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农村8姐弟:最大84最小60,齐心孝敬百岁老母有活一起干

一个偶然的发现。10月13日,辽宁丹东,合隆满族乡何家岗村一农家院的外面,一群谈笑风生扒苞米运苞米的老年人引起过往行人的注意——他们是亲姐弟,84岁的长女丛永珍领衔姐弟一起扒苞米不是为了打工赚钱,而是为了帮助最小的弟弟丛永波——这,是他们向101岁老母亲尽孝道的习惯方式!

这是84岁的丛永珍。毕竟是耄耋老人,扒了一上午的苞米后,她干脆坐在苞米堆上歇一会儿,“下午得把苞米仓起来,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来雨了。”丛永珍介绍,因为101岁老母一直跟最小的弟弟丛永波在一起,其他7姐弟就出钱出力,“不用动员,谁方便谁就来干活,今天二妹和四妹去东港办事儿来不了,其余的都来了。”

姐弟8人,最长的84岁,最小的弟弟64岁,最小的妹妹60岁。他们合力孝敬101岁老母,是否有一定的分工?“当然有,”三姐丛永兰说,“7年前老妈不小心摔了一跤生活不能自理,赡养的任务就重了,我们姐弟一起商量最后征求老妈意见,她表示还住在我小弟弟这里,我们就依她。”

姐弟8人,丛永波摊子铺得最大,除了守好老母常住的“大本营”,还要和妻子打理20亩果园和100多头猪,丛永波的累是其他姐妹兄长有目共睹的。就在大伙儿帮他扒苞米运苞米时,他正插空给苹果铺反光膜。“他们不来扒苞米,我的反光膜就得晚一两天,苹果光照不足就影响甜度,耽误不得!”

为了减轻小弟弟一家的负担,在征得母亲同意后,三姐丛永兰把白天护理的任务主动揽了过来。对此,丛永兰的解释是:“8个人,我离得最近,就住在他们房后;8个人中,我自认为我体能最好,我不来做谁来做?”

这是8姐弟母亲高永清的身份证,有效期是长期。根据身份证上显示的出生日期,高永清老人今年是100周岁,但东北农家普遍算虚岁,这才有101岁的说法。丛永波说,“36年前父亲去世,从那以后,母亲就一直在我这里,后来母亲渐渐丧失劳动能力,涉及到养老的费用,我们都是商量着来,从来没有为钱红过脸。我忙的时候兄弟姐妹来干活,都是自愿的,不需要我求。”

说起母亲,8姐弟心中有一个共同的遗憾,并且希望能在母亲有生之年弥补这个遗憾。据丛永兰说:“老妈农历生日是正月初九,但她一直不让过,说人老不中用还给儿孙添麻烦,正月来给她拜年的虽然有二三十号人,但差远了,如果过生日都召集齐了,就她分出的枝杈就是百八十号人。这些年,我们一直就惦记说服她尽快弥补遗憾,拍一张百八十人的全家福!”

有句老话,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这句话用在丛家姐弟的身上有很强的类比性。在何家岗村,邻居们常常说,丛家能出百岁老人,跟儿女孝顺有很大的关系。重阳节快到了,那些熟悉的手机版的孝顺会不会再掀一波狂轰滥炸?而丛家姐弟则是用自己朴素平淡日积月累的孝行在诠释:如果真孝顺,何必等到重阳节?(棋簿紫/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