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两次失败,为何都是被流放,而不是被杀害?

当我们看着欧洲地图,喊出皇帝的之时,脑海里第一下蹦出的必然是那个脸色阴郁,身材矮小的科西嘉男人。与凯撒大帝和查理曼大帝一样,拿破仑·波拿巴是欧洲最有权势的男人,最具影响力的皇帝。

他先后五次击败了囊括了几乎所有欧洲强国的反法联盟,法国近卫军和胸甲骑兵的军旗从尼罗河飘扬到涅曼河,亚历山大二世和梅特涅在他面前都瑟瑟发抖,英国首相威廉皮特因为奥斯特里茨战役法国的胜利郁郁而终。这个拉仇恨拉满的男人,在政治和军事上失败后却并没有被清算,而是以流放结束了传奇的一生。

列强对皇帝的宽容是原因复杂的,无论从人口还是社会发展的角度考虑,十九世纪的法国都是欧洲数一数二的强国。避免过分的激怒法国人民是拿破仑没有被杀害的主要原因,另外虽然在加冕仪式中,皇帝傲慢的从教皇手中夺过了王冠。

但是拿破仑家族的皇族身份还是被各国承认的,除了革命的情况,王不杀王在欧洲是惯例。而地缘政治的考虑,欧洲除了法国人民外拿破仑大量的潜在崇拜者,都是皇帝没有被杀害的根本原因。

1.拿破仑在法国人民心中地位重要

拿破仑退位的时候,在枫丹白露宫广场哭的像孩子一样的老近卫军,目送他们的皇帝登上了马车。拿破仑·波拿巴从土伦战役开始起,就是那么被士兵群众所喜欢,他们亲切的给他起了小伍长,小和尚等亲昵的绰号。而皇帝本人也能随口喊出近卫军中大部分士兵的名字,甚至了解他们的家庭和身体情况。

拿破仑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个人魅力的男人,在从厄尔巴岛回到巴黎的路上,那些波旁王朝的法国士兵,他的旧部哭着抱起皇帝抛向空中,路易十八的将军们仓皇的从军营逃跑,以避免给自己的士兵俘虏,拿破仑在军中巨大的威望是他人身安全的保证,我们可以想象得到皇帝被害消息后的法国军队的暴走,那样的场面一定是可怕的。

2.拿破仑杰出的军事才华

皇帝的失败主要是政治的失败,军事上两次退位都有明显的战场外的原因,莱比锡战役是法国崩盘的开始,这直接造成了第一次退位,而萨克森军队的背叛是法国失败的重要原因,事实是在俄国几乎被毁灭的法国大军,很快的在莱比锡就有和俄国,瑞典,奥地利,普鲁士联军决战的力量了,并且在很多场战役中,人数较少的法国军队都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滑铁卢战役是英国标榜的历史转折点战役,实际指挥者可能不是身体不适的皇帝,而是狂热而愚蠢的内伊,战前英国间谍的渗透,格鲁希的愚钝,都是失败重要的原因,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普鲁士人没有赶到战场,那么内伊愚蠢的指挥也几乎获得了胜利,英国人已经被摧毁了大量的方阵。

拿破仑在军事上的神话,让他在法国的民望非常的高,路易十八即使出于维护自身统治的要求,也是需要按捺仇恨等待时机的,杀死拿破仑引起的动荡也许最终还是会被欧洲列强平息掉,但是法国本身一定会是这样的政治动荡中最主要的受害者。

2.从拿破仑三世看皇帝影响力

路易·波拿巴,拿破仑神话牵强的延续者,法国第一个民选总统和最后一个帝王的身份,都说明了几十年后,拿破仑这块招牌在法国人民心中的影响力,他几乎成为了神话一样的存在,代表的是胜利和征服。

对叔叔的事迹的向往,也是拿破仑三世进行普法战争最大的精神力量源泉,路易·波拿巴对血脉有着盲目的自信,法国的民众也对拿破仑这个姓氏深信不疑,这就造成了普法战役灾难性的后果后,君主制度在法国的绝迹,除了那个戴着轻骑兵三角帽子,穿着灰色军大衣的男人外,法国不会再有别的皇帝了。

1.拿破仑家族与欧洲王室家族的融合

虽然贝多芬认为从拿破仑到皇帝,是波拿巴的自我堕落,然而拿破仑和奥地利皇室的联姻,他的兄弟对荷兰和德意志公国的统治,都让这个昙花一现的皇族在欧洲顶级贵族圈得到了默认。

皇帝自然是被很多人看成暴发户的,但是从肉体上消灭拿破仑,几乎是对君主政权的挑衅,英国的政体和欧洲的大陆强国是截然不同的,做为拿破仑命运的决定者,英国不会冒着挑衅君主制度神圣性的危险公然的杀害拿破仑的,更不用说威灵顿公开表示对皇帝的维护。

2.神授君权的神圣性

皇帝从教皇手中夺过了皇冠戴在头上,是对教权公然的蔑视,然而这也表示拿破仑的皇帝头衔,是得到了教会的认可的,这在欧洲王室圈子,是非常重要的认可。皇帝家族的成员如果被肆无忌惮的屠戮,就是对所有欧洲君主的挑衅。

虽然俄国和奥地利,普鲁士,有大量的希望皇帝被处死的人物,但是在百日复辟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公然提出处死拿破仑,这是欧洲的道统,在一次世界大战彻底的摧毁大多数欧洲王室以前,虽然国家间敌意浓厚,但是王室成员基本的人身安全关乎的是所有王室贵族存在的基础,一般来说,事情要做也不能做在明面上。

3.王不杀王

拿破仑得势的时候,也没有人身伤害奥地利,普鲁士和俄国王室,除了革命阶段的逮捕波旁王朝的当甘公爵枪毙,拿破仑在称帝后就努力的在王朝战争的框架内处理欧洲的皇室成员。

这是欧洲中世纪贵族政治准则的延续,拿破仑已经进入了那个圈子,他的人身安全就得到了一定的保证,处死拿破仑是对自己地位的亵渎,他在法理上提供了这样的逻辑基础,皇帝和普通人一样,都是可以肆意杀害的,而这明显伤害了顶级统治者的利益。

1.英国对欧洲各国的制衡

对于实际掌握拿破仑生杀大权的英国政府来说,过分的得罪法国人民是不明智的,欧洲诸国中最想杀死皇帝的应该是路易十八,既然拿破仑能从厄尔巴岛回来,就有可能在英国的默许下从圣赫勒拿岛回来,而第一次复辟时候的情况,军队大范围的倒戈,元帅和将军们的仓皇逃窜。一定是路易十八永远的噩梦。

英国掌握了拿破仑,就抓住了波旁法国的痛脚,只要拿破仑活着,他就永远是法国现任王室最大的威胁,同时也可能是奥地利,俄国和普鲁士的威胁,威灵顿本人对拿破仑公然的维护,可能有惺惺相惜的成分,但是更多的是出于地缘政治的考量。

2.拿破仑潜在的崇拜者

看过福尔摩斯探案集的读者们,一定知道在一百年后的拿破仑法国主要敌对国英国,还有大量的皇帝崇拜者,黑珍珠岸将珍珠藏在拿破仑的雕像中,显示了皇帝时效颇长的巨大人格魅力。

而做为解放者的拿破仑,事实上是莱茵河诸小国和波兰等国家的旧秩序破坏者,拿破仑虽然是法国大革命的终结者,却又以革命者的身份在中东欧拥有大量潜在的崇拜者。

3.杀死皇帝实际上完善了拿破仑的人设

试想英国在滑铁卢战役后,公然枪毙拿破仑的后果吧,那样皇帝做为一个传奇就拥有一个震撼的退场了,拿破仑是不怕死的,在很多场战役中,他都默然的站在被炮火攻击的最猛烈的阵地,他有死在战场的情结。

英国人在背负巨大的仇恨的情况下,塑造一个法国民族英雄,是不符合英国的国家利益的,对拿破仑的宽容和可能的毒杀,都是英国国家战略的具体体现。

拿破仑·波拿巴是被上天恩宠的男人,在失败后也被庇佑着,对皇帝的伤害会被认为是对法国人民的挑衅和侮辱。即使英国可以承受法国暴乱反英这样的反弹,杀害皇帝在政治上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同时控制住拿破仑,也是控制了悬在波旁王朝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从地缘政治上来讲,这是适应后拿破仑时代的欧洲局势的。皇帝非凡的军事成就,造成了大量潜在的保护者,但这可能也是他能全身而退的原因,毕竟再怎样的政治动物,也有英雄崇拜的情结。

这个男人在两次失败后都被恨得牙痒痒的对手选择了流放,本身就是一种政治实力的体现,在经过如此多场血腥的战斗后,尽管不情愿,但拿破仑家族还是成为了欧陆皇族之一,并且也享受皇族对皇族的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