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到羌塘高原看牛羊

当前,全市消防救援队伍正在开展“四个珍惜”自主教育,支队援藏干部陈健的援藏日记,记录了援藏以来个人工作、生活的点滴。他那情系雪域高原的奉献精神,激励着台州消防全体指战员牢记职责,不辱使命,以高昂的斗志、必胜的信念、一流的标准,全力锻造“山海消防铁军”。

(右三为陈健)

陈健,1991年出生,2014年考入浙江消防救援总队,历任台州市消防救援支队仙居中队排长、黄岩大队参谋。2020年7月参加援藏工作,现任西藏自治区那曲市消防救援支队聂荣县大队参谋。

援藏两个月,他有什么感受?

一起看看来自海边蓝朋友的高原经历。

2815与1095

2020年夏天,我积极响应组织号召,主动报名志愿援藏,前往平均海拔4700米的藏北小镇——聂荣县,开展援藏学习交流工作。

2815公里,这是我家到那曲市聂荣县消防救援大队的直线距离。人生之初体验,这是我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这片土地,海拔高、气温低、空气稀薄,条件也更为艰苦,对我的身心都是一场挑战,也意味着收获。

2020年7月24日夜里,飞机抵达拉萨贡嘎国际机场,下飞机的那一刻,我深吸了一口气,这气透露着一丝冰凉,感觉到些许窒息,我喘息几口,接机的指战员急忙递过来红景天和氧气袋,缓解我初到高原的不适症状,也让我感受到高原的第一处温暖。

聂荣县地处西藏自治区北部、唐古拉山南麓,位于青藏高原腹地。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青海省交界,面积14540平方公里,约是台州市面积的1.5倍,平均海拔在4700米左右,高寒缺氧,气候干燥,全年大风日100天左右,全年日照时数2886小时以上,每年十月至次年五月为风雪期和土壤冻结期,树木无法生长,聂荣县是那曲地区少数几个没有自来水公司的县城,1095,便是我将在这个县城度过的日子。

初见聂荣,映入眼帘的是两条主街和沿街不超过三层的楼房,与台州的高楼林立形成鲜明的对比,简单但却错落有致。大队的大楼是县城里唯一标志性建筑,威严、壮观,承载着消防救援队伍对聂荣人民的庄重承诺。

初入营区,指战员们纷纷献上洁白的哈达,让我再次感受温暖,这种感觉不是初来乍到,而是休假归来。

营房很新,配置供氧设施,注重对指战员的身体关怀;配套不全,器材简陋,让我似乎忘却了这是执勤备战的基层队站。大队每个住房都有配套供氧设备,提供氧气。但也有以下三方面不足:一是办公器材短缺。现有电脑都是干部自己出资采办,更不用说文印机、扫描仪、碎纸机等周边办公用品;二是器材装备库简陋。大队仅有七套战斗服、七套抢险救援服,而且制式不统一,仅满足日常执勤需求;三是活动室空,搬进新营房后,配套图书室、机房、健身房等活动室相应设置,但是设施设备迟迟无法落实,至今几个活动室仍处于闲置状态。

初心与使命

此刻,我觉得我肩上的担子重了,身上的责任大了,在这里我不仅仅是一名防火参谋,更是一名基层指挥员,将浙江先进的执勤作战、防火监督、队伍管理理念带给聂荣,我希望通过我三年的努力能给聂荣消防救援大队营房的新带来“里子”的新,让我又增添一分干劲。

入队的第一餐,一碗面、一个煎蛋、一杯奶茶,在浙江这是家常便饭,但在物质匮乏的聂荣,这却是饱含战友们对我的爱,让我再次感受到第二故乡的温暖,也让我彻底摒弃了在西藏“躺着就是奉献”的错误思想。

为了尽快融入新的集体,适应新的角色,我与弟兄们沟通交流,倾听他们的所思所想,聆听他们的意见建议,从而掌握详细、真实的第一手资料,把收获作为检验的标准 ——大队圆满完成赛马节安保任务,并让我再一次感受到藏族同胞的热情好客,在这羌塘高原上体验了一把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快乐……(由于高原反应,饮酒容易心悸,大碗喝酒是不可能了)

组织大队全体指战员开展朗诵活动,丰富业余生活;积极对接教育局、民宗局、民政局等部门,推动辖区中小学校、寺庙、养老院消防安全规范化建设;对接财政局争取合同制文员经费保障。不同于原基层大队的工作经历,这里工作多样,虽然工作量不多,难度却不少,且样样需要事必躬亲,文员虽然有大专学历,但是汉字仍认不全,无法独立完成各种文案,加之辖区地域广阔,日常工作中多了时间空间的考验。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我将边学边干,将所学的业务知识带给聂荣消防,将甘于奉献的精神植入内心,充分展示台州消防好形象,不断提升自我思想意识和能力水平,真正在援藏期间有所学、有所做、有所为、有所获。这个夏天,我悄悄的来,到羌塘看牛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