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起飞原地降落?“无目的地航班”一票难求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全球航空旅游的需求预计将锐减48%,损失3000亿美元,备受冲击的航空公司开始推出各种创意产品服务来招揽旅客。

(澳大利亚澳洲航空公司的波音747客机。图片来源 新华社)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在中国香港、新加坡、日本、文莱和澳大利亚,成千上万人预订了在同一个地方起降、在空中“转个圈”便原路返回的航班。一些航空公司称之为“风景航班”或“观光航班”,另一些则更为直接,干脆叫它“无目的地航班”

环港“观光航班”机票售价388港元起

据香港经济导报报道,早前被国泰航空收购的廉价航空公司香港快运(HK Express)另辟蹊径“自救”,于10月9日下午推售1.5小时的“环港游”低空城市观光飞行机票套餐,开售数小时即售罄。

香港快运表示,“UOFlycation”每班航班历时一个半小时,乘客在高空俯瞰香港景色,以缓解无法旅游之渴。据香港快运官网显示,该航班票价388港元起(约合人民币335元)。

据了解,除了可以一解“飞机瘾”之外,每位旅客还可以获得来自各航点城市的特色礼物,沿途还有趣味小游戏。

此消息一出,不少香港市民纷纷在朋友圈表示,“花几千块享受原地起飞原地降落?”

新加坡航空:"空中漫游"

据央视新闻报道,新加坡航空曾计划10月底推出“空中漫游”航班,以应对疫情使航空旅行急剧下降的情况。航班将从樟宜机场起飞,经过约三个小时的飞行后再降落樟宜机场,让乘客体验飞行感受,在新加坡上空“度宅假”,感受特别的旅行。

但后来,在对“无目的地航班”的资金情况及不良环境影响进行评估后,新航放弃了此类飞行。并计划用地面服务来代替“无目的地航班”。包括在空客A380客机上享用午餐,游览航空公司训练设施,以及将头等舱和经济舱飞机餐配送到家等。

日本航空:“乘机赏夕阳”

据中新网报道,为了维持客机的飞行功能,日本航空公司计划利用国际航线的客机,推出从成田机场起降的游览飞行服务。飞行时间3个半小时,游客可以乘坐飞机观赏夕阳余晖、眺望璀璨星空,并可以品尝夏威夷航线的机内套餐。

全日空航空:“夏威夷体验”

据日本《千叶日报》报道,在新冠疫情蔓延导致飞机航班持续大减的情况下,全日空公司于8月22日为使无法出境旅游的人们体验夏威夷氛围,举行了通常执飞成田至美国火奴鲁鲁航线的“巨无霸”空客A380客机的观光飞行。这一成田起降的约1个半小时空中之旅接到了超过额定人数100倍的粉丝报名。入选的334名乘客饱享了宛若海外旅游的氛围。

当天客舱乘务员等身穿夏威夷衫迎接乘客,全日空专务董事井上慎一致辞称:“想去海外旅行却无法实现但希望乘坐A380,这一旅客的强烈愿望使此次企划得以实现。希望大家充分享受夏威夷氛围。”

来自横滨市全家三人参加该活动的公司职员斋藤朋生(43岁)表示:“这是只有去夏威夷才能乘坐的机型,我认为这次是好机会所以应征了。因为无法去海外旅行,希望至少体会一下氛围。”

澳洲航空:"南部大陆"

9月18日,据外媒报道,澳洲航空公司推出“无目的地观光航班”,航班定于10月10日从悉尼出发,将在澳大利亚多个景点上空低空飞行,最终返回悉尼,全程7小时。航班机票一经开售就在几分钟内被抢购一空。

澳洲航空公司介绍,该项目使用波音787客机,从悉尼起飞,该航线将在昆士兰州和黄金海岸,新南威尔士州以及该国偏远的内陆地带进行一次巡航。在航班上乘客可俯瞰悉尼港、大堡礁等景点,这架飞机将在包括乌鲁鲁和邦迪海滩在内的某些地标上进行低空飞越。

据澳航公布的航班票价显示,该航班共出售6个商务舱座位,票价约合人民币18660元,24个高端经济舱座位,票价约合人民币8805元,104个经济舱座位,票价约合人民币3877元。

文莱皇家航空:海岸漫游

文莱皇家航空于9月初推出了“无目的地航班”,航班将带领乘客沿着文莱和马来西亚婆罗洲的海岸线进行85分钟的用餐和飞行观光旅行,从空中俯瞰文莱以及亚庇、纳闽等婆罗洲著名城市。在降落文莱国际机场之前,航班绕着东南亚最长的桥——苏丹哈吉·奥马尔·阿里·赛义夫丁桥转一圈以供乘客欣赏。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纳兹里·哈里夫,一位选乘了文莱皇家航空“无目的地航班”的乘客表示:“直到扬声器里传来机长的欢迎辞和安全须知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想念旅行、想念飞行。”

有人喝彩,有人批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受疫情影响,大多数人困在家中无法出行,令全球航空业遭受重创。航空公司此时推出“无目的地航班”,让几近失业的民航飞行员有事可做,也满足了人们出门旅行的愿望,哪怕只是坐着飞机兜兜风。

CNN称,对一些人来说,坐飞机是旅行体验中令人兴奋的一环:他们喜欢坐飞机,喜欢起飞时的心悸,喜欢身处云端的感觉,哪怕只是待在候机区都能令他们陶醉。对这些人来说,将近一年不能出门旅行、不能坐飞机,实在令人崩溃,而“无目的地航班”为他们提供了莫大的安慰。

人们对“无目的地航班”的需求量正在增加。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几家旅行社告诉《华盛顿邮报》,过去两个月里,经常有客户向其咨询是否可以乘坐“无目的地航班”出行,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国际旅游业在短期内很难恢复常态”。

CNN称,虽然销量不错,但外界对“无目的地航班”的批评一直很激烈,来自环保组织的反对声更是如“山呼海啸一般”。一些人认为,这些旅行不仅毫无必要,还会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CNN称,2018年,全球民航业排放的二氧化碳高达9.18亿吨,相当于德国和荷兰每年的碳排放量总和。“睁大眼睛,看看你那毫无意义的7小时飞行对气候变化造成了哪些影响……以及它是如何增加碳排放,并导致洪水、山火和气候紧急事件发生的。”英国环保活动家西蒙·普林格尔在推特上写道。

澳航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对《华盛顿邮报》表示,该公司已经购买了“碳补偿”(企业、团体或个人测算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后,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抵消自身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以减轻“无目的地飞行”的环境影响。文莱皇家航空公司表示,该公司执飞类似航班时使用的是空客A320neo客机,这款飞机的碳排放比大多数机型更少。

有的人认为这种航班运营方式是飞了个寂寞,也有的人认为很有新鲜感。你怎么看?

综合自新华网、每日经济新闻、香港经济导报、中新网、央视新闻、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

责编 童文文

审核 陈大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