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宁农民郗建勇的故事!从肃宁到陕西,奔波千里只为拔一颗螺丝

10月1日,肃宁农民郗建勇收到了陕西韩城残疾人单志东的祝福微信。

“你帮我修好了假肢,我能正常走路了,太感谢你了。国庆节和中秋节到了,祝你佳节快乐。没有你,我真不知道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人们并不知道,郗建勇为了帮助这位陌生的网友修假肢,背着他的焊枪等工具,千里迢迢赶到了陕西。历时5天时间,花费2000多元,郗建勇却未收任何费用。

特殊求助

郗建勇今年45岁,肃宁县郗家庄人,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网红焊工。

他擅长取螺丝,经常给各种机器取螺丝,火车头、挖掘机、飞机……他把自己取螺丝的视频上传到“快手”上,收获了一大批粉丝。

9月12日,陕西韩城的残疾人单志东通过“快手”联系到了郗建勇。

“老哥,我是个残疾人,也是家里的顶梁柱。我的假肢坏了,有一颗螺丝锈死后卡住了,脚踝不能打弯。不知道您能不能帮我取下来。”单志东在电话里说。

郗建勇听了之后,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单志东是当地一位残疾工人,收入微薄。他的假肢坏了后,只能靠拄拐行走。如果订做一个新的,需要经过医院和厂家多个环节,不但麻烦、时间长,而且费用至少要数千元。单志东拿不出这些钱,一直想把旧的假肢修好接着用。他在当地找了很多人,有的表示没法修,有的试了试修不了,强行下手又怕将假肢损坏。单志东在“快手”上看到了郗建勇取螺丝的视频,了解到郗建勇是电焊高手,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找到了郗建勇。

郗建勇很爽快地答应了。

“单志东家庭贫困,在一家厂子里打工,一家人靠着他的收入过日子。他的假肢坏了一阵子了,影响了他工作和生活,这样下去可不行。”郗建勇说。

郗建勇把这件事告诉了妻子吴翠新。“如果让单志东把假肢快递过来,修好了再快递过去,不但耽误时间,也很难把握使用效果。”郗建勇说。

这期间,焦急的单志东不断地打电话询问,甚至想拄着拐亲自来一趟肃宁。

“他是个残疾人,家庭又贫困,让他跑这一趟,不方便,还得搭进去不少路费,这不等于雪上加霜吗?”妻子吴翠新说。

两人一核计,作出决定,由郗建勇亲自去一趟陕西,给单志东修假肢。

郗建勇推掉了手里的几个活,9月16日下午背着工具登上了去往陕西的火车。

奔波千里

去陕西是临时决定的,车票不好买。郗建勇的儿子在手机上连着“抢”了一个多小时的票,终于买到了一张肃宁到西安的硬卧车票。

韩城市属于陕西省渭南市,从肃宁直接到韩城的火车没有通车,郗建勇只能先坐到西安再说。

从西安下了车,郗建勇又坐上公共汽车,颠簸了近3个小时才来到韩城市。

到达韩城已经是9月17日下午了。顾不上休息,郗建勇直接赶到了单志东家。

两人一见面,单志东就紧紧握住郗建勇的手,眼中含泪。

顾不上多说,奔波了20多个小时的郗建勇便开始工作。

单志东左腿残疾,膝盖以下安着假肢。现在他的假肢因为不能使用,已经被卸了下来,放置在桌子上。

这个假肢已经用了多年,脚踝和小腿连接的部位,有一颗螺丝出了问题,导致脚踝无法打弯。

郗建勇先了解假肢的构造,观察了假肢各个接触点上的螺丝,然后取出工具,开始试着小心翼翼取螺丝,但没有成功。

时间太晚了,又加上长途奔波,郗建勇感觉身心俱疲。

郗建勇决定在附近找个住处休息一下,第二天接着取螺丝。

找到旅馆住下后,郗建勇打开手机在网上搜索了一些制作假肢的视频,对假肢构造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分文不收

9月18日,郗建勇很早就起床了。他想着快点儿给单志东修好假肢,可走出旅馆后却迷路了。

单志东住在韩城市的一家工厂附近,工厂周围全部都是职工宿舍,建筑物都是统一样式。

郗建勇半夜里住进旅馆,第二天早上5点多从旅馆出来,一下子傻了眼。

他背着工具包开始一家一家地找。

郗建勇正着急时,忽然发现,有一户人家门口放着一副拐杖。他眼一亮,这可能是单志东家。

单志东一开门,看着气喘吁吁赶来的郗建勇,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单志东在当地已经求助过不少人,都没有办法将假肢里的那颗已经锈死的坏螺丝取出来。

郗建勇虽然取螺丝的经验丰富,但第一次给假肢取螺丝,也没有十足把握。这个螺丝既要取出来,又不能碰坏假肢,难度很大。

郗建勇千里迢迢而来,抱着试试的想法,同时也是真心想帮单志东一把。

“单志东家庭贫困,在韩城的矿上工作。身有残疾的他赚钱比别人难,再让他请假搭钱去肃宁,我于心不忍。成与不成,我也要跑这一趟。”郗建勇说。

郗建勇集中精力,研究如何取出螺丝。螺丝完全锈住了,怎么也夹不出来。

修过飞机、给火车取过断螺丝的郗建勇,面对着小小假肢也有些犯了难。

他把假肢完全拆开,把里面的钢柱卸下来,让腿和脚两部分分离。坏螺丝在脚踝部位,空间狭小,钳子和改锥都伸不进去。他试着用工具在各个方向各种角度往下拧,都没有成功。

后来,他想到了用角磨机把锈螺丝打磨一下。这个过程,他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角磨机速度很快,只能一毫米一毫米地转圈打磨。郗建勇一会儿跪着,一会儿趴着,一会儿躺着,为此出了满脸的汗。他最怕手哆嗦,怕用力过大,把假肢上的橡胶磨破。

锈螺丝经过郗建勇的打磨,渐渐露出本来的样子。郗建勇就开始用小钳子夹住螺丝,左右来回晃动,劲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颗锈螺丝终于被取了下来。

郗建勇长出了一口气,擦擦汗,重新换上了一枚新螺丝。

他让单志东穿上假肢走动,自己认真观察。他发现单志东走路拖拖拉拉,踝关节部位空间太大,影响单志东做弯曲动作。

他把踝关节处的假肢间距调小,再把边边角角的金属打磨光滑。

最后,他又给单志东的假肢做了一个油槽,放进去了一点油,用来润滑关节。单志东穿上假肢后,活动了一番,感觉比原来灵活了很多。

假肢虽然修好了,但是一会儿磨膝盖,一会儿往两边歪。

郗建勇又开始不断地为单志东调节假肢。

半天时间过去了,郗建勇汗湿衣衫,终于调试好了假肢。

单志东终于又装上了假肢,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感觉穿上假肢比以前要舒适,行动起来也更利落稳当。

特别收获

活干完了,郗建勇也该回家了。

单志东万分感激,拿出几百元钱塞给郗建勇,却被拒绝了。

“我来,就是打算给你免费修的,没想着要钱。你给我钱,我心里反而不舒服了。”郗建勇说。

争执了好一番,郗建勇没要一分钱,离开了单志东家。

去的时候是儿子给他订的票,儿子不知道郗建勇什么时候能够干完活回肃宁,所以没有提前给郗建勇订回程票。

郗建勇先坐公共汽车回到西安,在火车站附近住了一晚,第二天才买到回程的票。

郗建勇回去的路上虽然很疲惫,但是心里很快乐。

“我很满足。我能帮助别人,感觉很自豪。”郗建勇说。

“感谢你千里来陕修假肢不收取任何费用的高尚品格,真诚祝福您和全家人一生平安。”

回到家中后看着单志东这条微信,郗建勇笑了。

因为一颗螺丝,郗建勇搭了工夫搭了钱,但是却说自己“收获了更珍贵的东西”。

来源:沧州晚报 记者 董芳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