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一线】站风口,舞大旗,职业教育寡头未现迎契机!

经常浏览社交平台的网友会发现,今年以来很多自媒体作者吐槽疫情下失业后生活拮据,还有不少人欠了一屁股债。

当中也有部分人提到要学东西,比如学烹饪、学IT,为了生活而努力。

这就是我国政府正在疫情下大力推进“稳就业”背景下的社会现状,而职业教育就成为当下社会“稳就业”的突破口。

实际上,我国过去几年的职业教育政策加码不断。在2019年12月,《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 发布,强调了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并对民办职业教育机构实施一系列的鼓励支持政策。近期,我国职业教育进入提质培优新阶段。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等九部门于近日印发《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

提质培优,稳就业政策导向迎利好

本次《行动计划》,主旨便是“提质培优”。“提质培优”一词,与国家倡导的“高质量发展”不无关系。

《行动计划》对职业教育发展的主要目标、重点任务、组织实施等做了详细披露,其中包括强化中职教育的基础性作用、巩固专科高职教育的主体地位、推动学历教育与职业培训并举并重、深化校企合作协同育人模式改革、规范职业教育考试招生形式等,就职业教育的招生考试方式、职业教育的升学“立交桥”、职教毕业生的薪资待遇等焦点问题给出了具体落实方案。

《行动计划》提出,支持国有企业和大型民营企业举办或参与举办职业教育,将企业办学情况纳入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挥职教集团推进企业参与职业教育办学的纽带作用,打造500个左右实体化运行的示范性职教集团(联盟)、100个左右技工教育集团(联盟)。

《行动计划》还提出,要保持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规模大体相当,不限制专科高职学校招收中职毕业生的比例,适度扩大专升本招生计划,为部分有意愿的高职(专科)毕业生提供继续深造的机会。

概括而言,我国将加大力度支持职业教育市场的投资和发展,进一步将扩大高职招生、专升本招生、专业硕士招生,以培养社会需要的高技能人才。这也是我国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加快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越来越紧迫,以及疫情影响产业格局下的必由之路。

在这种稳就业的政策导向下,我国职业教育行业未来可期。

职教行业寡头未现,市场空间庞大

教育是政策敏感度极高的行业,目前K9趋严、K12培训规范,职业教育领域受政策支持力度较高等教育更大。职业教育的受众主要为职场人士和即将进入职场的学生,为用户提供职场所需的知识、技能、考试辅导、资格认证辅导、资讯等服务,市场容量不可小觑。

相较于硝烟滚滚的高等教育和K12教育,我国职业教育领域还未到红海战场阶段。可以说职业教育还处于上升阶段,并未定型,因为该领域更为广泛,用户生命周期不像高等教育和K12一样稳定、持续,行业持续性盈利能力尚需时间去验证。

在这种情况下,我国职业教育的竞争格局虽然正朝着集中度提升的阶段,但还较为分散。

从性质上划分,我国的职业教育可分为职业技能教育(如IT、烹饪、汽车服务)和职业考试培训(如公务员考试、会计及财经类培训)。该两大职业教育领域具备规模的上市公司并不多,目前我国整体职业教育发展水平与实际需求间依旧存在较大的差距,所以才有《行动计划》中“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号召。

如上图所示,目前职业教育市场主要以IT技术类、驾校类、公务员考试类和会计及财经类为主,这些领域的市场规模都在百亿以上,成长空间巨大,主要特点是:属于从业刚需、培养效果可见、垂直领域细分化、课程技术结合紧,都是当下环境就业/出行需求较大的领域。其中综合职业教育服务商中国东方教育(00667-HK)和中公教育(002607-CN)是职业教育领域两家规模最大的企业,目前两者市值分别为370亿港元和2236亿元人民币。

但也应该看到,学历提升和职业能力培训这两个更大板块的众多细分赛道都长期处于小散乱的状态,因这两个板块更多服务的是存量的劳动力人群,需求高度分散,并未产生重大的变革性力量,因此行业缺乏了具有规模和话语权的企业。其主要原因是职业教育行业在全国广泛分布,长尾效应特征显著。与K12辅导和英语培训等行业高度集中于中心城市不同,职业教育的需求广泛分布在全国各个省市,尤其是在地级市和县,几乎每一个县都有职业高中,每个地级市都有职业院校。由此催生了大量的地方中小型培训机构,也给大型机构提供了扩大渠道网络的广阔空间。

摩根士丹利发表职业教育专项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服务业的增长和制造业技能升级需求将推动职业教育市场的成长,预计2030年前,中国非正规的职业教育和培训市场每年增长8%,规模预计从4000亿元扩大到8700亿元。

分羹盛宴,众多企业跨界进军职教

在“稳就业”政策+卫生事件的影响下,职业教育需求正井喷式增长,随着政策支持、就业结构的的转变,职业教育赛道会持续向好。

大型职业教育企业面对的市场空间极大,考试门类和产品品类在经济结构调整背景下快速增加,另外在扩招、完善制度体系、深化产教融合等政策的频频加码下,职业教育这块还未被瓜分完全的大蛋糕也吸引了来自各界企业的野心。

在行内,不少教育企业将业务延伸至了职业教育,以扩大业务组合。《行动计划》刚刚出炉,港股高等教育企业希望教育(01765-HK)于10月13日披露,作价近4亿元收购从事提供国际学历教育课程和高端金融类证书培训服务的世纪鼎利8.75%股份,且额外获得后者8%股份委托投票表决权。

作为高等教育领域对外并购的“狂人”,希望教育在频频出手将众多高校收入囊中后,凭借着教育领域的良好基因,希望教育也对职业教育领域喜爱有加。世纪鼎利收入规模与希望教育相当,2019年亏损4.9亿元,但希望教育不希望在职业教育市场前景大好的情况下措施入局的机会。

水泥企业四川双马(000935-CN)于去年11月以逾6亿元投资酒店管理教育集团——天津瑾育,并将职业教育作为该公司未来发展的重点方向,大幅布局职业教育也让四川双马在教育圈中反响强烈。值得注意的是,天津瑾育亏损连连,与四川双马现有主业不大搭边,“水泥、投资、体培、职教”的经营模式也让不少投资者质疑盈利能力能否可行。

而连锁餐厅麦当劳亦将目光投向了职业教育。今年9月,麦当劳中国宣布启动“青年无限量”人才培养计划,在2020年至2022年将投资超过1亿元,与全国逾100所职业院校合作,帮助超过1万名年轻人提升就业能力。麦当劳的课程包括餐厅运营知识,包括楼面管理、盘存管理、食品安全以及人力资源管理等,也包括沟通、协调、合作和领导力提升等培训。

此外,美团去年10月宣布“美团大学”成立;快手则用巨额补助的方式切入职业教育领域。

而在上市融资方面,也有不少职业教育企业走上了上市之路。今年以来,东软教育(09616-HK)、华夏视听教育(01981-HK)也成功赴港上市。

职教行业发展会面临怎样的困难?

在过去几年,互联网教育领域里真正取得盈利的公司少之又少。职业教育企业大多是集线上和线上为一体的教学模式,在这种情况下,能实现稳定盈利的企业并不多。

根据Wind数据,2019年,A股职业教育指数销售净利率仅为2.72%,远低于各类沪深市场核心指数;净资产收益率为2.25%,亦处于极低水平。2017年及2018年,该板块在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同比增长28.11%及244.5%的情况下,净利润则分别同比下跌23.12%及103.98%。

由此表明,职业教育整体的盈利能力并不如高等教育和K12教育一样具有可持续性。当前绝大部分职业教育上市企业均采取线上+线上同时进行的业务模式,而随着疫情的冲击,这些企业加速了向线上业务的转型升级。在未做到互联网规模效应而快速盈利之前,线上职业教育前期投入时间长,技术搭建、教研打磨、运营和销售,无一不是花钱的活儿。

以美股上市企业尚德机构(STG)为例,专注于成人职业与学历类考试、技能培训的尚德机构近年来转型线上后,市场推广费用倍增,获客成本打压了其利润水平。2019年该公司营收增长11%的情况下,亏损同样增长了11.1%。面向IT互联网行业的达内教育(TEDU)亦是如此,过去几年盈利难,多年均产生亏损。

中公教育和中国东方教育这两家职教巨头主要通过旗下培训机构向学员提供教育培训业务,发展历史较久,盈利能力较强,所以业绩实现了高速增长。

目前职业教育尚处于一个快速成长期,但还没有形成细分领域里的行业龙头。诸多细分赛道里的公司都只是小具规模,需从内容、产品和用户三方面入手来展开盈利模式探索。总体上来看,职业教育是一个稳定的慢回报行业,如果目标能放长远,中长期效果还是比较显著的。

作者|覃汉计

编辑|彭尚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