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12种奇葩的,古老医疗习俗,甚至比疾病本身杀死人更快

当医生、研究人员为各种疾病寻找治疗方法时,他们以科学的名义尝试了一些独特的古老健康方法,其中许多“治疗方法”导致了他们自己的一系列健康问题。

《希波克拉底誓言》存在的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病人免受那些过于热心医生的伤害,这些医生认为,不管对病人来说有多糟糕,他们疯狂的实验性“治疗”都是最好的治疗。但在希波克拉底的言论广为流传之前,古人为健康所做的一些违背道德标准的事情,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接下来看看这些被误导的、纯粹是荒谬的古老卫生习俗。

用水蛭吸血和放血

一些古代的医生赞同这一理论,认为身体由四种“体液”控制:黑胆汁、黄胆汁、痰和血。当一个人生病时,他们认为这是由于体液不平衡导致的,而且这可以通过消除“多余”的血液得到纠正。由于水蛭天生的吸血特性,它们常常是这种“手术”的首选工具。

在古希腊、埃及和欧洲(甚至到了19世纪),放血是医生们用来治疗发烧、感染、痤疮、头痛、糖尿病、癫痫等病症的处方。虽然献血对健康有一些好处(尤其是对有心脏病风险的男性),但大多数医生都同意,血液在体内比体外更有效——尽管现代医生已经成功地使用水蛭来帮助进行困难的再接手术。

动物粪便

许多古老的文化,已经使用各种动物的粪便,来治疗各种各样的疾病。古埃及人会将其涂抹在伤口上,甚至将其用作避孕。鳄鱼粪便被制成了一种原始的隔膜,这种隔膜不仅对预防怀孕无效,而且可能增加了受孕的几率——并带来了一系列的健康并发症。

尽管粪便移植是一种合法的医疗手段,但它与古代苏格兰人用猪粪来止住流鼻血的做法,相去甚远。

开孔

“开孔”是“在你的脑袋上钻个洞”的医学名称。虽然考古学家、人类学家和医学专家感到困惑,为什么人们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医疗手段,作为一个治疗精神疾病的方式,并且用来缓解头痛。在欧洲、非洲和美洲各地都发现了带有孔洞的头骨,有些甚至还显示出骨头在生长,这表明这些患者在这种残酷的治疗中幸存下来。

尿液

如果人类出于健康的目的尝试使用粪便,那么他们也会尝试使用尿液。在当时尿液被作为诊断工具和广泛疾病的治疗手段。小便还被用作清洁剂和洗面奶,甚至麦当娜也声称用它来治疗脚气。古罗马人发现尿液中的氨,有助于去除污渍。也就是说,很多罗马人用尿液来做牙齿美白剂。

砷也是一种致命的毒药,但这并不能阻止人们在医学上使用它。砒霜被用作治疗牛皮癣、梅毒、锥虫病、溃疡、脓肿、发烧和头痛的保健品,而且许多医生都对它的优点大加赞扬。

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初,医学上的砷治疗出现了复苏,欧洲和美国出现了大量的非处方药。“福勒的解决方案”是一个畅销品牌,并进入了当时的药典,女性经常使用它作为皮肤和头发的美容产品。虽然这种天然的化合物最近被用于治疗白血病和其他癌症,但它的绝大多数“医学”应用只是低级别的中毒。

海洛因和可卡因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医生都开过海洛因和可卡因作为药物治疗。自1874年问世以来,海洛因一直被用作止痛药、抗利尿剂,甚至经常被用作儿童的止咳药。可卡因也被用作止痛剂和麻醉剂,以及头皮屑治疗剂和兴奋剂。虽然这些药物的引入,是出于最无私的意图,但它们的娱乐性和高度上瘾的性质,使其作为治疗手段的效力大大降低。

切牙

在16世纪,法国外科医生Ambroise Pare推广了一种切开长牙婴儿牙龈,以促进生长的做法。Pare观察了一个长牙婴儿死亡的案例,并得出结论,该婴儿的过早死亡,是由于他的新牙被阻塞了,欧洲其他国家的许多国家也效仿了这一结论。

胆汁

胆汁是胆囊中帮助分解食物的棕绿色物质。事后看来,我们知道它不应该被摄入,但消费和应用基于胆汁的药物确实出现了。大象胆汁被用来治疗口臭,而中国古代也有使用狗、牛和鲤鱼胆汁的食谱。胆汁的摄入会导致恶心和其他胃肠道问题,长期摄入胆汁会产生更严重的副作用。

半侧舌切除术

“半侧舌切除术”是一个科学术语,指的是切除某人舌头的一部分。虽然在某些情况下,出于合法的原因可以这样做(比如切除口腔癌),但在18世纪和19世纪的欧洲,这种手术经常用于矫正口吃和其他语言障碍。割掉别人的舌头不仅不能缓解这些问题,还会造成自己的语言和健康问题。今天,在少数需要的情况下,可以插入假舌,但在18和19世纪,没有这样的技术存在。

疟疾

20世纪20年代,奥地利医生Julius Wagner-Jauregg曾用疟疾来治疗梅毒。虽然这听起来有点奇怪,但这是一个足够成功的实践,瓦格纳-乔里格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疟疾被引入是为了诱发发烧,人们认为发烧有助于恢复思维能力。另一方面,这种“治疗”方式也杀死了大约15%的病人,并且不再在专业医疗领域中实行。然而,Wagner-Jauregg并不是一个有典型议程的医生:他还是纳粹的支持者和优生学的支持者,并且相信手淫会导致精神分裂症。

同情之粉

虽然这种做法并不普遍,但在17世纪的欧洲,一些医生实施了一种“同情魔法”,将药膏涂抹在造成伤口的武器上,而不仅仅是涂在伤口本身上。其理论是,通过同情的力量,伤口会愈合得更快。不过它实际上并没有效果。

也有关于这种粉末被用来帮助导航的记录。这种方法涉及使用这种特殊粉末来确定经度,通常是帆船的经度。不够这也没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