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三义庙遗失在哪了?百年前德国建筑学家伯施曼帮你寻觅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瑾华

伯施曼镜头下,有寺庙与茶楼的西湖湖岸

对于100年前的德国建筑学家伯施曼来说,东方是神秘的。东方古都之一的杭州更是神秘的,他在1906年至1908年间游历大清时,用镜头记录了晚晴时的建筑和民风民情。闻知杭州西湖闻名天下,伯施曼又专程来到了杭州,在杭州游历期间,他也记录下了杭州西湖畔的许多祠堂建筑,如今,伯施曼亲手拍下的250余幅百年前祠堂珍贵照片和亲手测绘的草图,成为极具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的了解历史的珍贵资料。

伯施曼是何方神圣?他是早梁思成、林徽因20年,全面考察记录中国古建筑的第一人。恩斯特·伯施曼 (Ernst Boerschmann,1873—1949),德国皇家柏林工业高等学院(柏林工业大学前身)教授,中国建筑摄影鼻祖。1906 年至 1909 年间,在德意志帝国皇家基金会的支持下,伯施曼跨越 14 省,行程数万里,对中国的皇家建筑、寺庙、祠堂、民居等进行了全方位的考察,留下了 8000 张照片、2500 张草图、2000张拓片和1000页测绘记录。1932年,伯施曼受邀成为中国营造学社的通讯研究员。1933年至1935年间,被特聘为中国传统建筑遗产顾问。出版有《中国建筑》《中国祠堂》《塔》《普陀山》等作品。

一部德国人写的《中国祠堂》,成了中国祠堂建筑研究的开山之作。

伯施曼给100年后的杭州人出了个难题:比如100年前他纪录的杭州的三义庙在哪里,你知道吗?

【一个德国人为什么要来中国纪录祠堂】

伯施曼是中国传统建筑的伟大记录者。

他与中国传统建筑结缘,和1900年中国爆发的一场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运动有密切的关系。义和团运动不仅深刻改变了中国近现代政治走向,也影响了西方人对中国的态度,当时的德国人就迫切想要了解中国社会和文化。伯施曼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申请到了德国皇家基金会的赞助,1906年踏上中国土地,开展了为期三年的田野调查,“从科学和人类学的角度,采用当时较为专业和先进的田野调查方法,通过摄影、测绘和测绘草图的方式,客观地记录了清末中国大地上的自然与人为环境中的宗教建筑”。

伯施曼考察从北至南,行踪遍及北京、直隶、山东、山西、陕西、四川、两湖、两广、浙江、福建等14省,留下了 8000 张照片、2500 张草图、2000张拓片和1000页测绘记录。

回国后,伯施曼开始系统整理这些考察资料,陆续出版了六部有关中国古建筑的专著,《中国祠堂》即是其中重要的一本。他考察了具有代表性的祠堂建筑,包括黄帝祠、张良庙、武侯祠、关帝庙、李杜祠、二曾祠、二王庙、孔庙等。1914年,《中国祠堂》出版,收录250余幅精美照片和测绘草图,系统总结了祠堂研究的成果。《中国祠堂》是中国祠堂建筑研究的开山之作,其所记录的祠堂建筑有些已经毁于战火,有的已不复百年前的原貌,而这些“消失”的古建筑,我们今天只能从伯施曼的记录中得窥原貌,因此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

伯施曼对后来的中国古建筑研究影响深远。梁思成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时曾研读过他的著作,伯施曼的著作和研究方法启发和影响了梁思成及整个营造学社的研究走向。日本学者如小川一真、关野贞、伊东忠太,欧洲学者如喜仁龙、艾术华、梅尔彻斯和艾锷风,他们接过伯施曼点燃的知识火炬,并将其传递下去。中国现有文物遗产保护的大致框架同样也受益于他的首创精神。伯施曼去世70年之后,其所著《中国祠堂》终于翻译由重庆出版社出版,以纪念这位中国古建筑的伟大记录者。

【在浙江,他先对绍兴发生了一探究竟的兴趣】

伯施曼在100年前,对东方的中国有这样的认知:三皇对中国文化的重要意义被史家不断称颂,这已有定论。三皇所处时代被认为是太平盛世,他们的出现使人们摆脱了上古时期的艰难困苦。在杭州之前,他首先关注到了绍兴。

伯施曼实地考察,了解到,绍兴县发达的水网可以追溯到禹王时期。他写道,“绍兴因自称是禹的下葬之地而闻名天下,传说大禹葬在绍兴的会稽山上。按照习俗,当地人会在每年的春秋两季屠宰牺牲祭祀大禹。”他在绍兴进行了一些建筑学意义上的考察后,得出结论: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就曾在此为大禹献祭。在陵墓前建立屋舍还是百年后的事情,这些屋舍就是现在祠堂的雏形。

他是这样纪录的——

“现在我们来说说后两位帝王。湖南现在还保存着舜帝陵。传说舜的两位妃子葬在洞庭湖中的一个小岛上,她们是尧帝的女儿,听闻父亲死讯后投洞庭湖而死。同样,在中国很多地方都能找到纪念尧、舜、禹三位帝王的庙宇和山川,那里流传着他们的传说。其中最出名的是浙江省绍兴县。紧邻绍兴城有两座精美的舜帝祠,每逢农历六月二十六(舜的生日)以及农历九月二十七这两天,庙里就举行盛大的庆典。绍兴城内及其周边地区的民众对关于大禹的传说都特别熟悉,一提到大禹,人们想到的通常是他治水,尤其是治理黄河的伟大功绩。

大禹陵

【伯施曼纪录的杭州三义庙,你知道在哪儿吗】

伯施曼对西湖的印象,是“常被人歌颂的西湖”,它位于浙江省杭州府,周围环绕着茶楼和各种庙宇,尤其是祠堂。

来到杭州后,他四处游走。在他的《中国祠堂》中,他纪录了一座三义庙——

“纪念浙江杰出人物的庙宇旁边就是三义庙,也叫“武圣宫”。“武圣宫”这个名字也用来指代关帝庙。庙的入口门厅是庙的主要部分,十分雅致,有‘照胆台’之称。中间的二层主建筑为三义阁,顶层供奉着著名的刘备、关羽和张飞的塑像,旁边是丞相及谋士诸葛亮的塑像。

“阁中的大殿背面上方有一面铁镜。铁镜将庙里供奉的三兄弟神力集合在一起,与后面主殿中的关帝画像相互作用。在住宅和庙宇入口的影壁上,常常都有体现这种精神的镜子。镜子的放置更令人印象深刻,通过镜中三位英雄的形象,这种神力的内涵被直接地传达出来。关帝塑像旁边有两名持械侍者。正对主殿的通道上有两尊浮雕,为龙盘石柱,它们指向正中,即主殿所在的那条路。两座大殿中各有四个字:义烈千秋 万世人极”

因为在中国流传的“三国文化”,中国的很多地方都有三义庙,杭州的三义庙,你听说过吗?

记者找了半天,查来查去,似乎如此的三义庙,在杭州只留下一个曾经的地名了。

怀着好奇心继续找,找到了杭州下城区的的一条叫社坛巷的小街巷,这里原来有一个五复庙,就是伯施曼提到的武圣宫,地址在社坛弄8号,1958年前,武圣宫的佛像毁了,之后陆续改建成了民居,据说1984年的时候还存有三开间一进殿宇。

社坛巷南起凤起路,北至屏风街,长305米。《西湖志》中记载,杭州”社坛巷在普宁坊,俗称清远桥巷。其东,宋有仁和县丞厅。又东,有太社、太稷坛,南宋绍兴十三年(1143)筑,以春秋二仲、腊前一日祭。其礼视皇祇之制。“果然是跟传统文化挺有渊源,有底蕴的一个地儿。

如今的社坛巷,市民生活时而安静,时而沸腾着,周边的民居有些老旧了,跟杭州下城区的任何一条老街的气质也没什么不同。时光漫漶,有些城市记忆,只能在伯施曼的摄影、草图和文字里回味一番了。

杭州西湖三义庙(武圣宫)平面图

杭州府西侧西湖,湖畔荷花池中的假山、小桥和祠堂的凉亭

100年前,来到杭州的伯德曼这样写道:——

“我在西湖有幸住在一座规模不大、但可能是最漂亮的祠庙中,这就是张曜祠堂。张曜出身于底层,为官耿直干练,治理过地方,并在各地留下了令人难忘的政绩,1891年逝世。他在1886—1888年期间任山东巡抚,虽然任职时间只有两年,但受到了人们深深的爱戴。伴我旅行一年多的年轻朋友杜先生就来自山东,他讲述了当时他父亲如何要他将张曜作为光辉榜样,并要他永远牢记张曜恩德的情形。

张曜死后,朝廷出资将他下葬,乞讨者陪伴他的棺木行走了十里之遥。据说他的墓地在西湖附近的凤凰山上。张曜祠堂位于西湖岸边,祠堂本身并不大,内部的玻璃神龛中有一幅张曜的画像,十分精美。但是祠堂的庭院却很大,庭院内有池塘、小桥和凉亭,花木繁茂,景色秀美。我拜访此处时正值春日,花香沁人心脾。楼阁里有客房,经常举行招待大小官吏的筵席。”

杭州府西湖张曜祠内

伯德曼了解了杭州此地的风俗民情,以及杭州人敬重的先辈。他随即写道——

“在西湖的旖旎风光中,人们可以找到大量这类祠堂,为了表达敬畏和感恩的心声,民众将生在浙江或对浙江作出过贡献的诸位名人都汇集在一座特定祠堂中供奉。这座狭长的祠堂 临湖而建,由门厅建筑、多座正殿和侧面祠堂组成,其中最后一 座主殿(4号主殿)最高。几百位名人的牌位用名贵的楠木制成,雕刻精美,上面刻有这些浙江名人的姓名和称号,这些牌位共同组成了一座万神殿。

“祠堂入口是一座双层亭子,正对着厚实的城墙,在开放的底层有古旧的石碑,顶层较矮,被漆成红色与金色,可以清楚 看到玻璃后面所供的文章之神魁星的坐像。因为人人皆可为作家,即便是行伍之人。在正面与两侧大殿的墙上嵌着石碑,上面刻有诗词文赋。2号与3号大殿独特 的祭台上供奉着杰出人物,4号主殿的三重祭台上供奉着最尊贵的先贤。访客在那 里可以看到三个词语:先觉、正气、遗爱。碑文言简意赅,意思是说诸位先贤乃是学识、刚强和仁爱之楷模,我等将继承其遗志。因此整个建筑群就名为“三德 汇集之庙”——先觉、正气、遗爱祠。侧面还有几座待客和居住的房子,仅有一 位老妇人在那里看门,她同时还照管门口一间小店。虽然这座祠堂保存得令人不甚满意,但因其内部布置精美,又坐落在让浙江人引以为傲的秀丽西湖湖畔,因此被赋予了非凡的意义。”

伯施曼到过的杭州祠堂,除了这座刘备、张飞、关帝三人的祠堂,还有苏东坡祠、女诗人苏氏墓、宋代将领岳飞之墓。他提到,唐高祖时的宰相陆宣原籍也是杭州。此外,这里还有近代将领和重臣左宗棠、李鸿章祠。

这些是他漫游的杭州足迹。

走进杭州的祠堂,在100年前的伯德曼看来,这确实是打开东方神秘之都——杭州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杭州西湖畔浙江先贤祠内牌位的布局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