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刹释印寺骑行游记

本文作者罗础

千年古刹新邵县大新镇释印寺耸立在雪峰山余脉红岩山对面的金银峰大山深处。相距邵阳市区百里之外。我偶尔发现骑友将景区的美景的照片与视频发在群里,看在眼里,心里痒痒的,很想骑行前往释印寺景区游览。

机遇来啦。中秋国庆双节过后的第二天,好运群主颜少阳乐意当向导,带领我与骑友王佑君一起前往。上午8点多钟,我们从邵阳市江北广场出发,途径新邵大道,驶向新田铺公路。你追我赶,骑行十多公里,在言二铺小憩。

图为本文作者罗础(右)好运(中)王佑君(左)三人骑行释印寺,在途中言二铺小憩。

然后,辗转到乡村道,从小庙头进入资江“小三峡”,沿着悠长的峡谷,一路骑行,一路观赏沿途喀斯特地貌的狭、险、俊的秀美山水风光。

骑行到大新镇龙口溪公路桥旁边,左边有一条沿着溪流而上的乡村道,交叉路口竖立着一块标明箭头“释印寺”的路牌。我们便沿着龙口溪岸边的这条乡村水泥路向大山深处挺进。好运告诉我们,到释印寺还有18公里,山上既没有商店、也没有饭店。

我的早餐很简单,吃了碗稀饭和2个鸡蛋,随着骑行40公里的体力消耗,感到肚子有点饿了,如果待返回来大新镇街上吃饭的话,也不知什么时候?于是,随即在路边商店购买面包挂在单车上。

王佑君骑行的背影

当进入杨家村,询问老乡,还有5公里。山高路陡,非常难走,有不少地段弯急、坡陡、险峻,只得推着单车前行。

好运骑行的背影

骑行虽苦虽累也有乐。来到远离城市山清水秀的乡村,心情十分舒畅,一边前行,一边观景,只见沿途村民正在狭小的田垅里忙于收割金黄色的稻谷,一幢幢挂在山坡上的农舍翠竹环绕,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之巅薄雾朦胧,仿佛披上神秘的面纱,我们骑行犹如进入仙境。

本文作者罗础推车爬陡坡

在半山腰路边发现躺着一辆三轮机动车,却不见人的踪影,好运在路上拾到一颗钢丝插销,他入情入理分析,也许是那辆机动车经受不了陡峭山路的颠簸,发生故障抛锚了。

好运在山路骑行

山路越往上爬,走越陡峭。我们三个只得推着单车,一步一颤喘着粗气爬坡。每往上爬一步,不仅膝盖疼痛,而且脚小肚酸胀,实感体力不支,有虚脱的反应。可是,在陡坡山路上,几乎找不到停靠单车的平地。不进则退,只得硬着头皮往上爬行。

我们推着单车爬坡,山路持续向高山峻岭延伸,好运指着重重叠叠云雾缭绕的高山顶峰说:“释印寺就在那迷雾之中!”

我抬头远眺,望而生畏!

王佑君留影

平时我骑车,眼下车骑我,实属无奈。越往上推车,仿佛雨中背稻草越背越沉重,真想将车甩掉徒步前行。好运风趣地说:“酿溪镇的陡岭远近闻名,我们却骑行而上,并不觉得太累。这条通往释印寺的山路不是陡岭,却推车而上,累得筋疲力尽!”

据好运介绍,也有经验丰富、骑技高超、体力超强的骑友骑行到达目的地。好运有十多年骑行经历,也曾创造一鼓作气骑行到释印寺的奇迹!屈指一算,好运也已步入古稀之年,显然体力不如前几年啦。

本文作者罗础

“人是铁,饭是钢,一餐不吃饿得慌。” 已是吃午餐的时候了,我已有饿得发慌的感觉,急需补充能量。发现之字路转弯处竖立电杆的地方有一块小平地,立马快步上前,放好单车,急于喝水解渴、吃面包充饥,全身倚靠在山路边的金属护栏上小憩。

好运拍摄作者罗础(左)与王佑君(右)在途中吃面包充饥。

吃饱喝足了,体力恢复些许,精神也好多了,于是,继续推车赶路。佑君骑友使用手机找到地图定位,发现相距释印寺只有1200米,并且透过林荫蔽日的树枝缝隙,隐隐约约看到山顶古香古色的建筑物,真是喜出望外。

可是,山路越爬越陡,越陡越难爬行。这时,远处传来悠扬的佛经轻音乐,抬头一看,原来路边竖立着高杆太阳能路灯安装了有关装置。在这深山密林听到“天籁”之音,显然,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佑君带头跃上单车弓着背使劲踩踏,大喊一声:“冲啊!”大伙儿好像吸了提神鼓劲的兴奋剂,我和老颜尾随紧跟,穷追不舍,咬紧牙关,做最后冲刺,几经周折,终于骑行爬坡进入释印寺的大门,喜悦的心情难于言表。

图为骑友王佑君

从大门入内,我仔细观察了一番地形地貌。发现这是利用峡谷填筑的大坪,坪里修砌一座大型双层翘角建筑物。除此之外还有两处建筑物,一处是位于左手山上的释印寺,另一处是位于右手山上的大型观音菩萨等,均有盘山游道到达往返。

本文作者在千手观音景区留影

尽管三处景点各据一地,山头与山头之间相距较远。但是,骑行与徒步比较,大大加快了游览寺院的速度。眼前禅堂寺院规模宏大,雄伟壮观,是较大的佛教圣地。

释印寺原名朝阳庵,始建于宋神宗熙宁年间。朝阳庵一半毁于战火,一半毁于“破四旧”。1979年,党的宗教政策得到贯彻落实。1981年,经新邵县人民政府研究决定,批准恢复朝阳庵,当即改为“释印寺”,并被定为“新邵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立碑为记。

重建朝阳庵(释印寺)其工程浩大,困难重重,尤其是资金缺口巨大,为了弘扬佛教文化,常住释常修法师秉着“弘扬正法,广利众生”之精神,以一颗报效桑梓之善心,毅然承担恢复祖寺之重任。三十余年来,释常修法师不顾身体虚弱,为筹集善款四处奔波,克服重重困难,募得资金千万余元,逐步修复释印寺。

本文作者罗础在释印寺留影

至今已修通释印寺的水泥公路,建成山门、大雄宝殿、卧佛殿,千手观音殿、药师殿、地藏殿、关帝殿、念佛堂、菩提楼、祖师殿、南岳殿、客堂、斋堂、寮房、法宝流通处、藏经阁、大理石围墙、太阳能路灯、高压电线路等,占地面积达10余亩,建筑面积5000余平方米,其他配套设施正在续建完善之中。

这里有着古老的传说。千余年来,其以瑰丽的山水风光及脍炙禅净二门的声誉,赢来无数文人墨客及帝皇将相的向往。他们或吟诗,或题刻,使之声名远播。

相传南宋期间宋理宗赵昀16岁时曾“下放”到邵州,被派到邵州担任防御使,心情郁闷。一天,他在一干人员陪同下,溯资水而上至新化小三峡“百里河廊”之地(当时小三峡属于新化境内)不禁豁然开朗,惊叹不已,口占两句:“两岸悬崖陡峻出,一江绿水漫天来”, “百里河廊”使他精神抖擞起来。他听说岸上朝阳庵风光旖旎,欲上岸观赏,但地方官谏言:匪寇甚众,不宜前往。故作罢,便吟诵两句:“纵有仙境赏不得,空过峡天志未摧”,留下终生之憾!

骑行向导好运兄

释印寺的住持“释常修”,一向慈悲为怀,在31年里陆续收养过12名弃婴。最小的才出生7天,甚至有脑瘫儿。她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善心和爱心敲诉着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故事。1984年至今,这12个“儿女”不管路再远、事再忙、天再寒,都要千方百计常回家看看自己的“妈”。  如今的释印寺(原朝阳庵)建筑远胜于昔日。四周群山环抱,峰峦迭起,中间一山峰突起,释印寺便座落在山顶上,如同莲花蕊,因而人称“莲花山上一释印,天下名山僧占尽”。

上山难,下山更难。由于坡度太陡,只能推着单车下山。途中,发现青年男女骑着一辆摩托车冒烟发生异常,原来持续下坡刹车,刹车片软化,只好停下来,一个个手捧溪水浇到刹车处冷处理。其实,我们骑行的山地车也一样,十分担忧“刹车”失灵,害怕发生事故。一直到山脚下的杨家村才开始骑行。

当沿着溪流下山快要到杨家桥电站时,发现邵阳市区阳光骑行俱乐部的骑友们在龙口溪畔的沙洲上搞野炊,我立即跳下单车,站在高高的岸上向他们打招呼,并拍下全景式热闹场景的照片与视频,一个个心情愉悦,开心快乐!

说也奇怪,游览释印寺景点往返骑行一百多公里,还推着单车爬陡坡、下陡坡徒步行走各5公里,大约骑在单车上7个小时,下午4点多钟返邵回到家里,全身轻松,并不觉得累。

本文作者 罗 础

是啊,人生就是战斗、拼搏,离不开“活动”,也就是说,要想“活”就得“动”。加强锻炼,贵在坚持,通过努力,战胜自我,将“挑战不可能”变成实现!

本文作者罗础系邵阳日报社高级编辑、邵阳学院首位新闻学兼职教授、邵阳市委新闻阅评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