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有啥好?行“晋”黄河 风物故事辉映千年文明

【环球网报道 王怡婷】三晋故地,表里山河,历史的激荡在黄河岸边延绵千年,随意捧起一把黄土,即是鲜活动人的蕴味风情。时值九月,序属三秋,环球网记者跟随“游山西 读历史”第二届全国主流媒体山西行黄河线采访团,沿着绚丽的“黄丝带”自太原向西南而行,聆听雄浑奔放的黄河故事,感受质朴沧桑的黄河文明。

观碛口物阜民熙 “九曲黄河第一镇”古韵悠悠

俯瞰碛口古镇 王怡婷/摄

“九曲黄河第一镇”,昔日商贾云集,今日古迹犹存。9月24日,环球网记者跟随主流媒体山西行黄河线采访团的脚步来到吕梁山下、黄河东岸,走进写满故事的碛口古镇。

碛,本意为浅水中的砂石。碛口古镇因湫水河与黄河在此交汇,又因黄河水道猛缩,大量泥沙在此积淀而成。明清至民国年间,碛口古镇凭借黄河水运一跃成为北方商贸重镇,享有“九曲黄河第一镇”之美誉,古为军事要冲,也是晋商发祥地之一。

碛口古镇 王怡婷/摄

跟随采访团悠然漫步在古道上,曾经繁华的闹市在眼前浮现:远方传来了阵阵驼铃、船工拉纤的号子声也仿佛有节奏地在空中回荡,还有满面笑容的掌柜、忙于卸下行李的商贾……晚间,记者独自行于斑驳的石板路上,最大的感受就是这座古镇不同于平遥古城,虽然同样是商铺林立、灯火荧煌,但是碛口却更加具有浓浓的乡土气息。

“物阜民熙小都会。河声岳色大文章”,这幅对联刻在碛口镇海拔最高的黑龙庙山门檐柱上,也见证了旧时古镇的商贸兴盛。

碛口古镇西湾村 王怡婷/摄

当地村民王珍花说,她家现在还住在这层层叠叠的石头房子里,隔壁院子开了间民宿,做农家乐,而她经过专业培训,当起了景点导游,一年收入多了3万多,日子过得热热闹闹。

如今,镇内有数量丰富且保存完好的明清时期建筑,主要有货栈、票号、当铺等各类商业性建筑和庙宇、码头等,几乎包括了封建制度下民间典型的漕运商贸集镇的全部类型。由于古镇至今还保持着原始质朴的居民生活形态,所以又有“活着的古镇”之称。

碛口古镇的质朴,还吸引了著名画家吴冠中。1989年,吴冠中来到碛口采风时,无不对此处的原汁原貌赞叹不已。

夜幕下的碛口古镇 王怡婷/摄

1999年9月,碛口被公布为山西省风景名胜区。2005年9月,碛口镇被公布为第二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2012年10月,碛口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八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碛口还被网友评为“人生必去的十个小镇之一”……

“如斯仙境何处有,劝君早做碛口行”。若不是行程所限,真想在这座古朴静谧的古镇多逗留几日。遐想中的黄昏十分,可以坐在古镇客栈的木椅上,喝一口清茶,听黄河惊涛拍岸,观碛口物阜民熙,也不失为一种诗意的休闲。

寻根洪洞大槐树 听祖先迁徙故事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这里提到的古大槐树,又叫洪洞大槐树,位于山西临汾洪洞县西北2公里的贾村。著名历史学家葛剑雄曾说:“在中国移民史上,辐射范围最广、影响最大的一个移民发源地要算山西洪洞大槐树了。”

9月25日,环球网记者跟随“游山西 读历史”全国主流媒体采访团来到了盛名远扬的洪洞古大槐树景区。进入景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根”字影壁,彰显了大槐树蕴藏的“同宗共族,天下一家”情结。一路前行数百米,挺拔云天、蓬勃旺盛的大槐树“千呼万唤始出来”。

讲解员向记者介绍:现存的槐树是同根滋生的二代、三代大槐树,其中二代大槐树有400多年历史,三代大槐树也有近百年历史。在二、三代大槐树旁,是依照记载原貌仿制的古大槐树,相传古大槐树树围为“七庹零一媳妇”,即七个成年男子加一个女子才能合围。民国三年,地方乡绅在原址上修建了“古大槐树处”碑亭。

据《史料》记载,从明洪武初年至永乐十五年近50年间,明统治者在洪洞广济寺大槐树下设局驻员,发放川资,移民18次,人数逾百万,迁民18个省500余县,涉及1230余姓,其时间之长、范围之广,旷古绝今。

依照记载原貌仿制的古大槐树 王怡婷/摄

因为“会讲故事,讲好故事”,大槐树景区近年来越来越得受到游客的青睐。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去年大槐树景区购票游客已达130万人次。景区门票单价80元,这里去年一年门票收入过亿。现在古大槐树为中国国家5A级旅游景区,山西省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大槐树祭祖习俗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此行古大槐树景区,记者最深的感受即是,到山西不仅仅是旅游观光,同时也是来寻根,这里既饱含浓浓的乡愁,也夹杂着对祖先的敬仰之情。悠悠六百余载,古槐几度枯荣。洪洞古大槐树下的迁民子孙繁衍不息,悠久的寻根祭祖文化在这里世代传承。

秋日观壶口瀑布:九曲激浪生层烟

从古大槐树景区走出,记者跟随山西行主流媒体采访团驱车来到临汾壶口瀑布,“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的壮观景象让所有人都心潮澎湃。

“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还未下车,就听见如雷般的轰鸣,果然是“未见其瀑,先闻其声”,而得见真面目后,更是为之惊叹:世界第一大黄色瀑布在晋陕峡谷里如千军万马奔腾怒吼,飞流直下,这般气势,铸就了冼星海笔下“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的磅礴之声。

“朝坊观瀑风雷间,九曲激浪生层烟;黄沙入水千甲穿,速流抵柱万山悬”,这是古人笔下的壶口瀑布。若非亲眼所见,是绝不会相信李太白笔下“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浪漫想象。身临其境方觉,无论用怎样的辞藻形容眼前的雄浑壮阔都不为过:万马齐嘶、万鼓齐鸣、云蒸气吞、雷鸣咆哮……

而形成这般景象的地理原因,即是黄河在壶口瀑布由河宽300米收窄为50米,骇浪翻滚,排山倒海,故所谓“万里黄河一壶收”。

站在观景台,俯瞰激流澎湃的黄河之水,敬畏之情油然而生:黄河从巴颜喀拉山脉孕育,出昆仑,穿大漠,驱流沙,越草原,入河口,滚滚东流……而壶口,正是它铿锵激越的心脏,于是,黄河在此欢聚,生命从此高歌。

导游说,冬日的壶口,小雪流凌,冰封河面,晶莹剔透,又是另一番奇景。听罢,又对此景心生向往,却也不禁感叹:大河涛涛,纵千种风情,万般故事,都化作浪花滚滚,于天地间吟诵不羁与豪迈。

鹳雀楼上穷千里 古诗词中蕴哲理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鹳雀楼上穷千里,登高远望,落日衔山、水天一色的壮阔景象亘古如一。9月26日,记者跟随山西行主流媒体采访团黄河线来到永济市鹳雀楼,感受诗中描绘的壮阔景象。

鹳雀楼 王怡婷/摄

鹳雀楼,古名鹳鹊楼,因时有鹳鹊栖其上而得名,被誉为中国四大名楼之一,位于秦、晋、豫三省交汇的“黄河金三角”区域。四大名楼之中也唯有鹳雀楼在黄河流域。所以说,鹳雀楼是黄河文化的标志和象征。

记者身临楼阁,穿过雕梁画栋,信步楼台,唐代诗人王之涣的铜像巍然矗立在眼前。他左手持卷,右手挥毫,千古佳句在胸中徘徊激荡,于是,“诗因楼出,楼因诗名”,鹳雀楼更成为了文人墨客们登高赋诗的胜地。

王之涣铜像 王怡婷/摄

1222年,金元光元年,鹳雀楼毁于金元对峙的战火,后因黄河水泛滥,河道摆动频繁,其故址难以寻觅。1997年12月,永济市政府在黄河岸畔破土动工,拉开了鹳雀楼复建工程的序幕,这是鹳雀楼自元初毁灭700余年后的首次重建。2002年9月26日,新鹳雀楼落成开始接待游人。

“复建的鹳雀楼为目前国内惟一一座采用唐代彩画艺术的仿唐建筑,达到了‘修旧如旧’的艺术效果,使慕名而来的游人得以重新体味古人的登临之感。”讲解员介绍。

鹳雀楼远眺 王怡婷/摄

登上楼阁六层向远处眺望,“黄河入海流”的壮丽之景更多夹杂了文人的浪漫想象,但是流传千古的名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则真实的鼓励着所有人积极探索、无限进取。

探访云丘山:邂逅世外桃源

在雨后的烟雾缭绕中,环球网记者跟随采访团来到临汾市乡宁县的云丘山,探索此处的神秘与惊喜。云丘山位于黄河边上临汾市西南部,自古有“河汾第一名胜”的美誉。

云丘山 王怡婷/摄

据说当年,尧帝定都平阳,便是现在的临汾。云丘山作为当时的最高山峰,备受重视和尊崇。承载着厚重的人文资源与文化底蕴,云丘山的文化脉络可追溯至远古文明,相传伏羲、女娲在此繁育华夏子孙;羲和观天测地在此订立二十四节气;后稷在此传承农耕技艺,中原农耕文明由斯肇始……

顺着山道攀爬40分钟,我们来到了云丘山最引以为傲的冰洞群。穿上厚重的军大衣,戴上安全帽,瞬间进入一个晶莹剔透的“0°C空间”。厚厚的冰柱、冰笋、冰钟乳、冰石花错中复杂、交互贯通,营造出一段色彩斑斓的“冰雪奇缘”。

云丘山冰洞 王怡婷/摄

据考证,云丘山冰洞群形成于第四季冰川期,距今已经有300多万年的历史。整个冰洞群数十个洞腔,其规模在世界范围内都属于极为罕见的自然景象。

从冰洞出来,复行数百步,另一番景象映入眼帘:古树高耸,流水潺潺,脚下青石板路错落斑驳,“良田美池桑竹,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犹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这就是塔尔坡古村。

塔尔坡古村 王怡婷/摄

塔尔坡古村因位于云丘山神仙峪内神塔附近,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村里共有二十多个院落,依山而建,有穴居土窑洞、碹拱石窑洞、石木结构的瓦房,被誉为“千年民居建筑的活化石”。

沿着石板路向上而行,红柿挂满整条进山小径,装点漫山的青翠。逾越千年的古道也仍然完好的保存,这里还有人们在生活留下农耕用具,所有的一切都见证着古村的悠久历史。

清晨的云丘山 王怡婷/摄

第二天清晨,记者伴着鸟鸣,徒步于山间,极目远眺:云雾袅袅,远山如黛,犹如一幅山色空蒙的画卷,不禁感叹,在这座奇异的云丘山中,冰雪奇缘竟与水墨丹青撞了个满怀!

结语:风物辉映历史 黄河之魂在山西

沿着黄河一路西行,大河文明的足迹在三晋大地不胜枚举:西侯度遗址燃起人类文明的第一把圣火、鹳雀楼“更上一层楼”的理想抱负激励古今志士探索进取、碛口古镇讲述着商贾贸易下的物阜民熙与兴盛繁荣、滔滔黄河在壶口间高歌出民族铿锵激越的呐喊……

西侯度遗址俯瞰 王怡婷/摄

诚然,大河有魂。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蒙曼教授曾总结道:“大河之魂是哺育——男儿能受千般苦,女儿能绣万重花;大河之魂是力量——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大河之魂是包容——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

五天时光,行“晋”黄河东畔,记者真切的感受到在这16万平方公里的黄土地上,满载故事的风物辉映着千年的文明与历史,淳朴厚道的山西人热情又好客,自然资源与文化禀赋在这里相得益彰,黄河之魂更在三晋大地上谱写出了最为绚丽的史诗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