为,李雪琴眼里的“自由”,就是赚够三千万,然后回到沈阳,在商场门口开一家奶茶店。不用多虑别的事儿,整天的功夫,就用来吆喝奶茶,挺好。

除此以外,李雪琴也想赚钱让爸妈过得好一点。买上商业保险、买上新房,给妈妈多买几套衣服几个包——只有给自己最爱的家人花钱,才不心疼。

看了有钱人的豪宅长啥样,她要结束北漂回沈阳了

. . .

那个入职Aha的李雪琴高中同学李佳辉,是《陪你上班》的策划。节目播完后,他写了一篇文章将李雪琴的状态比作石河里的船:

李雪琴问我活着的意义是啥?我在苏格兰放下了菜刀

如佳辉所说,我们很庆幸在节目里拥有她。

「在这个和工作有关的节目里,她从不掩饰自己的本能和欲望:养家糊口,给父母更好的生活,获得尊敬,还有爱情。

大多数人喜欢李雪琴是喜欢她的真实。因为真实,看似反差的精英身份和土味气质可以在她身上完美兼容,她的东北嗑,她的怯懦,她的欲望,她的拧巴,她呈现出来的一切都是生活的粗砺的噪点。」

祝雪琴快乐,且赚到更多更大的钱。

微博:@Aha视频 | 微信公众号:ahavideos

B站:Aha视频

YouTube:Aha视频/Aha 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