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大理只有苍山、洱海?这里还有柠檬、葡萄、花卉、茶叶……和与浦东的故事

“苍山洱海,一路向西”

一首《去大理》曾勾起

多少人对“诗和远方”的向往

但很少有人知道

诗情画意的背后也有过

“一方水土难养活一方人”的贫困

大理州下属11个县曾经都是贫困县

趣闻

2016年起,上海浦东与云南大理展开东西部扶贫协作

通过投资金、派干部、做项目、建机制

西南边陲的大山里不仅留下了“浦东印记”

11个贫困县也在“山海牵手”中全部脱贫

01

大理巍山县,澜沧江支流黑惠江从这里穿流而过。去年,黑惠江畔原本寸草不生的600多亩石头地上,第一次种上了清香扑鼻的柠檬树苗。

而在此之前,海拔低、气温高、日照强,加上偏酸性土壤,巍山县尽管有着极好的种植柠檬的先天条件,但水利设施落后、农户分散种植,没有经验可循,种一坡坡,收一箩箩”——这句云南当地的俗语就是对山区农业生产状况的真实写照。

改变从这里开始——

(图左:浦东援滇挂职干部金军)

浦东援滇干部、巍山县副县长金军,在当地有个更响亮的名字,叫“金柠檬”——“我到巍山挂职以后,沿江走了几个山区乡,发现好多土地都是闲置,非常可惜。其实,县就里几年前就动过发展柠檬产业的念头,只是苦于没有技术,没有经验。

抱着要为当地走出一条产业扶贫的新路子的决心,此前对农业“一窍不通”、担任祝桥镇区域发展办副主任的金军,用了“最笨”的办法——在网上搜索对比全国的柠檬生产基地,选定其中最大的一家柠檬加工厂,然后再照着网上的办公电话找来专家考察指点。

半年多时间里,光是重庆的种植基地,就去了三次;浙江的柑橘研究所去了两次;终于,请来了专家、引来了技术,圈定经济价值高的无籽香水柠檬作为“主打品种”。

很快,浦东对口帮扶资金率先投入。去年,沿江4个乡8个村有600多亩岩石地种下了第一批柠檬树苗,从过去根本无人问津,到今年市场收购价报每公斤3元,农户们的积极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

从无到有,从一颗小种子开始,今年巍山县的柠檬种植要到万亩。未来2-3年要发展到5万亩。用不了多久,这里就将满目青葱、香飘四季,成为国内最大的无籽香水柠檬基地。

不止是种柠檬,浦东又为巍山县引入了深加工企业、建起生产线,再为当地增加产业附加值。看着这些窜头的小果子,巍山聚丰农业科技公司总经理褚丰鑫信心满满——“初步计划今年做几个产品,出一款柠檬精油,出一个柠檬片;明年还有二期工厂,出一个果胶,果胶的用途很广,像我们用的洗发用品、药品里有柠檬味的,还有化工类像香水,都会用到果胶,全产业链产值预计超过10亿元。”

资金变资产、资产变收益

通过壮大集体资产

强化“造血”功能

带动农民增收

这样的扶贫机制创新

在浦东与大理的“山海牵手”中还有不少

02

大理宾川县的白荡坪村,绿色有机科技种植示范基地的葡萄园又迎来一年丰收。从这里走出的“阳光玫瑰”“宾川红提”“克瑞森”三大主打葡萄品种,不仅在浦东召开过推介会,成功走进上海家庭;其中堪称葡萄中的“爱马仕”的“阳光玫瑰”,还吸引了上海迪士尼前来合作。

这处基地占地52亩,通过大棚控温、管控和肥水控制等地上、地下多条检测监测系统,可以实时将土壤电导率和酸碱度等各类数值传输到位于北京的大数据平台,分析数据来制定种植策略。基地内许多设备的操作都能通过电脑或手机移动端控制,实现了农业远程诊断、远程控制、灾变预警等智能管理——这些都来自浦东的资金帮扶。

浦东挂职干部、宾川县副县长孙峰介绍,走上规模化种植后,这里采取“3322”的利润分配模式——镇、村各获三成作为发展资金,管理企业获得两成的技术分红,剩下的20%作为村民土地入股分红——“比如一家农户以两亩土地入股,最基本的哪怕这里颗粒无收,他拿到1000元一亩的租金,那就是一年2000元,这是最基本的;那么我们今年的产值比如200万,他2亩土地入股就能拿到8000元。”

由此一来,积累的发展基金可以再用于投入,实现产业促进发展、发展反哺产业的良性循环。同时,让贫困农户直接参与经营、参与管理,更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风花雪月的彩云之南

这一个个诱人的可爱果子

正是浦东与大理携手结出的累累硕果

03

大理无量山,山脉绵延,云雾缭绕。位于大理南涧县的沪滇协作综合示范园——罗伯克茶场,就坐落在这高山云雾间。罗伯克,在彝族语言中代表老虎出没的地方,如今这里成了撬动地方脱贫的一头“猛虎”,探索一二三产融合发展。

运用浦东帮扶资金,一个标准化的茶叶初制所已在罗伯克茶场建立起来。“杀青、揉捻、分晒、烘干……以前必须通过人工操作的步骤,现在都可以全自动完成,不仅效率变高了,茶叶品相也更好了。去年茶场收入600万元,其中40%用来分红,160户村民平均分到1.5万元,今年效率变高,分红也会更多。”

茶场的一些老建筑,也在浦东资金支持下,被改造成精品民宿项目。浦东援滇干部、南涧县副县长潘丹介绍,这座民宿将引入专业团队管理运营,可以提供研学与游学服务,让南涧县的茶文化走向国际。“民宿也将会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包括厨师、服务员等,让村民能在家门口打工就业。”

未来,罗伯克茶场不但产茶卖茶,还可以提供研学、游学服务。在远离城市喧嚣的大山里,打开窗户便能看到漫山遍野的茶树,随时都能享受原生态的清茶,还能观摩体验茶叶制作的全过程,这将成为罗伯克茶场新的卖点。

(建造中的“精品半山民宿酒店”)

发展当地特色产业

全产业链融合脱贫

浦东把高质量发展融入大山深处

04

这里是大理祥云县沙龙镇的“浦卉现代农业园区”,一座座大棚拔地而起,棚内玫瑰、万寿菊、黄蝴蝶、粉红雪山竞相绽放。沪滇资金对基地的帮扶就体现在它的名字中——“浦”代表浦东,“卉”既指花卉,读音也同“恩惠”的“惠”,代表了沙龙对浦东的感谢。

祥云县原本以种植玉米为主,每亩净收入只有800元左右。2016年起大理和浦东千里结缘,用援滇资金在祥云建起花卉大棚、供水池,产权归村集体,然后再由村集体出租给当地企业进行花卉种植。浦东援滇干部、祥云县副县长曾岸东介绍,“这样既保底又有增长的空间,通过这种类似混合经济把民营企业和村集体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改种花卉后,一亩年产值5万元,每亩净收入2.5万元。

据介绍,园区涉及的贫困农户,现在每年都能拿到一笔土地流转费,自己则可以在园区里务工赚钱。再加上,村集体收入的30%用于设置乡村公岗,农户按劳取酬。

目前这里已经是整个祥云县最大的鲜切花种植基地,接下来还有包花车间、冷库等设施在规划中。“从种植到加工,再到鲜花交易服务业,浦东还要在这里留下一个地区花卉交易中心,实现全产业链发展。”

脱贫路上花正艳

让大理每个县都拥有自己的特色产业

“精准扶贫”才能更好巩固脱贫成果

05、06、07...

远离上海2000公里

在“风花雪月”的云南大理

还有许多与上海、与浦东有关的故事

而每一个故事的背后

都有着援滇干部们一点一滴的努力

他们不仅带去资金、带去项目

这些发展理念创新机制

更在当地留下了深刻的“浦东印记”

浦东干部有个特点,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知识面广、眼界宽、理念超前,思路多、办法也多。

他们会把每项工作都进行细化,实行“挂图作战”,这对我们影响帮助很大。

——大理州南涧县委书记吉向阳

去年年底

大理州下属11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提前一年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累计减少贫困人口41.31万人

这里,不仅有风花雪月的浪漫

有跨越千年的古城

更有安宁富足的小康生活

在大理宾川县金牛镇、鸡足山镇与大营镇的接合部,有一座崭新的村庄——尼萨村,这里居住着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移居而来的98户、358名村民。48岁的李树军就是其中一位。

回到3年前,李树军一家还居住在距离此地近80公里的深山里。他们分散在8个自然村,最小的1个村仅居住了4户人家。出入村庄只有一条山路,勉强通行摩托车,到镇里至少要2个小时,走路的话至少半天时间。山里没有自来水,虽然通了电,但断电时有发生。

从深山搬到新居,李树军开了个一小卖铺、买了一辆小轿车,后来还带妻子补拍了一张婚纱照,摆在客厅最醒目的位置。“现在我们家经济来源很多,种水果、开小卖铺、到镇里打临时工,生活水平与以前相比好太多了。”

而在尼萨村,除了村民的住房、生产设施外,还建设了小广场、卫生室、警务室、活动室,大家的闲暇生活与民生保障也充实了起来。

尼萨——在傈僳族语里是“幸福”的意思

现在,它终于变成了现实

再去大理

那里不止有苍山、洱海

这些与上海、与浦东有关的故事

都值得去看看!

摄影:刘思弘

-本文完-

版权声明:转载前请联系后台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