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爆雷!家长惊呼:优胜教育“马甲”太多维权太难

“2020年初在天津优胜教育海光寺店交了11200元学费,9月18日就停课,但是学校说明停课原因,也没有给出后续事宜的安排,孩子今年刚刚初三,找到合适的老师不容易。”家长刘宇航向未来网记者表示,截止到现在为止还有52节课时共计大概5824元没有退费。

多家门店关闭、拖欠员工工资、会员退费遇阻……近来,优胜教育负面消息频频爆出。目前,北京、上海、天津、成都、重庆、哈尔滨等地家长投诉优胜教育出现关店热潮后退费无门。

不仅如此,据企查查信息,2019年12月至2020年4月这段时间,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相继注册了天津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天津海思科技有限公司、泰州优胜牛师来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天津优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

有消费者质疑称,“牛师来了”是优胜教育的“换马甲”操作,卖不掉的校区可能会换成新的品牌。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钟兰安向未来网记者表示,明显不能够承担退费债务的企业不进行清算,也不申请破产,而是重新去注册新的公司进行经营,由旧的公司来承担债务,是会存在合同诈骗的嫌疑。

多地爆雷,上演关店潮

未来网记者在黑猫投诉、聚投诉等投诉平台上注意到,大多数投诉优胜教育的消费者的主要诉求为关店后的退费和课程安置问题。

事实上,今年8月,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投诉集中的优胜辉煌等教育培训机构进行公开点名,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6月21日至7月20日共接到投诉155件,解决率为14.92%。

有消费者反映,报名缴纳3万多学费,孩子上了一段时间课程之后觉得没什么效果也并没有达到此前宣传的效果,反而让孩子厌恶。优胜教育几次搬家影响了孩子的学习和时间。当时报名时优胜教育答应随时退费,然而现在却找各种理由不予及时退费,消费者希望优胜教育及时退还学费13085元。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沈阳市浑南区恒达路的优胜教育恒达路校区已经闭门多日,目前有超过200位家长进入“退费维权群”进行联合维权,学校牌匾上的联系电话已成为空号,但甚至有家长在国庆节前夕才刚刚报名。

优胜教育上海黄兴路校区,有消费者表示,在一对一教学中,课程安排极差,双方签订退款合同已近三个月。“优胜教育客服、相关联系人也多次拉黑、拒听电话,态度恶劣,也不沟通,拒不退款已严重违约。要求优胜教育退回学费9832元。”该消费者坦言。

在重庆优胜教育鲁能校区,有一名机构教师向记者表示,六月和七月份共计上了7次,单次课时费为140元,合计1260元。优胜教育鲁能校区倒闭跑路后求薪无果。

受访者供图

据了解,优胜教育的经营模式分为直营和加盟。此前,该公司在其他城市被曝光时,陈昊表示:“涉事门店是加盟商,而非直营店。”值得一提的是,陈昊在回应时曾提到:“从法律上,总部与加盟商财务独立。”

而从这一点来说,确实给员工讨薪和家长退费造成了很大的难题。

家长:企业“马甲”太多,诉讼主体不一致维权太难

未来网记者了解到,事实上,由于诉讼主体的不一致,很多家长和机构教师的维权之路都变得异常艰难。

“我拿到的合同及收据上盖的章是北京宏志胜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简称为宏志胜文),当时签合同的老师解释说,这是他们的上级公司,合同、收据、发票都是这个公司负责出具,通过POS机刷卡的钱也是到这个公司,只有刷卡小票上的商户名称显示的是‘天津优胜金狮桥校区’,校区的营业执照注明公司为天津优通胜远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消费者杨女士表示。

而天津大港的王女士遇到了相同的问题,王女士介绍,“和我们当时签合同的是优胜教育大港分校,而盖的章是‘天津市兴河昊泽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我去法院起诉,法院说诉讼主体不一致,不予受理。”

据企查查信息,优胜教育隶属于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长、最终受益人为陈昊,陈昊曾是天津卫视求职节目《非你莫属》嘉宾。

从股权信息来看,宏志胜文、优胜辉煌、宏志胜文、兴河昊泽4家公司并无从属关系。

股权穿透图显示,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有30家分支机构,其中21家已注销(包括两家被吊销)。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百分百控股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而陈昊85%控股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记者还发现,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司法风险高达232条,涉及合同纠纷、劳动纠纷等方面,其中教育培训合同纠纷多达55起。

此外,在一些地区门店开始关闭时,优胜教育的创始人还在注册公司。

企查查官网截图

未来网记者发现,老师和家长提到的“牛师来了”已有官网,网站底部显示公司为北京牛师来了科技有限公司,可拨打客服热线时却提示号码有误。而在企查查上也并无此公司,只有天津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未来网记者还注意到,今年3月在天津市中心生态城发布的一条招聘信息中显示,天津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招聘线上运营实习生和学科教师实习生,并使用优胜教育的品牌logo,而该公司的企业简介一栏赫然写着“天津牛师来了科技有限公司是优胜教育旗下的分公司”等字样。似乎说明了这两家企业之间的关系。

企业简介显示,天津牛师来了科技有限公司是优胜教育旗下的分公司。公众号天津市中心生态城发布的招聘信息截图。

有消费者质疑称,“牛师来了”是优胜教育的“换马甲”操作,卖不掉的校区可能会换成新的品牌,往后的维权可能会更难。

负面缠身转身开公司 “换马甲”行为违法吗?

为什么一家拖欠了员工工资,退费困难负面缠身的公司,转身又可以成立新公司,无债务纠纷的进行招生、招聘?

律师钟兰安向未来网记者表示,在不退费、拖欠工资暴雷之后,还能重新注册企业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些拖欠工资、不退费行为还没有走到法院的破产程序阶段。

钟兰安进一步解释道,因为只有进入法院的破产程序,法人代表人或者公司的高管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内是不能再重新注册公司的。

目前的情况,并没有发展到破产阶段,该公司法人申请重新再注册公司,这在法律上的目前来说是没有障碍的,但是他显然是违反了商业道德和诚实信用的法律原则。

“但该行为依旧可能涉嫌违法。明显不能够承担退费债务的企业不进行清算,也不申请破产,而是重新去注册新的公司进行经营,由旧的公司来承担债务,是会存在合同诈骗的嫌疑。旧公司明明没有履约能力,还签署了多个合同,收取家长高额费用,存在违法嫌疑,公安机关应当进行调查。”钟兰安表示。

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场科科长周宏声表示,现行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消费者遇到类似情况,可以向政府机关投诉,此外,消费者也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来解决纠纷。

钟兰安也坦言,目前来说,消费者维权的方式只有三种。一是向当地的工商部门去进行投诉、举报,工商部门来进行查处、调解,挽回损失。

二是向人民法院提请诉讼,要求法院来对案件进行判决。三是向公安机关进行报案,因为企业这种操作模式就等于是过去的这种欠债的公司全部给甩掉,重新注册新的公司,来承接过去的资产,从某种角度来说,严重的规避了法律,这样的行为需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查一查是否存在合同诈骗或者涉及其他犯罪。

而碰到如上文所说的由于签署合同时企业主体不一致而导致的无法诉讼。钟兰安表示,事实上,正常情况下消费者与谁签署合同就只能告谁。如果有证据证明这些企业之间存在财务混同,可以让他们一并承担责任。但一般消费者显然是达不到举证标准。

“这就造成了消费者举证难,维权难的情况。通过法院维权就并不是一个最佳方式。”钟兰安坦言,对于这种有明显犯罪嫌疑的,公安机关应当进行立案侦查,防止其卷钱跑路,侵害消费者权益。

来源:未来网 作者:张冰清 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