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男孩患血液病,生命进入倒计时,生日当天收到姐姐特殊礼物

帮助这个可爱男孩,请点击捐款链接:男童配型成无钱移植】,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献上一点爱心,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男童配型成无钱移植”,完成捐款。

北京儿童医院的病房里,6岁的卢家驹捧着手机边哭边说:“我好想姐姐,好想奶奶,我想回家!”而手机里正传来卢家驹的姐姐和奶奶、小伙伴为他唱的生日歌。站在一旁的家驹妈妈郭延香也眼含泪水:“这是家驹姐姐给他的生日礼物,家驹现在的情况不好,急需进仓移植,可我们却迟迟凑不够进仓的费用。”图为在医院等待治疗的卢家驹,他身前是防止感染的提示牌。

郭延香今年47岁,家住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西郊乡,她和丈夫卢卫军都是普通农民。卢卫军在钢铁厂打工,每月4000多元工资维持着全家人的生活。19岁的大女儿在新乡医学院三全学院上大二,6岁的儿子卢家驹上小学一年级。一家人的生活虽然清贫,但也幸福温馨。然而,卢家驹的一纸诊断书,打破了这个家所有的宁静。图为9月3日,郭延香在医院照顾家驹。

今年5月25日,家驹突然眼球发黄,频繁流鼻血,意识到情况不对的郭延香急忙带孩子到安阳市第五医院治疗。经检查,家驹的各项指标异常,胆红素高达230。郭延香说:“当时我吓坏了,医生说再晚一些孩子就会出现肝衰竭。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孩子病情逐渐稳定,我也松了一口气,可是没想到半个多月后,孩子病情突然加重,医生建议我们去北京的医院治疗。”图为生病前的小家驹。

6月19日,在北京儿童医院,家驹被确诊为肝炎相关性障碍型贫血。“家驹的治疗并不顺利, 由于他发烧不退,除了抗感染治疗,还需要输血小板和血红蛋白。但孩子很坚强,不管是抽血、肝穿,还是磁振检查,他很少大哭大闹。但医生告诉我,家驹因为病情危急,需要尽快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郭延香介绍。图为家驹的诊断证明。

“听了医生的话,我们也来不及悲痛,全家都给家驹做了配型。经过筛查,19岁的女儿和家驹十个点全相合配型成功。”郭延香说,得知结果后,她喜极而泣,但随即又跌进了深渊,因为医生说移植加排异至少需要70万,这70万像一座大山一样挡在了郭延香面前。图为郭延香抱着正在输液的家驹。

大女儿提出了休学打工救弟弟的想法,被郭延香严厉拒绝了,因为她知道,女儿休学打工也挣不了多少钱,她不能耽误女儿的前程。“我感觉到自己很无能,我给孩子凑不到治疗费,也不能替他受罪。他那么小,那么懂事可爱,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我而去,我多么希望生病的是我。”看着病床上饱受病痛折磨的儿子,郭延香悲痛地说。图为6月22日,家驹在医院接受治疗。

6岁的家驹很懂事,虽然被病痛折磨得虚弱不堪,可每当看到郭延香难过时,他总会强装笑颜安慰:“妈妈,医生说我只要按时吃药就会好的,你别难过了。”家驹不喜欢医院,他想念老师和同学,也很想回家,但他很少说出来,因为他担心妈妈难过。看到儿子如此懂事,郭延香就更加的揪心。图为6月22日,额头贴着退烧贴的家驹躺在病床上。

郭延香说,她和丈夫已经借遍了亲朋好友,可还是没能凑够进仓的费用。眼看儿子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郭延香心急如焚。儿子是她的心头肉,她何尝不想救儿子?可面对几十万的移植及排异费用,她只能背地里以泪洗面。她说自己陷入了恐慌之中,整日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怕一不留神,儿子就会离她而去。图为8月2日,医生在给家驹做检查。

“9月20日(农历八月初四)是家驹的6岁生日,远在老家的姐姐为他举办了一场特殊的生日party,没有蛋糕、没有蜡烛也没有礼物,只有几个小伙伴和奶奶一起给他唱生日歌。孩子的奶奶唱着唱着就泪流满面,嘴里一直喃喃自语地祝孙子早日康复早日出院 。”郭延香说起家驹姐姐给他的特殊生日礼物,难过地不能自持。图为9月20日的生日视频截图,奶奶边唱边为家驹祈福。

确诊至今,家驹已经花费了17万多元,其中的5万元是家中积蓄,剩下的12万全都是借的。如今移植迫在眉睫,治疗费却毫无着落。“昨天,医生催促我们缴纳进仓押金,说孩子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再等下去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郭延香说,她何尝不知道孩子现在的处境,可是家里已经负债累累,再也筹借不到钱,“我多么希望孩子能像在我梦里那样,奇迹般地好了起来。”图为6月25日,卢家驹躺在病床上输液。(图文:丁建桂 编辑:孙普峰/大河乡土)

如果您想救助这家人,请点击捐款链接:男童配型成无钱移植】,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献上一点爱心,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男童配型成无钱移植”,完成捐款。大河乡土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